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115章 找韃子談一談

第115章 找韃子談一談


  明軍在通州聚兵的消息傳到了平谷的阿巴泰和寶坻的阿濟格那,讓他們二人緊張了好一陣子,急忙加強平谷和寶坻的防御。
  結果等了好幾天,他們發現明軍壓根沒動靜,最后居然又散了,這讓韃子們很是氣惱,感覺自己被耍了!
  八月三十日,阿巴泰親領兩萬大軍出平谷,準備拿下通州,殺明國皇太子博個大功。
  朱慈烺得到消息后,領勇衛營、神機營、神樞營三大營撤出了通州,令猛如虎死守通州,不許韃子進城一步。
  一路上,黃得功忍不住問道:“殿下,我們為何撤出通州???憑我軍的實力,韃子就算兩萬人想拿下通州也是不可能的吧?”
  朱慈烺微微一笑道:“那幾路人馬都被我派去守城了,能戰的只有我們三大營的人馬了,守住通州又如何呢?本宮要的是韃子的人頭,只有將他們打疼打殘了,他們才不敢如此囂張的再大舉進攻我大明!”
  朱慈烺又道:“通州的地理位置很重要,如果通州被圍,京師必然動蕩,朝中說不定有人就會在背后捅我們刀子!我們撤出通州,若是韃子繼續圍攻通州,我們就可以在他們背后收人頭,如果韃子不打,那豈不是危機自除了?”
  眾將皆道:“殿下英明!”
  三大營人馬繼續一路往南,不多久,龍驤夜不收來報,阿巴泰放棄了攻打通州,領大軍改變方向朝著這邊追來了。
  朱慈烺呵呵一笑道:“原來是沖著本宮來的!”
  “殿下,我們就在這列陣等他們吧,讓韃子們知道我們的厲害!”諸將一陣鼓噪,紛紛請戰。
  朱慈烺問夜不收:“韃子大概有多少騎兵?”
  “騎兵過萬!”
  “撤往新城!”朱慈烺當即下令往新城跑,騎兵過萬還打個屁??!
  通州到新城都是平坦地形,對騎兵來說優勢極大,一萬騎兵能對著數萬步兵來回沖,幾波下去就能讓步兵崩盤。
  不說勇衛營的這千把個騎兵,就算是神樞營的五千騎兵也在之前的戰斗中被消耗的只有不到四千人了,而且戰斗力完全和韃子騎兵沒法比。
  神機營的火炮是多,是猛,勇衛營的火槍也很犀利,但朱慈烺不敢冒險,韃子這么多騎兵,如果真杠起來,自己玩脫的概率大一些。
  當朱慈烺領大軍進入新城時,新城城門前早已人山人海,在新城知縣任光宇的帶領下,百姓們歡呼著夾道歡迎。
  人們感恩皇太子的活命之恩,將新城也稱為千歲城,此時皇太子領軍到來,新城百姓們興奮至極。
  大軍進入新城后,朱慈烺才發現如今的新城已經煥發出,商鋪林立,街道干凈。
  曾經有一股千人清軍想攻下新城,結果丟了幾百具尸體后跑路了,連塊千歲泥都沒撬走。
  新城的百姓早已不是當年面黃肌肉的流民了,現在他們生活有了明顯的改善,溫飽沒有了問題。
  如今新城百姓的農作物以番薯為主,六月下旬開始扦插,到九月底十月初就成熟,預計畝產兩千斤左右,比一般的谷物產量高出十多倍。
  番薯是萬歷年間在呂宋(即菲律賓)做生意的福建長樂人陳振龍費了老大的勁才引進的,由徐光啟推廣并總結了“甘薯十三勝”進行宣傳:一畝收數十石,一也;色白味甘,于諸土種中,特為敻(xuàn)絕,二也。
  也就是說番薯的產量相對于稻麥翻了幾乎十倍,原來可以養活一個人的田,現在種了番薯,可以養活十個人。
  根據方志記載,明朝萬歷、天啟年間,陜西、河南、南直、山東、廣東、廣西、福建、云南各布政使司已經普遍種植玉米和番薯。
  番薯有耐旱、抗病性強、抗蟲害性強、產量高等優勢,缺點就是食用口感不如大米和面粉,特別是紅薯食用之后有脹氣、泛酸等不良反應,因此百姓的種植積極性不高。
  新城的百姓之前大多是流民,能吃飽就行,管他酸不酸,脹不脹氣呢,聽皇太子說這玩意種出來管飽,百姓們都開始爭著種植,等著不久后的大豐收。
  一進入新城,朱慈烺就傳令三營備戰,加上新營算是四營人馬,總兵力兩萬多人!不過朱慈烺依然沒有打算出城野戰。
  新營的一萬三千人馬,訓練時間不到三個月,雖說各方面訓練的有模有樣了,但朱慈烺仍不放心讓他們上戰場,畢竟他們還沒見過血,沒有老兵帶著實戰過,貿然開打傷亡極大,先守城見見血比較好一些。
  一個時辰后,正在縣衙接受新城知縣任光宇宴請的朱慈烺,收到了韃子一萬先鋒大軍兵臨城下的消息。
  “這么快?”朱慈烺有些驚訝。
  雖然驚訝韃子的速度,他卻絲毫不急,在傳來了孫應元并在其耳朵邊附言幾句后,又開始不急不慢的吃喝了起來。
  阿巴泰的次子博和讬擔任此次先鋒大將,率一萬大軍已經對新城實行了圍三闕一的合圍,只留下東門,明軍若是往東面逃竄,寶坻方面的數萬清軍就會抄上來嘿嘿嘿.......
