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八十章 晉商與徽商

第八十章 晉商與徽商


  棋盤街上的德莊火鍋店中,朱慈烺正在三樓的雅間中。
  那十幾個青皮已經被李廷表暗中押往詔獄喝茶了,朱慈烺順便讓李廷表查了下這十幾個鬧事的青皮到底受了哪家糧鋪的指使。
  過了一段時間,李廷表回報,那幾家派人鬧事的糧鋪是山西幾個商人開的,還親自送來了那幾家東家的資料。
  李廷表還說,最近京城說漕運糧食被截的消息就是他們暗中散發的,在漕運糧食還沒被截的時候,他們幾家就開始大量收購京城和通州的糧食了。
  朱慈烺拿起這幾家糧鋪東家的資料看了起來:“王登庫、靳良玉、王大宇、梁嘉賓、田生蘭、翟堂、黃云發、范永斗?”
  “這個范永斗的名字好像有點耳熟啊......山西商人.......晉商.......”朱慈烺默默的念叨著這幾個詞。
  忽然間他騰的立起,叫道:“我日!滿清八大皇商?居然是這幾個狗漢奸!”
  在明末社會動蕩的關頭,山西八個經商家族憑借著靈敏的嗅覺,意識到滿清有崛起和統一天下的野心,于是在正常貿易之外,暗中為清軍輸送軍需物資,并提供關內各種情報,搞起政治買賣。
  清軍入關后,順治小皇帝沒有忘記當初為滿清入主中原,而建立過赫赫功業的八大晉商,在紫禁城偏殿設宴,親自召見了他們,并賜給服飾。
  宴上,順治要給他們封官賞爵,八大家受寵若驚,竭力推辭,順治借坡下驢便將他們封為“皇商”,被稱為“八大皇商”。
  朱慈烺很想借此機會抄了八大晉商的家,讓大明回一波血,然而當他看到李廷表后續送來的一大摞晉商資料后,他猶豫了。
  八大晉商的勢力遠比他想象的要大,據情報中講,這些家伙在明朝中期就開始布局了,大力培養族中子弟當官。
  這么多年來各家的子弟為官者不計其數,其中大同總兵王樸就是八大家中王家的人,據說做到總兵就是花錢堆上去的。
  不僅如此,八大晉商還大力結交權貴,不管是地方的還是京城中的,統統結交,內閣中甚至都有他們賄賂過的人。
  在得知哪個當官的要買田了,要納妾了,或者生活困難了,他們統統承包,送田,送錢,送女人,把事情辦得妥妥的,簡直比后世的房產中介還貼心。
  如果僅僅如此,朱慈烺還能強行辦掉他們,然而,這些晉商們在江南一帶,依然有許多同盟者,比如江浙財團,廣東財團,他們一邊互為競爭,一邊同氣連枝,互為聲援。
  北方缺糧、缺鹽,缺鐵料、茶葉等物資,晉商們都要從江南購買,這樣南方各財團就與他們的利益緊密連接在一起了。
  朱慈烺在房間中來回踱步,思考著應對之策,如果沒有萬全的策略輕易對八大晉商下手,一個不小心,真會如皇帝老子所說,與全天下的商人和利益集團作對。
  正在朱慈烺頭疼不已的時候,吳忠輕聲告訴他,張家糧鋪的東家張大彪來了。
  張大彪是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體型頗為富態,當他見到朱慈烺時,頓時大拜道:“草民拜見太子殿下千歲!”
  朱慈烺笑著將他扶起,笑吟吟道:“張老板請起,想不到我們二人會再次見面?!?br/>  皇太子如此禮遇,張大彪心中激動不已,道:“草民上次得到殿下賜字,時至今日,心情都是心潮澎湃,難以平復,今日得殿下再次抬愛,特意召見,草民實感三生有幸!”
  生意人的嘴就是利索,朱慈烺坐下后擺了擺手手,示意張大彪也坐下。
  張大彪連道不敢,朱慈烺無奈,直接讓徐盛將他按坐在板凳上。
  朱慈烺直接道:“張老板不用太過拘禮,本宮今日在外視察民情,無意間得知張家糧鋪的大義,深感佩服,因此才召你相見,本宮想問問,商人本逐利,你為何要如此做?”
  張大彪道:“殿下繆贊,我們張家乃至整個徽商,有著自己的經營之道:講道義,重誠信,誠信為本,以義取利!我徽商更有古訓:斯商:不以見利為利,以誠為利;斯業:不以富貴為貴,以和為貴.......”
  見皇太子對徽商頗有興趣,張大彪極為賣力地將徽商介紹了一番,從東面的淮南說到西邊的滇黔關隴,從北面的幽燕遼東說到南面的閩粵之地,而后又從日本說到了葡萄牙.......
  據他所說,他們徽商大多來自徽州和新安,人人吃苦耐勞、勤儉節約、小本經營、由小到大,幾乎沒有田地,家家戶戶都經商,成人男子中,經商者占了七成。
  經過這些年的發展,已開始與晉商齊名,特別是在近年來,徽商足跡幾乎遍布全國,甚至還遠至日本、暹羅、東南亞各國以及葡萄牙等地。
  最后,張大彪表示,他們徽商一向愛國,只要朝廷有需要,他表示會聯絡各地徽商力挺朝廷!
  他還列舉出他們以往的愛國事跡,比如說戚繼光抗倭之時,徽商就進行過大量的捐資。
  朱慈烺也知道張大彪是什么心理,但凡商人能搭上朝廷的順風車,將會更加有利于自己的發展,不過聽了張大彪的話,朱慈烺突然有了籠絡徽商的想法。
  山西的八大晉商勢力太大很難搞,他為何不扶持徽商與其相斗呢,日后他想要收取商稅也需要找個突破口,如果操作的好,或許徽商就是個很好的突破口。
  想到這里,朱慈烺下定決心扶持徽商,你滿清有八大奸商,我大明有蕓蕓徽商,干吧!誰怕誰!
  二人秘密相談了一番后,張大彪歡天喜地的離開了德莊火鍋,開始聯絡在北直隸的徽商。
  朱慈烺命李廷表全力監察晉商在京城的所有店鋪,特別是八大晉商在京城的管事,務必一個不漏的盯死了。
  李廷表接到命令后立即著手安排,有四十來萬兩的銀子做支撐,李廷表的情報網如今可謂是真正的天網。
  當天下午,朱慈烺下令從新城調撥十萬石糧食先用于緩解京城的糧食危機,那是勇衛營在良鄉城中繳獲的清軍部分物資,他沒敢將所有存糧都拿出來,想先用一部分試試水。
  當一車車的糧食在全副武裝的軍隊護衛下運往京城,許多京城百姓看到后奔走相告,歡喜不已。
  京城的糧價日益上漲,讓他們的生活越發的艱苦了,此時看到朝廷運來如此多的糧食,全城沸騰了。
  然而,一些晉商雇傭乞丐和青皮惡棍,在街上大肆宣傳這都是沙子,并不是糧食,朝廷只是為了緩解民情做作而已。
  在這種輿論的沖擊下,京城中又變得人心惶惶起來,糧價依然居高不下。
  晉商的卑鄙舉動,讓朱慈烺恨恨不已,同時讓他知道輿論了重要性。
  提起輿論,朱慈烺想起了一宗大殺器——報紙!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