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184章 分田、免稅

第184章 分田、免稅


  在解決了八衛一所的幾日后,八衛的軍田大多被充公,鳳陽府內的士紳隱田也在慢慢的清查中。
  朱慈烺召集鳳陽府各州縣文武官員,還有天武軍各將,在皇城奉天殿舉行了朝會。
  在奉天殿左側,站著朱大典為首的文臣,在右側則是站著天武軍的主要將領,在場的一大半人,都是自己的心腹手下,鳳陽府所有實權可說盡在掌握中。
  目前的鳳陽府五州十三縣基本都是朱慈烺新安插的人員,楊廷麟為鳳陽府知府,下面各州縣的的知州和知縣都是從天武軍中的國子監監生中選出的人員。
  在文官下首處,朱大典有些緊張,皇太子一口氣處決數百名官員,其手段讓人心寒,今日朝會,不知道又要有什么安排。
  在眾人行禮之后,朱慈烺坐在上首龍座之上,朗聲道:“今日破例舉行朝會,是為分配鳳陽府屯田招兵之事?!?br/>  眾人認真的聽著,屯田招兵很容易理解,各朝各代都干過,大明的衛所制更是如此,眾人覺得皇太子應該是重新整合鳳陽八衛了。
  朱慈烺道:“本宮決定在鳳陽府重新實行屯田新政,招募軍民一同墾地屯田,凡是參軍的青壯,每戶分五十畝地,參軍滿五年,土地的永久使用權就歸其所有?!?br/>  “分出的土地,官府會為他們制作灌溉水車,并送耕牛和農具,但要每畝每年繳租倆斗?!?br/>  五十畝地看似多,在這個時期,也僅夠一個維持一家五六個人的生計,交完租子后稍微有些結余罷了。
  朱慈烺此舉,與衛所制雖類似,卻大不相同,他現在分出去的田只有使用權,并不能買賣交易,更不能贈與長官,一旦發現立即充公,這樣可以一定程度的防止土地兼并。
  也就是說,以后這地是朝廷的了,只租不賣!而且是長期出租,這租金自然就是每畝地兩斗糧食。
  朱大典道:“殿下,如此這般,怕是要投入大量銀子啊?!?br/>  想要在干旱的天災中讓土地長出作物來,就必須要興修水利,發展農田灌溉事業,眼下大明各地水利失修嚴重,往年一些維修的經費更是被官員們貪污私肥了。
  若是重修水利,必然要花費大量的錢財,這也是官紳豪強們寧愿讓土地荒蕪也不愿去開墾的原因,更別說現在一頭牛八兩銀子,成本太高誰愿意投入啊。
  朱慈烺道:“投入再大也要做,沒有糧食產出,餓死的百姓將會越來越多,流寇也將會越剿越多!”
  “在河流和湖泊附近疏濬以往的河渠,并挖新的溝渠、架設水車,遠離河渠的地方就挖掘磚石深井?!?br/>  好在鳳陽府境內河流湖泊眾多,只要運作的好,灌溉出幾百萬畝的良田還是沒問題的。
  朱慈烺的目標是在一兩年內通過軍屯,在鳳陽府至少練出五萬大軍,養活幾十萬百姓。
  朱大典吃吃道:“殿下,這,這消耗銀錢數目實在是太大了,臣沒有那么多銀子??!”
  朱慈烺意味深長道:“朱卿不必憂心,銀錢的問題不用你操心,本宮會先撥出三百萬兩用作,如果不夠,本宮還有?!?br/>  朱大典呆了呆,其他一些官員也是目瞪口呆,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議,皇太子這次倒底抄了多少銀子??!怎么感覺這三百萬兩銀子在他嘴里就跟玩兒似的。
  連抄家的天武軍各將都不清楚倒底抄了多少銀子和糧食,各部各抄各的,只知道自己抄出的銀錢數量超過百萬兩,糧食更是無數。
  黃得功道:“殿下,這些土地都分給了新招募的士兵,那我們天武軍的兩萬兄弟分嗎?也需要種地嗎?”
  朱慈烺沉吟道:“你們暫且不分,近年來把主要精力放在操練和剿寇上,以后等到了江南,本宮會分給你們天下最好的地!”
  朱慈烺也曾考慮過要不要給天武軍優先分個一百萬畝良田,后來仔細琢磨了一番后,最終否決了,現在就把地都分好了,往后去了江南還怎么擼起袖子跟那里的土豪劣紳們搶地?
  眾人聽得樂呵呵的,聽說長江以南那片地可是最肥的,養出來的姑娘也很水靈,真期待以后去討幾個漂亮老婆。
  朱大典心中嘆息了一聲,皇太子搶完鳳陽的地,現在又計劃著去江南搶勛貴的土地了,真是令人無語。
  一直沉默不言的楊廷麟也驚訝于皇太子的意圖,他忽然開口道:“殿下,這每畝兩斗米是否多了?臣最近查看了黃冊,百姓自耕田繳的租子只有一斗,甚至有些地方只有幾升?!?br/>  朱慈烺擺了擺手道:“不多,因為本宮除了每畝地收兩斗米外,將會廢除屯戶所有稅收,包括人頭稅等所有雜稅都不收!”
  “什么,殿下您這是?”
  朱大典不可思議地問朱慈烺道,連在一旁有些無聊的武將們都是吃驚地向朱慈烺看來。
  連大頭兵都知道,朝廷靠征稅維持國家運轉,雖然都不知道用在哪里了,起碼自己的軍餉是朝廷收的稅里面的,現在皇太子要廢除囤戶的所有稅收,沒了稅收銀子哪來?
  朱慈烺嘆息道:“天災大旱之下,百姓生活日益困窘,我大明的稅收原本在歷朝中都是最輕的,即便是今年父皇加征了剿餉,平均下來每戶也就多交幾斤糧食而已,然為什么有那么多百姓活不下去呢?”
  “我想大家心里都清楚吧!各地官員在正稅之外利用各種名目橫征暴斂,一個名目的正稅外又衍生出了七八個常例,原本朝廷多收一升糧,到了地方就變成了一斗甚至四五斗!這個衙門收一茬,那個衙門收一茬,不僅文官收,武將也在收,百姓哪里經得住這種盤剝?”
  朱慈烺道:“百姓交的稅,八成都進了貪官污吏的口袋了,朝廷白白的替他們背鍋了,本宮此番廢除雜稅,就是要百姓休養生息,讓這些貪官污吏無處下手!”
  朱慈烺繼續道:“免除雜稅目前只應用在新屯的囤戶中,以后漸漸往南直隸推廣,現在這個時候,糧食才是最保值的東西,有糧食在手,還怕買不到東西?”
  眾人慢慢的消化這皇太子的這番話,越想越覺得有理,在好比在河南歸德府,一個流民面前分別有一筐大米和一筐黃金,如果只能選一樣,流民百分百選擇大米。
  因為這個時候,很多地方有錢也買不到吃的,只能守著黃金活活餓死,而大米卻可以置換很多東西。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