書包網 > 烽火煙城 > 第465章 八刀寨,玉環刀

第465章 八刀寨,玉環刀

八刀寨的大軍來的很快,領頭的便是八刀寨的三寨主,養玉澤。
  
  他雖然很想立刻便殺入凡城軍陣列當中,可當他看到那滿地的八刀寨寨兵尸體的時候,卻是突然冷靜了下來。
  
  現場的慘烈狀況遠遠超出了他的預估,他本以為凡城軍即便是強大,也并不會強大到哪里去。
  
  可現在他發現自己錯了,做為八刀寨的八大寨主之一,養玉澤可不是個傻子,相反,他可是精明的很,若非如此,他如何能夠做到寨主這個位置。
  
  目光迅速打量對面的凡城軍,心中卻是暗暗的警惕起來。
  
  大軍在凡城軍對面,第一具八刀寨寨兵尸體面前停了下來。
  
  “在下養玉澤,八刀寨三寨主,不知可否見一見凡城軍當家的?”
  
  養玉澤在停下之后,突然大聲開口詢問,他的行為雖然讓周圍的八刀寨頭領們疑惑,眾人卻都沒有再這個時候詢問什么。
  
  這是八刀寨的紀律,雖然沒有到那種特別苛刻的地步,但在外的時候,寨主,頭領的命令那便是死命令,寨主頭領若不詢問他們,不得胡亂插嘴。
  
  見到八刀寨三寨主養玉澤突然開口詢問,對面的廖化卻是警惕了起來。當聽到對方說自己是三寨主,他心中也是明了了。
  
  “難怪沒有直接跟之前兩個傻子一樣,帶著人直接殺過來,原來還是個大人物?!绷位旖巧蠐P的自語道。
  
  對面的養玉澤極其有耐心,廖化沒有第一時間回答他,他居然也沒有焦急,就是在那里等待著。
  
  這下廖化有些奇怪了,照理來說,養玉澤應該很清楚,若是這般的拖沓下去,必然會引來凡城軍的援軍,到時候他們就更加的無法攻過來了。
  
  思索了一番,廖化還是走出了凡城軍陣列,身邊跟隨者幾名親衛。
  
  陣前地面之上已經滲透了大量的八刀寨寨兵的鮮血,其中也不乏有凡城軍的鮮血,整個地面已經呈現出一種暗紅色來。
  
  養玉澤見到陣列之中走出的廖化,雙眼之中露出一絲陰狠之色,但是很快便消失不見。
  
  廖化走出陣列一段距離,才停下來,坐在馬上,看著對面的養玉澤,開口道:“我家主公不在此處,若是八刀寨想要投降,我家主公說了,可以給你們一個機會?!?br/>  
  養玉澤不慍不怒,開口笑道:“這位大人如何稱呼???”
  
  廖化有些捉摸不透養玉澤的意圖,但他還是開口回道:“在下廖化,主公帳前一員小將?!?br/>  
  廖化并非是在謙讓,而是他本就覺得自己只是一員小將。但是聽在養玉澤的耳中卻并非如此了。
  
  養玉澤依然是笑著道:“哦,原來是廖化大將軍?!?br/>  
  對于養玉澤這番稱呼,廖化有心想要糾正,只是養玉澤顯然沒有想要給廖化糾正的機會,他接著開口說道:“大將軍想要讓我八刀寨臣服,那至少也要讓我八刀寨的人看看將軍的本事咯?!?br/>  
  廖化的眉頭微微皺起,雙目掃了一眼面前的戰場,道:“這還不足以證明我凡城軍的強大嗎?!?br/>  
  “嘖嘖嘖?!别B玉澤嘖嘖有聲起來,嘴角微微上揚,笑著道:“只不過死了一些手下的人,我想要看的,可是大將軍這般身份的身手,如何是一些手下能夠比的呢。你覺得呢?”
  
  說到最后一句話的時候,養玉澤的眼中滿是挑釁的意味,他頗有些意味深長的看向廖化。
  
  廖化心中雖然極為疑惑,卻不能不回答,不能不作出應對,這是對凡城的挑釁,他無法坐視不理。
  
  “很好,既然三寨主想要知道我凡城軍將領的實力,那我這位末流的將領,便陪三寨主過過招?!?br/>  
  廖化的實力自己當然很清楚,對面的養玉澤是何實力,他卻不知道,但是他相信,對方無法秒殺他,只要如此,那他便能夠有能力與對方一戰。
  
