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150章 皇太子中毒

第150章 皇太子中毒


  坤寧宮的大殿前,跪滿了太監和宮女,在最前面還有幾張廷杖的板凳和一些刑具。
  皇太子在鐘粹宮中毒的第一時間傳到了坤寧宮,周皇后命人將朱慈烺抬到坤寧宮親自照料。
  看著臉色蒼白的兒子,周皇后異常憤怒,先是下令全面搜索了整個鐘粹宮,然而并未發現毒藥什么的,接著周皇后下達懿旨,將宮中今日有機會接觸過太子的人全部抓來拷問。
  開始之時,周皇后并未讓宮正司用大刑,怕屈打成招,亂說一氣,將事情弄得復雜化,只是吩咐宮正司中的張宮正審問,但卻毫無所獲,所有人都是一口否認。
  周皇后終于失去了耐心,她一臉的冷笑,道:“你們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來人,輪流廷杖,打到有人招供為止!”
  懿旨下達,宮正司開始用刑,將這些宮女太監輪流按在板凳,準備扒了褲子廷杖。
  當時就有幾名宮女嚇哭了,還有兩個太監腳下則濕了一片,傳出一股騷臭味,被嚇得尿了褲子。
  周皇后一皺眉,臉色有些發白,她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子,還沒見過這整陣仗,心里有些直發怵,一股寒意傳遍全身,她只能強忍著。
  一個尚膳監的太監雙腿已經沒有一點力氣了,完全是被坤寧宮的太監架在了板凳上,他哭喊著說道:“皇后娘娘饒命!皇后娘娘饒命??!奴婢真的不知道,奴婢是冤枉的.......”
  其他一些宮女也都鼓足了勇氣抽泣著哭喊,卻依然沒人主動招供。
  周皇后狠狠的說道:“本宮知道你們大部分人都是無辜的,但本宮也是無奈,太子在宮中中毒,你們一個也跑不掉!要怪就怪下毒之人吧!繼續刑訊,無供不停,但不能死一個人!”
  張宮正心中一凜,這位一向溫和的皇后娘娘這次是真的下了狠心啊,皇太子被人下毒,就算殺光宮里所有宮女太監也難抵罪孽啊。
  在一陣砰砰之聲中,傳來了陣陣撕心裂肺的慘叫之聲,被打暈的宮女太監被水潑醒繼續受刑。
  周皇后坐在椅子上,臉上無有一絲血色,渾身有些發抖,其身后的幾個太監和宮女也都面無血色,搖搖欲倒。
  之前跟著周皇后學識字的小秦子雖也心驚膽戰,但畢竟比其他宮女膽子要大一些,他走到周皇后身后,為其輕輕的錘了錘雙肩。
  小秦子輕輕的說道:“娘娘,這里的氣味太難聞了一些,您這么嬌貴的身子怎能受得了這個,還是到里面看看殿下吧,就讓奴婢在這里盯著,一有消息就立馬稟報娘娘?!?br/>  周皇后聽后,輕輕的點了點,站起身來,在眾人的陪伴之下,進入了大殿中。
  崇禎匆匆來到了坤寧宮,見到殿前的陣仗連看都不看一眼,直奔坤寧宮大殿。
  殿外等待受刑的宮女和太監們見圣上來了,一個個更是面如死灰。
  崇禎皇帝進了內室,不顧眾人行禮,徑直來到床榻前,只見朱慈烺早已嘔吐的不成樣子,臉色霎是蒼白。
  “到底怎么回事?”崇禎怒吼道。
  吳忠連滾帶爬過來道:“回陛下,殿下今天還好好的,兩刻鐘前從坤寧宮回到鐘粹宮后就開始犯惡心,嘔吐不止?!?br/>  “御醫怎么說?”
  在一旁配藥的太醫院院使回道:“回稟陛下,根據吳公公所說,殿下先前毫無癥狀,也并無腹瀉狀態,說明并非受涼和食物不凈造成,然而頻繁惡心、嘔吐,臣.......臣初步判斷殿下是中毒.......”
  身邊幾個御醫雖然有些不同看法,不過見院使大人都說話了,也不好再說什么,都是成年人,不給領導面子的后果大家都懂的,況且自己也沒判斷出太子這是什么癥狀。
  “知道是什么毒嗎?”崇禎皺眉道。
  太醫院院使支支吾吾道:“臣......臣還未判斷出......”
  “沒用的東西,都給朕滾出去!”
  崇禎暴怒,居然有人明目張膽的在宮中想要加害自己的太子,這真是喪心病狂!忽然在一剎那間,正德皇帝英年早逝、父皇的紅丸案,兄長天啟皇帝的落水案等諸事,一一涌上了他的心頭!
  大明但凡想要做實事的皇帝都莫名其妙的英年早逝了,這是巧合嗎?這一定有什么陰謀!
  不對,可為什么自己這么多年沒事呢?崇禎一下子又犯糊涂了。
  朱慈烺臉色蒼白,虛弱道:“父皇,如果您不喜歡兒臣,完全可以廢掉兒臣,另立太子,只需給我一塊封地即可,讓兒臣做個逍遙王爺,為何......”
  說著,朱慈烺劇烈的咳嗽了幾聲,隨后便不再說話。
  聞言,眾人都是驚駭,周皇后身體劇震,冷著臉看向崇禎,眼里盡是痛苦之色。
  什么意思?懷疑是朕干的?
  崇禎一下子有些慌了,他怒道:“你胡言亂語什么!虎毒還不食子,朕豈是那種禽獸不如之人!”
  朱慈烺只是靜靜的看著他,沒有任何表示,隨后又是一陣嘔吐.......
  崇禎氣的發抖,怒目橫眉道:“查!給朕徹查,凡是今日接觸過太子的人全部徹查!不!凡是近日來接觸過太子的人全都給朕查!”
  “臣領旨!”駱養性身體一震,立馬躬身道。
  崇禎冷然道:“不用你查,讓李廷表去查!”
  駱養性一時間有些懵逼了,為什么不讓我查?這不是我份內的事情嗎?崇禎當然不會為他解惑,因為他沒有向人解釋的習慣。
  駱養性忘記了,崇禎曾經想殺一個叫姜采的言官,先是將姜采打入了詔獄,又下旨讓駱養性暗中做掉姜采,結果駱養性害怕事后背鍋拒絕動手,這讓崇禎開始對這個不聽話的家奴已經很不爽了。
  崇禎用李廷表查此案,一來是看駱養性不爽,二來是想證明自己的清白,誰都知道這李廷表是朱慈烺的人,由他查案自然最好。
  不多久,張皇后也來了,崇禎早早的溜到了偏殿,避免與這位皇嫂相見,害怕被罵。
  李廷表聞訊匆匆進了宮,先在偏殿拜見了皇帝,領了崇禎親口下達的差事,然后才尋個機會拜見了朱慈烺。
  看著皇太子憔悴的樣子,李廷表心如刀割,一瞬間覺得自己很無能,他在宮中安排的耳目也是極多,卻沒想到皇太子還是被人加害了。
  當著眾人的面,朱慈烺沒有對李廷表過多交待什么,只是平靜道:“交給你了,好好查!”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