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183章 祭皇陵、送血食

第183章 祭皇陵、送血食


  在文官班次中,漕運總督朱大典、十府巡撫張國維、史可法三人臉色發苦。
  張國維和史可法二人最先接到朱大典的消息,二人分別從南京和安慶匆匆趕來,他們進入鳳陽府后心驚不已,路過的兩個衛所衛城中到處都是軍隊,滿街都是血跡,一些被俘的衛所兵正低頭擦洗著血跡。
  好在天武軍沒有趁機搶掠百姓財物,這讓張國維和史可法懸著的心平靜了不少。
  三人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皇太子居然以這番雷霆手段解決了八衛一所,連守備太監和鳳陽府知府等五州十三縣的官員也被抓了半數,現都關在死牢了。
  朱大典見皇太子臉色不善,小心翼翼道:“殿下,您打算如何處理這些官員?”
  朱慈烺冷冷道:“衛所官兵作亂,罪無可赦,當地官員勾結作亂官兵,更是罪無可恕,本宮打算在皇陵祭祖,在仁祖皇帝墓前將這群亂兵貪官全部處決!”
  朱大典幾人一個踉蹌,差點站立不穩,全部處決?八衛被俘將官亂兵和被抓的各州縣官員,加起來足足有一千多號人啊,全部處決?
  南直隸的各府官員也是滿臉的不可思議,在皇陵處決官員,皇太子此舉.......
  午時,在五千多名天武軍的護送下,一千多名犯事官員和亂兵全部被押入了中都郊外的皇陵。
  明皇陵位于中都鳳陽西南十里外,是明太祖朱元璋父母的陵墓,朱元璋的三位兄長和嫂子,以及兩個侄兒的墳墓都祔葬于此,最初被定為英陵,不過只用了三個月就改稱為皇陵,昔日的民家墳,如今已擴建成了帝王陵寢。
  文武官員齊聚皇陵,朱慈烺先是領著眾臣祭拜了仁祖皇帝和仁祖皇后,這兩位是是明太祖朱元璋的父母,地地道道的農民,朱五四一輩子都想不到自己死后還能混個皇帝名號。
  想當初,老朱家因為窮,當地又遭了旱災,一家八口在一個月內餓死了四個人,元朝至正四年四月初六,朱元璋的父親餓死,初九大哥餓死,十二日,大哥長子餓死、二十二日,母親餓死,真是慘不忍睹??!
  正當刑場準備完畢,準備動刀子砍人的時候,從南京來的一個御史奏道:“殿下,這里是皇陵,您不能在此殺人!”
  朱慈烺呵呵笑道:“仁祖皇帝和仁祖皇后二人,都是被貪官劣紳所逼死,本宮在此誅殺貪官劣紳,有何錯?”
  這名御史言道:“殿下身為儲君,一次誅殺上千人,與夏桀商紂有何區別?”
  朱慈烺盯著他,寒聲道:“你在敦煌莫高窟任職嗎?”
  這名御史怔怔道:“殿下此話何意?”
  朱慈烺道:“你逼話真多!”
  這名御史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說道:“我等御史言官本就行使糾劾百司、辨明冤枉、提督各道、為天子耳目風紀之司,如果殿下不喜,盡管可對臣使用廷杖,臣作為南京御史,對京師的廷杖可是羨慕的緊!”
  說完,該名御史哈哈一笑,顯得很是豪氣,在一旁的其他南直隸的官員也是暗暗發笑。
  朱慈烺臉色一冷道:“本宮這里沒有廷杖,只有刀子!來人,該御史誹謗君王,拉下去砍了!”
  這名御史有些錯愕,驚呼道:“臣無罪,你為何殺我!”
  朱慈烺怒道:“本宮在京師就不吃都察院那套,你算個屁啊,還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慚說屁話!”
  幾個親衛當場將這名御史嶄新的官服扯下,然后摘掉帽子拖到了一旁,當場砍了腦袋。
  這名猛的操作讓南直隸各地官員驚駭不已,南京六部和都察院的大臣們也是心臟猛跳,皇太子是不是已經瘋掉了?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幾個南京都察院的御史原本剛跳出來支援同僚,在看到同僚的頭滾下去幾米遠,剛邁出的一只腳又縮了回來,老老實實的站在一旁。
  若是遇到個崇禎皇帝這樣的仁慈之君,或許還能張指責幾句,把握好節奏還能過個嘴癮罵上幾句,現在的情況嘛........還是先看看吧,畢竟這里不是自己的地盤,這是南京六部和都察院所有官員的心聲。
  朱慈烺掃向眾官道:“還有誰?”
