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103章 不屈的韃子

第103章 不屈的韃子


  第二日,上午十點時,李重鎮率七千人馬從昌平趕到了順義,第一時間拜見了朱慈烺。
  朱慈烺和李重鎮細細交代了一陣子,讓李重鎮守順義,務必守住順義城,如果順義再丟,他就要祭出尚方寶劍砍人了。
  李重鎮見皇太子抬了抬手中握著的尚方寶劍,心中一緊,連忙應下,并立下軍令狀,誓死守衛順義。
  在交代完一切后,朱慈烺這才稍微放心,領著三大營出了順義直奔懷柔。
  懷柔城距離順義城四十里路,朱慈烺的大軍剛行進十里,就收到前方夜不收傳來的消息,前方二十里有大量韃子騎兵,應該是沖著順義城去的,大約在三千人。
  朱慈烺看著手中繪制精細的地圖淡淡道:“看來韃子知道順義城丟了,這應該是來找場子的!大軍繼續前進,到前面的馬坡橋列陣?!?br/>  馬坡橋河岸兩旁有著一片綠郁蔥蔥的樹木,馬坡橋前的官道卻是一片荒蕪,視野廣闊,對面的情況一覽無余。
  不多久,大軍行進到了馬坡橋,汪萬年提議道:“殿下,這場仗給我們神機營和神樞營打吧,成祖皇帝曾說,神機銃居前,馬隊居后,我們神機營可先用炮火攻擊,神樞營再進行沖擊,定可大破奴賊!”
  張世澤也趁機請戰,顯然昨晚和汪萬年商量過了,兩人都很想立功長臉。
  朱慈烺直接拒絕了神機營參戰,他可不相信這群少爺兵,萬一神機營開炮的時候漏洞百出,出現緊張手滑什么的炸了自己人,被八旗軍趁機沖散了,到時候整個三大營都會崩掉。
  朱慈烺看向張世澤,道:“勇衛營與韃子正面交鋒,神樞營騎兵伏于兩側林中,等韃子退縮準備撤退的時候,再領兵殺出來?!?br/>  前陣必須用勇衛營,不然朱慈烺不放心。
  張世澤雖然不知道皇太子為什么如此肯定韃子會撤退,但機會難得,他還是興奮的立即抱拳高聲道:“末將領命!”
  朱慈烺點點頭,道:“那便開始部署吧!”
  汪萬年呆呆站立在一旁,有些無語,合著從出征開始,就他神機營沒事干?
  朱慈烺原本是對神機營寄有厚望的,不過看他們行軍時那副德行,覺得他們靠不住,就先雪藏了處理,平時讓他們跟在大軍后面喝點湯,也不枉大熱天推著幾百門火炮白跑一趟。
  兩刻鐘后,前方天空不斷竄起一道紅色煙霧,由遠到近依次傳遞著,朱慈烺看向那些越來越近的紅色煙霧,知道那是龍驤夜不收發出信號,韃子來了!
  黃得功厲聲道:“準備作戰!”
  勇衛營的士兵早已在馬坡橋后列好了軍陣,前陣的火槍兵們也開始有條不紊的裝填著子藥。
  在一旁看戲的汪萬年等神機營眾將士猛然跳起來,遠遠望去果然見前方有一大團的煙塵正往這邊滾滾而來,這是清兵大股騎兵策馬奔馳時才會濺起的灰塵。
  不多久,一桿藍色外鑲白邊的大旗出現在眾人的眼前,隨后是一大片藍色旗幟緊隨而來,在密密麻麻的旗幟下面,是身披藍色盔甲的正藍旗八旗兵。
  汪萬年心中打鼓道:“韃子的氣勢好強!幸好殿下沒讓神機營打頭陣,搞不好神機營再經歷一次薩爾滸了......”
  隱藏在對面河岸兩側樹林中的張世澤透過叢林的樹葉,看到了遠處如藍色海洋涌來的八旗軍,隨著距離的越來越近,他感覺大地都在鐵蹄的擊打下震動。
  張世澤的心臟猛烈跳動幾下,雖然這是第二次見到韃子大軍了,但心中還是有些緊張,畢竟上一次是在七年前的北京城城墻上,現在是野戰,兩次的感覺差異太大了。
  張世澤環顧左右,還好神樞營的騎兵還算沉著,雖然很多人緊張的不由自主發出粗重的喘氣聲,但他們隔得很遠并不會暴露。
  一大群正藍旗的清軍騎兵呼嘯而來,當距離馬坡橋二百步外紛紛放緩了馬步,最后距離馬坡橋一百五十步左右停了下來。
  清軍騎兵中奔出幾個探馬,小心翼翼的策馬來到橋邊觀看著明軍的情形,不多久就飛奔了回去。
  清軍探馬回報:“回大人,橋面只夠六騎并行,明國蠻子距橋大概二百丈,不影響我大軍沖擊!”
  為首的梅勒章京策馬越眾而出,他頭戴鐵盔紅纓,身著內中鑲嵌鐵葉的明盔暗甲,棉甲上都釘著粗大的銅釘,胸前還有蹭亮的護心鏡。
  聽到探馬的回報,這名梅勒章京布滿汗水的臉上露出驕橫之色,他大笑道:“這幫傻缺,守橋居然離橋那么遠,這還守的哪門子橋,就算他們有火銃也打不了這么遠,明國的蠻子果然沒幾個會打仗的?!?br/>  他臉上橫肉飛動,帶著戾氣道:“傳我命令,全軍沖擊,兩刻鐘內將這些明軍全部殺光!”
  清軍中一陣高叫呼喝,有的揮舞著長槍,有人甩著馬刀,策馬狂奔,以線型陣殺向馬坡橋后的明軍。
  當清軍騎兵快要進入橋面的時候,對面的明軍依然一動不動,這讓那名梅勒章京有些好奇了,不過在他眼里,任何陰謀詭計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是無用的,因此他大喝一聲,命令前陣加速往橋面猛沖過去。
  朱慈烺冷靜地看著那些韃子兵沖近,當清兵時候涌上橋面的時候,朱慈烺一揮手,傳令兵迅速揮舞著令旗,鼓聲隨之敲響,站在火炮前的炮兵轉身小跑到跑位前,開始裝填。
  炮兵指揮猛地一聲大喝:“開炮!”
  震耳欲聾的火炮聲響起,所有紅夷大炮發出的實心彈全部往橋面上集中,狠狠地砸在清兵騎軍群中,一片的血肉紛飛,不斷有人馬倒地,一時間人叫馬嘶,一片混亂。
  橋面就那么寬,在幾十個紅夷大炮炮彈的同時沖擊下,無情的屠戮著過橋的韃子騎兵,整個橋面都是碎尸,連橋面上的石護欄都被擊的粉碎,石屑四濺。
  為首那名梅勒章京臉色鐵青,他實在沒想到蠻子這么狡詐,居然隱藏了火炮!
  他身邊的甲喇章京遲疑道:“大人,還進攻嗎?這附近十里內就這么一座像樣的橋,其他都是獨木橋,沒法過騎兵?!?br/>  梅勒章京恨恨道:“就這么撤退我會一輩子都睡不好覺!讓漢軍和蒙古兵先上,消耗他們的火炮,等他們火炮停下一些,我們正藍旗的勇士再上!”
  清軍那邊先是停止了進攻,不多久,一群八旗漢軍和蒙古兵硬著頭皮往橋上沖,騎兵稀稀拉拉的,密度完全和剛剛沒法比。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