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八十七章 京城流血夜 上

第八十七章 京城流血夜 上


  自明朝嘉靖年間后,北京城就形成“里九外七皇城四”的格局。
  “里九”指是內城的九個城門,“外七”指的是外城七個城門,“皇城四”指的是皇城的四個城門,因此老北京也有個叫“四九城”的俗稱。
  內、外城以皇城為中心,形成東西南北四個城區,住在不同城區的人,各有特色,坊間流傳“東富西貴、南賤北貧”的說法。
  因為京杭大運河漕運的原因,朝陽門被老北京的人稱為齊化門,是京師九門里運糧的“糧門”。
  南來北往的物資,都從漕運終點的通州運往朝陽門,并集中在北京城的東部,所以東城的糧倉非常多,其中很多地方以倉庫為名,比如海運倉、新太倉、祿米倉,南新倉等。
  為了便于商業交易,商人富賈和殷食人家都漸漸在東城扎根,長此以往,就有了“東富”的說法。
  北京城的新太倉周圍,商賈云集,店鋪林立,民物浩穰,有著眾多的糧庫、當鋪等,八大晉商在京城的糧庫大多分布于此。
  八月三日,二更三點,當暮鼓聲敲響之時,駐扎在皇城校場中的數千勇衛營舉著火把齊步小跑直奔新太倉。
  勇衛營數千軍士結成一個個整齊的行進隊列,邁著整齊的腳步在街上前行,鐵靴踏在青石板大街上,發出一片整齊的轟響。
  臨街的一些百姓被驚醒,小心翼翼的在透過門窗觀察這支軍隊,不知他們要做什么.....
  勇衛營的大營距離新太倉不到五里,不多久,大量的火把照亮了整片新太倉胡同,大群的士兵包圍了八大晉商在京城的所有糧庫。
  其中一處范家的糧庫,糧庫管事見狀驚慌道:“你們是什么人,為何闖我家族糧庫?”
  一名勇衛營的游擊將軍高聲道:“奉皇太子令旨,查抄通敵賣國家族所有糧庫,膽敢阻撓者,殺無赦!”
  “我們范家忠心可鑒,百年來為皇明做出過巨大貢獻........”
  “噗!”
  這名游擊將軍將佩劍緩緩入鞘,將這名范家管事的尸體踢倒了一邊,大喝道:“破門!”
  “咣咣”的撞門聲不斷,一些勇衛營士兵抬著粗大的尖頭硬木,喊著號子,不斷撞擊厚重的糧庫大門。
  守衛糧庫的范家家丁們不知外面發生了什么,紛紛抄起家伙堵在糧庫大門前,在亂世,糧食比黃金還重要,因此守衛糧庫的都是范家最忠誠的家丁。
  不多久,大門咣的一聲被撞開,一排勇衛營的盾牌兵舉著盾牌快步涌了進去,在他們的背后是是列隊整齊,手握火槍的勇衛營戰士。
  見糧庫中有人手持武器準備對峙,數排勇衛營的火槍兵對著門內啪啪啪的就是一頓齊射,將里面的范家家丁打成了篩子,連投降的機會都沒有。
  這一幕以同樣的劇情發生在新太倉的各個糧庫前,還不時傳來一陣陣火銃聲。
  面對勇衛營的強勢進攻,八大晉商糧庫中的守衛根本談不上什么反抗,或死或降,投降慢的直接被閻王勾走了小命。
  為了防止家丁暗中襲擊,勇衛營的士兵在眾多糧庫中挨個搜查,將他們一一揪出趕到中間的場地上,逃跑的一個不放過,全部一槍打死。
  不多久,新太倉又來了一路人馬,足有數百人,他們身穿青綠錦繡服,手持繡春刀。
  為首幾人身穿大紅飛魚服,一到新太倉胡同就各自帶著幾十個錦衣衛沖向八大漢奸的府第。
  范府中,聽到外面一陣陣的火銃聲,原本摟著小妾剛剛入睡的范永山忽然一下子跳了起來,喝道:“糧庫那邊發生了什么?”
  一個家丁急忙跑了進來,驚恐道:“四老爺,軍隊封鎖了我們所有的糧庫!”
  范永山一個機靈,將剛剛醒來還抱著他手臂撒嬌的小妾一把推下了床,看都沒看一眼,繼續問家丁道:“說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四老爺,朝廷派軍隊封掉新太倉的所有糧庫了!外面全是丘八,看守糧庫的家丁只要有絲毫反抗他們二話不說直接就殺人了!”
  “玩真的了?”范永山吃吃自語了一聲,連衣服都沒穿,光著膀子就帶著一大群家丁急急的出門而去。
  他剛走到大門前,忽然看到一群錦衣衛直接撞開了大門涌了進來,見了范永山等人,為首一名錦衣衛千戶一聲令下,所有的錦衣衛都撲了上來,見人就砍!
  范永山見狀連忙調頭就跑,他連解釋的興趣都沒有,遇到錦衣衛,還解釋個屁??!
  范永山讓家丁門先行抵抗,他想從后門溜走,只要逃出京城回到山西太原范家大本營,就算是錦衣衛想抓他,也絕沒可能。
  范永山懷著強烈的求生欲,拼命奔跑,剛從范府后門跑了出來,卻發現后門處早已圍滿了身穿鐵甲的軍士,他們個個高大彪悍,人人端著黑壓壓的火銃,烏黑的銃口盡數對準了自己。
  奔跑得滿頭大汗的范永山,他那火熱的小心臟一下子涼了半截,他勉強擠出一絲微笑,道:“各位軍爺,這是何意?”
  眼前這些軍士卻沒人回答他,范永山又問了一遍,對面的這群軍士依舊沒有回他,就這樣手持火銃將他圍著,晾著他。
  范永山心中郁悶不已,他很想跑路,卻擔心自己前腳剛跑,后腳就被火銃打成篩子,范永山就這樣光著膀子在一大群男人的注視下呆了好半天。
  這個時候,那群錦衣衛從后門追到了,他們人人身上沾染著大量的血跡,顯然是與范府的家丁們發生過激烈的戰斗。
  人群分開,一身華麗飛魚服的李廷表出現在范永山的眼前。
  范永山看向這位錦衣衛大官,顫聲道:“我犯了什么罪,你們要抓我?”
  李廷表喝道:“將這個通敵賣國的狗才拿下!”
  范永山頓時叫道:“胡說八道,我范家世代為商,忠心報國,我等忠義之心,天日可鑒!”
  李廷表冷笑道:“你的這些屁話,還是到詔獄慢慢說吧!原本你是沒資格進詔獄的,殿下仁慈,專門給你們八個漢奸留了套間!”
  范永山大叫道:“我等并無罪責,憑什么抓捕我們?我們不服!”
  李廷表喝道:“綁了,拖走!”
  帶著勇衛營將范府圍住的是孫應元,錦衣衛今晚要抓的人太多,人手嚴重不足,朱慈烺不放心,特意派了勇衛營分出部分人馬將八大漢奸的府第圍了個遍。
  孫應元對著李廷表笑吟吟道:“李兄,既然人抓著了,那我們就撤到糧庫了?!?br/>  李廷表對著孫應元抱拳道:“多謝孫將軍幫忙!”
  孫應元擺了擺手道:“李兄客氣了,我可不是想幫你,若不是在京師,顧忌太子殿下的聲譽,我早就帶人將這幫二韃子殺個精光,哪還輪得到你錦衣衛出手?”
  李廷表無奈一笑:“殿下也不是怕你們勇衛營的名聲污了嘛,所以這臭名聲的事還得我們錦衣衛來干!”
  ......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