  養玉澤聽到廖化答應了自己的決斗,心頭頓時激動起來,嘴角不自覺的掛上了殘忍的笑容。
  
  他可是武將境高階的實力,這樣的實力已經不弱了,在他想來,對付面前的廖化完全足夠了。若是能夠拿下廖化,砍下對方的人頭,必然會給凡城軍一個沉痛的打擊。
  
  養玉澤接過手下遞來的刀,緩緩喝馬向著戰場中央而去。
  
  對面廖化也是握住自己的刀,喝馬前行。
  
  雙方的士兵目光都落在了兩人的身上,做為主將的決斗,自然引起了他們的矚目。
  
  廖化的刀是來自空間,其刀極為鋒利,也極為的結實,少有武器能夠輕易的砍斷。刀身隱隱閃耀起寒光,如同此刻主人的心情一般,一股殺戮感爆出。
  
  而對面,養玉澤的手中,也是握著一柄大刀,他的刀不同于廖化的刀,也不同于普通的大刀,那是一柄九環大刀,刀身之上掛有九個環。
  
  九環大刀并非沒有,而是很多,可是養玉澤的這柄大刀之上所掛的環,卻并非鐵環,而是九個玉環。
  
  玉這種材質的東西,本來應該極為容易碎裂,但是養玉澤刀上鎖掛著的玉環,似乎并非真的玉環。若非如此,何人會傻到掛上易碎的玉環。
  
  兩人的馬前行的雖然不快,卻也是很快便面對面,兩人能夠清楚的看清對方的容貌。
  
  廖化眼中見到的養玉澤,是一個中年男人,看上去有幾分儒雅,但是他很清楚的知道,面前的人不會如此簡單。
  
  “吁鋝鋝……”
  
  兩匹馬同時嘶鳴起來,而后馬蹄邁出,速度斗增向著對面沖去,馬上的兩人,手里的刀也已經完全握起。
  
  “呼……?!?br/>  
  兩匹馬錯身而過,兩人在空中交擊了一下,瞬息間武力爆發,透過各自手中的刀震向對方。
  
  一招的接觸,瞬間讓各自了解了對方的實力。
  
  養玉澤的嘴角瘋狂的上揚,他此刻是真的極為的開心,因為他發現了,廖化的實力并沒有他那般強大,雖然力道上還是不弱,比起他來還是差了一些。
  
  而對面的廖化,此時心頭卻是放松了一些,他在那一擊之中并沒有用全力,只是探查一下對手的實力,而現在他也清楚了。
  
  兩人迅速的掉轉馬頭,身下的馬兒再度奔襲向對方,這一次養玉澤手里的刀大開大合的揮舞過來,廖化也不甘示弱。
  
  “?!?br/>  
  兩人手里的刀揮舞撞擊在一起,轟然間似有氣壓爆發一般,在兩人之間爆發開來。
  
  這一次兩人并沒有錯身而過,而是坐于馬上跟對方站在一起,雙方手里的刀互相極速的碰撞在一起。
  
  本來刀就是大開大合的,使用起來速度也并沒有那般的迅捷,然而此時兩人手里的刀勢極為的迅捷,揮舞間仿似感覺不到重量一般。
  
  養玉澤本來極為自信,他的實力境界都擺在那里,結果卻發現自己并沒有如同他所想的那般,快速的擊殺廖化,反而被廖化給纏住了。
  
  他此刻才發現,自己還是小瞧了這位凡城的將領。
  
  實際上,養玉澤現在是武將境高階的實力,而廖化也是武將境中階的實力,兩人在境界上差距并不是很大。
  
  而廖化卻勝在武藝上高于養玉澤,精妙的武藝讓養玉澤無法輕松的戰勝他。
  
  雙方之間的招式便的愈發的猛烈,養玉澤一手玉環刀使用的的確比別人強上很多。
  
  此時養玉澤的心中也是很不爽,他跟其他八位寨主,都是以刀立勢的,在他們看來,在刀法上,他們還是極少有對手的,而今他卻是碰到了對手。
  
  在刀法上,廖化的武藝絲毫不弱于他,甚至隱隱間還有比他強的感覺。
  
  “混蛋,居然敢欺騙老子,我砍死你?!?br/>  
  養玉澤此刻的心態有些不穩了,他清楚第一次為何廖化給他的感覺會那般的不強大了,原來廖化是隱藏了實力,他可不是一個蠢人。
  
  廖化面容冷酷,沒有絲毫因為養玉澤的話動怒,手里的刀不斷的揮擊,攻殺向養玉澤。
  
  廖化的招式一開始也偏向于大開大合,跟養玉澤在拼刀,而雙方在攻殺了幾十招之后,廖化的招式開始變的精妙起來。
  
  養玉澤逐漸感覺到吃力,本該實力強大的他碾壓廖化的,現在倒是讓他有些招架不住。
  
  “咣……”
  
