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六十三章 崩盤

第六十三章 崩盤


  揚古利的將旗距離太遠了,只有射程遠的紅夷大炮才能夠得著,而且還得是六磅以上的紅夷大炮,佛朗機炮發射速度雖快,但射程卻不遠。
  “瞄準對面山上的將旗,給我轟碎他們!”
  “嘭!”
  在一次試炮之后,勇衛營陣前停了好久那驚天動地的火炮聲再次響起。
  所有紅夷大炮一齊開火,在濃厚而凌厲的硝煙中,密密麻麻的鐵珠彈丸對著遠處山上的揚古利大旗疾射而去。
  震耳欲聾的炮響接連響起,一股又一股密集的鉛丸向將旗咆哮而去,打得對面的清軍一一個個翻倒在地,到處一片狼藉。
  面對鉛丸彈雨的咆哮,清軍陣地好一陣混亂,將旗周圍護衛著揚古利的正黃旗清兵們驚叫著遠離這塊地方。
  揚古利所處山坡之上,這個時代的火炮炮彈基本都是實心球,并不能在反斜坡上滾動,只能一砸一個坑,幾乎發揮不出火炮的威力,因此讓揚古利僥幸活命。
  饒是揚古利再久經戰場,再見多識廣,到了這個時候也是一籌莫展,完全沒有了主意。他兩眼發直,加上酷熱的天氣,讓他的面龐上浸滿了汗水。
  他一旁的甲喇章京道:“額駙,明軍的炮火太強了,快撤退吧!”
  揚古利顫抖著雙手,終于明白,這一仗是徹底失敗了,如果等勇衛營火炮調整好距離,自已恐怕會被砸得稀巴爛。
  揚古利咬著牙,聲音有些顫抖,道:“下令,全軍撤退!”
  揚古利知道,良鄉城恐怕是守不住了,逃到良鄉城也是死路一條,因此也只能放棄良鄉城,率領剩余人馬,向南落荒敗走。
  終于,清軍陣后傳來鳴金收兵聲音,八旗軍全線潰敗,剩余不到兩千的步兵如潮水般的退去,連攻擊兩翼的騎兵,也不再與勇衛營的騎兵纏斗轉身退走。
  接到鳴金號令后,守城的韃子見主力戰敗,連忙整隊,扔下所有財物逃出了城,唯恐落下被明軍堵在城池中。
  看清軍退去,勇衛營陣地歡呼一片,朱慈烺豈能罷休?迅速下令黃得功率軍追擊。
  黃得功身騎戰馬,揚起手中鐵鞭,大喝道:“兄弟們,隨我追殺奴賊!壯我軍威!”
  “殺!殺!殺!”
  整個勇衛營頓時狂叫了起來,騎兵步兵全體狂呼著往清軍敗逃方向追去,追擊清兵殘部。
  黃得功率軍緊咬著清軍不放,不讓他們把戰死的建奴和傷兵帶走,這些首級,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逃跑中的清兵也顧不上受傷的戰友和同伴的尸體,一路被勇衛營攆著追砍了大批腦袋。
  在追出了幾里路后,黃得功便帶著大量人頭和二三百個俘虜得勝返回。
  他很清楚,現在的勇衛營騎兵經過剛剛的一戰,消耗極大,不能再苦戰了,因此并沒有苦追。
  而清軍一氣跑出了十幾余里,一直退到了石樓鎮附近,才算停住了腳步。
  這時揚古利才收隴殘兵敗將,并又派人到各處去招集其他的敗兵,順便還打聽一下明軍的動向。
  此時的勇衛營陣地的小山坡上,滿地的鮮血,到處都傷者的呻吟,讓朱慈烺看著一陣感嘆。
  朱慈烺帶著五百名東宮親衛將受傷的勇衛營戰士一一抬到一處臨時搭建的營帳中,對于那些受傷無法逃跑的清兵,無一不是剁了腦袋。
  孫應元等將官在遼東看慣了這種場面,不以為意,很多將士心中豪情滿懷,歡喜無比,此戰勇衛營斬首保守超過五千級,這是皇明前所未有的大捷,怎能不讓人興奮?
  黃得功領軍回來之后,朱慈烺留下一部份人馬繼續打掃戰場,然后帶著大部人馬前往良鄉城。
  龍驤夜不收在守城的清軍跑路之后率先進了良鄉城,在四處清理遺漏的清兵,沒多久就發現了被圈禁起來的百姓。
  那些百姓看到夜不收的幾個隊員身騎戰馬,裝備精良,紛紛后退,眼中有些恐懼。
  第一哨千總楊其禮高聲喊道:“我們是皇明軍隊,前來解救你們,大家不要驚慌!”
  無數的百姓涌到街旁觀看,他們相互哭泣,終于得救了。
  有膽大的百姓向夜不收隊員打聽:“軍爺,你們是哪里的軍隊?”
  楊其禮回道:“我們是京師勇衛營,乃天子親軍!皇太子殿下親臨良鄉,現在正率軍在城外追殺韃子,你們解救了!”
  “皇太子的人馬?千歲爺來了嗎?”
  “沒想到太子殿下居然親臨解救我等,真是蒼天開眼??!”
  “千歲爺大恩難忘,我等日后定會立長生牌,為恩人祈求福壽?!?br/>  “……”
  無數百姓喜極而泣。
  楊其禮先是讓幾個夜不收去從清軍建的倉庫中運出糧食和肉食,在城中救濟被俘的百姓。
  他擔心這些饑餓太久的百姓吃的太多被撐死,所以第一頓只許每人吃兩碗米粥。
  官兵罕見的救濟,加上長時間的饑餓,讓所有百姓無不沸騰,無數的百姓向夜不收們叩頭謝恩。
  夜不收高聲宣布,皇太子即將進城,大家不要亂跑,更不許趁亂搞事情,否則嚴懲不貸。
  各處百姓喝著白花花的米粥,加上得救的喜悅,對于這些軍士的要求無不答應,規規矩矩的照做。
  不多久,幾個龍驤夜不收發現了城中的幾個大型倉庫,那里屯集了大量糧草物資,僅白銀就有好幾十萬兩、堆了好幾間庫房。
  接到報告后,楊其禮眼睛都直了,不過他也沒蠢到想要貪掉這些財物,夜不收的額外收入本就豐富,而且城里的這些戰利品也不屬于他們,他犯不著去做這觸發軍規的事情。
  楊其禮擔心有些百姓過來搶,命人嚴密把手,任何人不得靠近,隨后他飛馬報向朱慈烺。
  朱慈烺得到消息后很是意外,這揚古利居然把這些物資全丟了,什么都沒拿就跑了?
  想想也正常,清兵一向自負,幾次入關如入無人之地,更有‘滿萬不可敵’的傳說,揚古利近萬人馬,怎么也不會想到會敗,因此壓根沒留后手。
  朱慈烺道:“多派些人把手,讓盧九德帶著營部的鎮撫官員們,在登記完首級繳獲后把這里的也統計一下?!?br/>  楊其禮道:“殿下,現在要向宮里報捷嗎?”
  朱慈烺擺了擺手頭,道:“不急,先進城安頓好后再報,令龍驤夜不收加強偵查周圍清軍的動向,特別是奴酋阿濟格部?!?br/>  阿濟格部有數萬大軍,朱慈烺不得不防。在楊其禮領命告退后,朱慈烺帶領著勇衛營準備進入良鄉城。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