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185章 大刀闊斧

第185章 大刀闊斧


  朱慈烺轉而對軍法部顧威道:“春耕之后,你開始巡視鳳陽府各地,如果哪個衙門敢私自收稅的,統統抓起來,不管他是誰,后臺是誰,本宮必將他一擼到底,全部誅殺!”
  他聲音嚴厲,讓在場各人大氣也不敢出,特別是漕運總督朱大典,更是額頭虛汗直冒,看來以后要嚴令漕運衙門各部,鳳陽的地別來收稅了。
  軍法部顧威嚴肅地站起身來,拱手領命,這個連親弟弟都能按照軍規處死的人,誰都不相信他會徇私枉法。
  朱大典提醒道:“殿下,那官員的俸祿是否要提升一些呢?”
  朱慈烺搖搖頭,道:“暫時不用!”
  大明官員的俸祿是不高,也需要提升,但不是現在,朱慈烺覺得,你過的再苦能有百姓苦?連治下都治不好還想著加俸,本宮沒砍你的頭就不錯了,想要高薪一切等拿出成績再說!
  下面開始按照各劃分土地,朱慈烺成立軍屯部,任命楊廷麟為軍屯部部長,全權負責鳳陽府屯田事宜。
  目前以八衛的軍田數量,加上查抄一些士紳的田地,目前朱慈烺手中有近千萬畝的土地可分配。
  朱慈烺命人將土地根據土質分為上中下三等,靠近河流的上等土地優先分配,上等土地分完再分中等土地,下等的荒蕪土地可以慢慢重新開墾。
  按照一個新招募的軍士五十畝地,光是上等的好地就能招募幾萬屯戶了,一個屯戶出一個屯田兵也是幾萬大軍。
  開墾荒地并不難,一個青壯勞力人均一天可以開墾一畝多的荒地,朱慈烺現在最不缺的就是勞動力,只要有糧食吃,很多人都愿意心甘情愿的來干活,更何況他手里還有六千流賊俘虜,這些人是時候需要好好的勞改一番了。
  朱大典見沒自己什么事情,心中有些失落,他想著跟著皇太子混呢,沒想到被拒之門外了,這真是有些尷尬啊.........
  正當朱大典略顯尷尬之時,朱慈烺看著他道:“朱大典,本宮想交給你一個任務,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朱大典見機會來了,立即行叩首大禮道:“臣愿為殿下效死!”
  此時不表忠心等待何時?若是遲疑錯過了眼下的機會,往后自己估計連漕運總督都沒的做了。
  朱慈烺滿意的點了點頭,道:“本宮想讓你對廬州府、安慶府、太平府、滁州府、徽州府等周圍各府的土地進行一次清查,不知你這次能否辦好?”
  朱大典一時有些懵了,又他娘的清查土地?你是不是還要殺人???把鳳陽府周圍各府也清一遍?
  朱大典硬著頭皮道:“臣定當竭盡所能,盡快清查好各府土地情況!”
  朱慈烺笑道:“朱卿不必擔心,收拾這幾個府還不至于讓應天那幫人跳腳,你盡管就做,本宮過些時間會親自到各府巡視,為你助威!”
  朱大典聽他這么一說,心中頓時放松了不少,連忙再次謝恩。
  朱大典從朱慈烺處決犯事官員和亂軍的態度來看,他知道這位皇太子雖然外表平易近人,但手段極為老練狠辣,而且控制欲望極強。
  朱大典作為混跡官場多年的老手,光是從勇衛營的改制中就看到了皇太子暗藏的許多手段。
  他很清楚,跟這位小爺作對,絕沒什么好下場,連鎮守太監這種皇家的家奴說殺就殺的人,還指望他對敵人心慈手軟嗎?
  太監作為皇家的家奴,正常犯事了一般都是從輕處置,畢竟太監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皇權,處理太監就相當于變相的自己削弱皇權,這也是為什么各地的鎮守太監和監軍太監囂張卻無人敢惹的原因。
  議事結束后,朱慈烺又發了一道令旨,鳳陽府內的土地,但凡在春耕后沒有種上莊稼的,全部沒收充公!
  無論地主平民,家中土地七成以上都必須種上吃食,糧食也好,菜也好,番薯也好,只要荒廢在那的,官府全部收回充公!想要做商業用途的必須向官府申請,在取得資質后才準許名下土地另作他途。
  商業過于發達反而不是什么好事,商業的發達讓原本種地的百姓都去城里做工賺錢了,導致荒廢的土地越來越多,糧食產量一年不如一年。
  歷史上魚米之鄉的江南,在明末不但沒有成為大明的助力,反而因糧食不足需要從湖廣和廣東地區進口。
  朱慈烺是想發展商業,是想征收商稅,但不是現在,農業問題不解決,商業問題想都不用想。
  農業革命和商業革命是工業革命的前提,農業發展到一定的程度,社會才有可能發展商業,農業發展可以促進商品交換,社會才會有多余的勞動力從事小商品經濟的發展。
  當社會對商品的需求量超過小商品經濟無法買足時,必然要對生產方式進行改革,改革的方向就是大生產大機械的使用這樣才出現工業生產的出現。
  這三者關系是循序漸進的,想要跳躍式發展只會是揠苗助長,后患無窮!
  朱慈烺對楊廷麟道:“楊卿,這段時間要辛苦你了,有什么困難只管跟本宮開口,不管是權力還是錢財,本宮都可以最大程度的放手要你去做,但你一定要清楚,屯田招兵一事,事關國之大政,收地利,抒民力,足兵食,更是決定了我們能否徹底平息中原流寇之亂,請你務必竭盡全力去做!”
  楊廷麟認真道:“殿下交代的大事,臣一定竭力完成!”
  楊廷麟又道:“殿下,原本臣手下還有幾十個國子監的監生,現在他們分派各地當官了,臣手下盡是一些大老粗的武將,人手很是緊張......”
  朱慈烺點點頭,表示理解,畢竟整個鳳陽府的文官幾乎被他砍光了,人員確實有些緊張。
  他沉吟了片刻,道:“傳本宮令旨,讓南京國子監調一千名監生來鳳陽府,舉監和貢監優先,蔭監就不要送來了!”
  所謂舉監,就是由舉人做監生的,貢監則是由秀才做監生的,也叫貢生,秀才一經成為貢生,就不再受地方儒學管教,俗稱出貢。
  而蔭監,是憑借父輩做官而成監生的,另外還有以捐納錢粟得為監生的例監。
  這些憑裙帶關系和花錢進的國子監,朱慈烺要他們何用?能了解民間疾苦?當了官能為民辦事?
  或許有個別幾個可以,但那又如何呢?是金子總會發光的,只要你有本事,以后有的是機會出頭。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