  還有誰?去送人頭嗎?數百名文武官員都是你瞅瞅我,我看看你,想看看有沒有哪位高人頭鐵再上去剛一把。
  一個令人摸不透脾氣的古怪皇太子,讓眾官員有一種莫名的敬畏感,這周圍數千冷著臉的鐵甲軍士,更是讓人有一種極大的壓迫感,一時間再也無人敢廢話一句。
  見眾官員都是低著頭不說話,朱慈烺道:“顧威!”
  顧威上前一步道:“卑職在!”
  朱慈烺示意徐盛將尚方寶劍遞給他,并道:“接尚方寶劍,此次由你行刑!”
  顧威接過尚方寶劍,有些遲疑,他的官銜不過是六品武職,現在要去斬幾個三品的指揮使和四品的知府......
  顧威原本只是個小小千總,朱慈烺提拔他做軍法部部長,掌管軍法大事,但軍中很多人因為他原本軍職低下而不服他,朱慈烺現在就是要借助此事,讓顧威樹立起威信。
  朱慈烺喝道:“本宮命令你,斬了他們!”
  顧威即便再蠢,到了現在也知道這是皇太子關照自己,此時他心中非常的感激,大聲道:“是!”
  你他娘的,朱慈烺被他這一聲嚇了一跳,惱怒道:“行刑!”
  顧威不敢怠慢,拿著尚方寶劍來到了犯人堆中,然后緩緩拔出了寒光閃閃的寶劍,只見寶劍上花紋細鑿,圖紋清晰,劍身一面刻著騰飛的蛟龍,一面刻著展翅的鳳凰,劍身上還紋飾著北斗七星,很是炫酷。
  顧威沒空仔細品味寶劍的工藝,他握著尚方寶劍對著鳳陽衛指揮使高池,雙手微微有些顫抖,顯得有些緊張。
  顧威緊張,高池更緊張,他被塞住了嘴,雖然不能說話,眾人卻能聽到他那急促的嗚嗚之聲,像是在告饒,顧威一咬牙,劍光一閃,高池停止了緊張,人頭隨之滾落。
  萬事開頭難,顧威斬了第一個高官后,心中的壓力這才漸漸減少,當他砍下幾個指揮使的腦袋后,再砍其他人的腦袋時,已經完全沒有了壓力。
  顧威此時就像是一個庖子,在自己的廚房中砍瓜切菜,信手拈來,越砍越熟練,看得周圍觀刑的文武將官們心都揪一起了,這他娘的,皇太子不會讓所有人都讓這人砍吧?
  顧威在足足砍了半個時辰,手都砍酸了,當砍到第一百八十個人頭時,原本削鐵如泥的寶劍竟然一劍沒砍掉對方的腦袋,尚方寶劍居然被砍卷了........
  “這.......”顧威有些無語,眾人更是無語。
  很多官員已經被嚇得半死,此時又看到那名犯事官員被一劍斬下,腦袋沒掉還掛著身子上的恐怖場景時,更是嚇得腿腳泛酸,不能言語。
  朱慈烺也不忍直視,偏過頭去淡淡道:“剩下的犯人,由軍法部執行,一起砍了!”
  立時,一隊隊軍法部軍士持刀立在人犯背后,齊聲道:“準備完畢!”
  剩下從亂之人的心理已經發毛,隱隱知道今日在劫難逃了,不少人的全身都不由自主顫抖起來。
  “斬!”
  顧威一聲令下,剩下包括衛所武將、各州縣文官、地主劣紳、衛所軍戶等從亂的千余人,伴隨上千道刀光閃過,千余顆人頭滾落在地!
  上千個尸體橫七豎八的橫倒在地,溫熱的汩汩鮮血直流,一股兇煞之氣猛然生成。
  南直隸的數百名官員,無論文官武將,皆是被嚇得面無人色,一些膽小之人直接癱倒在地,甚至被嚇暈了過去。
  不僅官員們如此,這等行刑場面,也給了觀刑的天武軍各部將士極大的震撼,人人心中緊繃著,暗道這軍法部不是鬧著玩的,以后自己可得小心了。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