  博和讬并沒有急著開始攻城,連續趕了兩天的路,腚都坐塌了,總要喘口氣再打。
  孫應元來到城樓前,看到城下黑壓壓一片的韃子兵,心中有些焦慮,新城的布防才開始呢,若是韃子此時攻城自己損失會很大。
  在略微思考了片刻后,孫應元決定派出了兩個膽大的軍官,以使者的身份去清軍大營找博和讬談談。
  見明軍派出兩人來談判,博和讬有些搞不懂了,老子都圍城了,還談個屁啊,要么打要么投降!
  來談判的這兩個軍官雖然只是個千總,卻穿著花里胡哨的,自稱參將,二人不僅膽大,還特別能忽悠人,兩人一唱一和在那賣弄口才,爆出一些驚人的猛料,讓博和讬有些動容了。
  “你們說明國的太子在城中被嚇哭了?”博和讬心中一樂,挑眉道。
  博和讬之前見明國太子怯戰,一路南逃,心中有些相信了這兩個大忽悠的話,主要是這兩個大忽悠說話太好聽了!
  兩個大忽悠使勁的點頭,演技超贊,連稱皇太子愿意奉上降表,城中還有百萬金銀也隨表附上。
  博和讬有些動容了,這不戰而屈人之兵的事情只有出色的將領才能做到,如今被自己趕上了?這是要立大功??!
  明國的太子還真是個孩子,不經嚇!博和讬心中鄙視道,他親自寫了一封招降書信,按照流程讓勇衛營的兩個大忽悠帶回去。
  信中措辭嚴厲,處處透露出一股莫名的自信,要求明國太子速速投降,免得生靈涂炭。
  朱慈烺看到這封信后,只是微微一笑,隨之遞給了其中一個看的順眼的大忽悠,道:“拿去擦屁股吧!”
  宴席結束后,朱慈烺饒有興致的讓知縣任光宇帶著自己在新城到處看看,對那個沙雕博和讬和一萬清兵視若無睹。
  在仔細的看過新城內的發展,朱慈烺忍不住露出贊賞的神情,任光宇能力不錯,把新城治理的這般好,沒辜負自己的期望。
  任光宇心中也是感觸,沒想到當初自己逃荒,逃出一個知縣來,得皇太子知遇之恩,再者新城也是他的家,自己如何不努力治理好?
  朱慈烺在新城中逛了一圈,又檢閱了新營,新營的狀況很不錯,都是精挑細選的好苗子,訓練也不怕吃苦。
  這次把戰場定在新城附近,朱慈烺主要也是為了磨礪一下新營,自己鑄成的寶劍,是時候開鋒亮劍了!
  自從讓兩個大忽悠帶著書信回去,博和讬下令大軍解除包圍,準備迎接明國太子的出城投降。
  結果明軍一下午都沒投降,到了晚上也沒投降,最后到了第二天,還是沒投降!
  博和讬向新城的城頭遙遙望去,只見明軍在加強防御工事,往城墻上拉火炮......
  “怎么個意思?”博和讬心中有些懵逼,說好的投降的呢?怎么就開始增強防御了?連火炮都扛上去了?
  博和讬疑惑之余,派出了兩個使者前往新城談談投降的事,結果兩個清軍使者連城門都進不去,只能站在城墻下干嚎,要求城內守軍速速開門投降。
  城墻上的明軍繼續在那安裝火炮,壓根就不理他,偶爾有些士兵朝城下啐了口口水算是回復了。
  博和讬又派出了使者,還送來了書信,顯得很正式,孫應元壓根看都不看一眼,站到城頭上對著下面清軍大吼一聲道:“要打就打,不打就滾,廢什么話!慫逼!”
  “你娘的!”
  直到這個時候,博和讬才知道自己被耍了!他下令大軍立即準備攻城,弄死這幫蠻子!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