  一聲劇烈碰撞之后,兩人各自退了開去,坐下的馬兒都有些承受不住兩人的沖擊。
  
  “沒想到,你的實力居然還不錯,我倒是小瞧了你了?!别B玉澤雙目看著廖化。
  
  廖化看著養玉澤,手里的刀再次的握住,冷冷的盯著養玉澤,隨時會再次分動攻擊。
  
  養玉澤其實此刻的狀態并不是很好,他背在后面的手,有些隱隱的在顫抖著。
  
  心中有些懊悔,他還不如讓大軍直接進攻呢,若不是因為看到這慘烈的戰場,他還不至于如此。做出這樣的決定。
  
  現在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他若是直接退去,顯然會若了八刀寨的威風。
  
  兩人坐下的馬兒,鼻孔之中噴出了一股股的白氣,有些氣喘吁吁的。
  
  即便這樣,在兩人吆喝之下,馬兒也是快速的向著對方沖去。
  
  養玉澤努力的握起手里的玉環刀,全力爆發,這一次他不得不全力戰斗了,若是再跟廖化這般耗下去,他絕對相信,自己是先死的那一個。
  
  兩人相互沖擊,你來我往。
  
  廖化這一次的攻擊突然變的詭異起來,他的刀路邊的極為刁鉆,這突然的變化,讓養玉澤心頭又是震驚起來。
  
  一個人的刀法一般情況之下都是會有著固定的模式,雖說也會有變,卻并不會變化多大,可是這次面對的對手,變化的太過于極端,這讓養玉澤感覺無從下手。
  
  兩人的攻勢突然變的詭異起來,養玉澤居然不停的被廖化攻打,還是壓著打,他頓時感覺十分的憋屈。
  
  打著打著,養玉澤便覺得自己無法戰勝廖化,是以他轉頭便開始逃跑,壓根就不管廖化身后的攻擊。
  
  養玉澤突然的逃跑,讓廖化也有些郁悶。但是廖化卻并沒有直接追殺過去,窮寇莫追的道理他還是知道的,何況一旦陷入對方的大軍之中,對自己是極為不利的。
  
  “算你跑的快?!绷位f道,而后反身喝馬往回趕。
  
  再說養玉澤,他慌不擇路的就往回趕,絲毫沒有再跟廖化一戰的意思。
  
  廖化并沒有因為跟養玉澤一戰,他快速的返回凡城軍的陣營,而后便是發動了大軍壓境的命令。
  
  前方大盾兵迅速開始向前壓,后面的凡城軍也迅速的跟隨而上,戰鼓也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
  
  隨著廖化這邊的凡城軍前進,對面的養玉澤一臉怒容。
  
  “很好,凡城軍果然有點本事,現在還想先發制人,大軍隨我沖殺,一定要滅掉這些人?!?br/>  
  養玉澤都已經下了命令,八刀寨的寨兵便快速的開始整軍前壓,只是走過這周圍的戰場,看著地面之上的尸體,他們的心中還是極為不舒服。
  
  一萬五千人的八刀寨寨兵壓境,凡城軍看上去有些弱勢。
  
  八刀寨的騎兵隊在一名將領的率領之下,迅速的向著凡城軍攻略而來,三千騎兵隊,雖然有大盾兵在,他們還是不認為對方能夠抵擋。
  
  很可惜,他們對凡城軍的實力并沒有太大的了解。
  
  當那三千騎兵快速的沖鋒而來的時候,天空之中落下了箭雨,那密集的箭矢,弩矢,不斷的落在三千騎兵的陣列之中。
  
  若是此時有之前戰斗過的八刀寨寨兵在,必然不會讓這些八刀寨的騎兵隨便的沖殺上去,這一沖上去,那等同于送死。
  
  這邊廖化可不管對方是不是知道,命令弓弩營不斷的放出箭矢,同時大盾兵也在不斷的壓前。而后跟隨著的是長槍兵。
  
  凡城軍快速的壓到,三千八刀寨的寨兵不斷的死去,養玉澤都感覺到了壓力,可是他卻是沒有絲毫辦法。
  
  只能夠下令大軍快速壓進,期望能夠對付凡城軍。。
  
  在廖化大軍壓境之下,周圍的八刀寨士兵心頭也是顫抖起來,他們雖然沒有見識過對付的實力,而此刻卻是極為的無力。
  
  ……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