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八十六章 晉商的反制

第八十六章 晉商的反制


  八月一日,鬧騰了這一整天的晉商通敵事件居然發生了反轉。
  朝中開始有官員替八大晉商說話,要求嚴懲鬧事者,一幫御史言官更是趁機彈劾刑部尚書兼順天府尹馮英。
  彈劾的理由是包庇造謠者,誣陷為國奉獻的忠誠商人。
  不多久,京城中傳出一條令人更加震驚的流言,流言的目標直指皇太子朱慈烺,流言稱,五城兵馬司暗中受到皇太子的指使,暗中誣陷晉商,想要吞掉晉商的財物。
  證據就是五城兵馬司前段時間抓的幾個青皮提供的,這幾個青皮自稱在牢獄中受到獄卒的威脅,而皇太子曾經單獨召見過吳誠兵馬指揮司的幾個指揮......
  一時間,京城各處充斥著各種有利于八大晉商的傳言,連八大晉商府第前的青皮無賴和百姓們都慢慢撤走了,八大晉商儼然成為了弱小無助的受害者。
  內閣很快借機插手,撤銷了五城兵馬司的幾個指揮,連馮英也被針對了,有言官上奏請求重審“鄭鄤案”,特別在溫體仁等內閣大臣的煽風點火下,崇禎對刑部尚書馮英進行了停職查辦。
  原本被馮英判定了罪不至死的鄭鄤案最終重審,由刑部、大理寺、都察院進行三司會審。
  鄭鄤案看似簡單,卻又有些復雜,鄭鄤案的產生其實就是黨爭的結果,在去年溫體仁彈劾鄭鄤,是“溫黨”與東林黨人文震孟的斗爭而引發。
  在之前的鄭鄤案中,前有內閣大臣文震孟頂著,后有忠于職守的刑部尚書馮英和錦衣衛吳孟明依法辦事,鄭鄤案這才稍稍平復,最終定了個罪不至死,正??囱?。
  如今文震孟去世了,有人舊事重提,明顯是想將馮英拉下水,順便解除他刑部尚書和順天府尹的權力,阻止他調查晉商通敵一案,這操作可謂是一舉兩得。
  崇禎皇帝為什么要將馮英停職查辦呢,其實這也是溫體仁的高明之處,他利用鄭鄤“杖母”的事情,深深觸怒隱藏在崇禎心里多年的憤怒。
  崇禎五歲時,他的生母劉氏被明光宗下令杖殺,因此崇禎對這種行為從內心深處感到深惡痛絕,再加上歷朝歷代以孝治天下,即便是后媽那也是媽。
  作為封建皇朝的皇帝,崇禎必須維護這個綱常法紀,因此,在歷史上,鄭鄤被崇禎下令凌遲處死了,被生生刮了三千六百刀。
  京城范府之中。
  八大漢奸晉商在京師的大管事們齊聚一堂,他們在范府大廳大吃大喝,身邊還有貌美歌女作伴,很是愜意。
  席間,范永山大笑道:“那小太子居然敢動我們八大家,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黃家的大管事接話道:“那小孩還以為自己多聰明呢,殊不知那幫青皮們在白花花的銀子面前,連命都能送出去,還能替他賣命?”
  靳家的大管家道:“有錢能使鬼推磨,這話對誰都好使,百姓很憤怒嗎?還不是撿了銀子樂呵呵的走開了?當官的就更別提了!”
  梁家大管事大笑道:“哈哈哈,現在五城兵馬司的五個指揮都被撤掉,已經換上我們的人了,馮英那個老東西更是倒霉,朝中有人早就想致他于死地,看他們還敢動我們山西八大家!”
  “哈哈哈......”
  一時間,席間猖狂的笑聲大作。
  笑了半天,范永山又道:“讓這陣風再刮半天,從明日開始,繼續扔銀子,讓那些青皮們到處吆喝,就說滿洲的大爺......不,建奴,建奴的大軍已經逼近通州,京城的糧食只夠吃三天了!”
  田家的大管事立即鼓掌叫好:“范四爺高明啊,到時候,我們的糧食又開始大賣了,這次我田家要把糧價推到十兩一石,看這些小綿羊到底買不買!”
  王家的大管事道:“田二爺是不是過于仁慈了,我王家打算推到十五兩一石.....”
  “哈哈哈!”
  整個范府充斥著yin浪的歡聲笑語。
  紫禁城的鐘粹宮中。
  朱慈烺斜躺在書房中躺椅中,吃著宮女墨琴和墨琪剝好并送到嘴邊的水果,同樣很是愜意。
  在聽著對面李廷表的匯報后,他稍稍有些意外,淡淡道:“那些青皮還真是個要錢不要命的玩意兒,有錢的漢奸就是厲害,連內閣中人都能打通.......”
  原本李廷表建議只讓錦衣衛的外圍人員去散步晉商通敵的言論,朱慈烺堅持讓那些青皮去做,想來個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狠揍八大漢奸的臉。
  他很想看看八大漢奸被自己夕日的小弟們整,會有何種精彩的表情,結果自己卻被打臉了.......
  李廷表道:“既然順天府和五城兵馬司的人被限制了,那我們是否要讓人繼續扇風,或是卑職派人扮做青皮沖進他們的府中不小心做掉他們?”
  朱慈烺示意宮女墨琪遞一塊西瓜給李廷表,李廷表道了聲謝后也不做作,直接接下西瓜小口的吃了起來,大熱天的他匯報了半天,早已口干舌燥,沒必要打腫臉充胖子。
  見李廷表吃完了,朱慈烺這才微微一笑,說道:“偷偷做掉他們容易,那樣卻毫無意義,我要的是他們手中的財產!”
  開玩笑!作為大明最后一個狠人,我怎么能用這么Low的手段呢?老子一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京城扛把子——人稱浩南哥......
  朱慈烺繼續道:“這些禍國殃民的跳梁小丑,自以為依靠背后朝中勢力在京城只手遮天,卻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那就是把本宮推了出來!”
  朱慈烺站起身來,目光漸漸變得凌厲了起來,道:“他們以為將我推出,讓我礙于自身名聲不敢動他們嗎?真是可笑!他們越是這樣想,本宮就偏要去做!”
  “李廷表,你將錦衣衛抓到的那幾個與八大漢奸有聯系的建奴細作,和一些做好的證據都交到刑部右侍郎楊廷麟那兒?!?br/>  朱慈烺的身上忽然散發出一股氣勢,他厲聲道:“事情辦好以后,傳我東宮令旨,命令勇衛營全營出動,封掉八大晉商在京師的所有糧庫!錦衣衛負責抄家、抄商鋪,抓捕與八大漢奸有聯系的官員,限在四品以內!”
  “行動命令在行動前一刻鐘向各部傳達,今晚夜禁二更三點暮鼓敲響時,就是行動之時,務必在明日早朝前結束一切!”
  朱慈烺殺氣騰騰道:“行動抄家時,若有反抗阻撓者,一律格殺勿論,管他是什么人,什么官,哪怕是內閣的人,膽敢阻撓,也統統殺了!”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