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278章 再斬巡撫

第278章 再斬巡撫

    安州大捷,天武軍殲滅清軍過萬,震動了北直隸,震動了北國,舉國嘩然。
  
      明軍一向不敢與清軍野戰,此番天武軍不僅在野外與清軍浪戰,清軍的數量還在數萬人,如此大勝,大漲明軍聲勢。
  
      天武軍以實際行動告訴各地明軍,八旗軍并非不可戰勝,皇太極所說的八旗滿萬不可敵,更是被當場打腫了臉。
  
      保定巡撫張其平、新任宣大總督陳新甲,二人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時間,連忙率各自麾下官員和眾將等,一行人急急離開保定府,往安州而去。
  
      不僅如此,不知道躲在哪里的高起潛得知消息后,也連忙率關寧軍急急往安州而去,想跟著皇太子敘敘舊、套套近乎、分點功勞。
  
      安州之戰,清軍可謂是損失慘重,一個蒙古八旗和一個八旗漢軍被打得全軍覆沒,滿洲正紅旗幾乎被打殘,滿洲兵和蒙古兵被俘數千人。
  
      濟爾哈朗的鑲藍旗損失最小,濟爾哈朗本人也趁機溜走了,對于這個孫子,朱慈烺也是無奈,不想認他。
  
      此戰戰果豐盛,繳獲了大量清軍劫掠的糧草輜重,還繳獲了數千匹上好的戰馬,那些被打死打傷的清軍戰馬,則是被天武軍用來熬湯吃肉了。
  
      幾日后,宣大總督陳新甲和保定巡撫張其平等一干文武官員前去參拜朱慈烺,被朱慈烺拒之門外。
  
      正在眾人議論,不知所措時,皇太子親將徐盛出來告訴眾人,明日上午于中軍大帳議事。
  
      第二日上午,眾人魚貫進入中軍大帳內,只見大帳內已經擺好了一些桌案,上面放置著一些酒菜。
  
      大帳上首,朱慈烺正與盧象升說著話,表情很輕松,任誰都看得出,皇太子心情很好。
  
      眾將站好后,挨個上前向朱慈烺行禮參拜。
  
      首先是一位長相文雅,身穿大紅官袍的中年人率先道:“臣兵部右侍郎兼右僉都御史、宣大總督陳新甲,拜見太子殿下千歲!”
  
      朱慈烺抬頭打量著他,道:“你就是新任宣大總督陳新甲?”
  
      讓陳新甲督師的圣旨還未到達,因此朱慈烺詢問他宣大總督之事。
  
      陳新甲恭敬道:“正是臣下,全賴陛下信賴,委臣以重任,臣不勝惶恐?!?br/>  
      陳新甲原本是宣府鎮巡撫,當時楊嗣昌是宣大總督,二人一直配合干活,他深受楊嗣昌的賞識,后來陳新甲丁憂在家,楊嗣昌恰巧也死了親爹,被崇禎奪情入閣后也將死了親爹的陳新甲拉入了中樞。
  
      陳新甲只是舉人出生,他能一步步高升,可以說是楊嗣昌一手舉薦提拔上來的,陳新甲也對楊嗣昌感恩戴德,馬首是瞻。
  
      朱慈烺對陳新甲的名字并不陌生,歷史上這家伙當了兵部尚書后和楊嗣昌一個尿性,主張與滿清議和,實行攘外必先安內的政策,暗地里和崇禎商量著議和的事情,旋因家童無意間泄露消息,造成大明輿論大嘩,替崇禎背鍋被斬了。
  
      朱慈烺隨意的點了點頭,沒再說話,又看向其他人。
  
      一個四十多歲披著一副厚實明光甲的武將上前參拜行禮道:“末將宣府鎮總兵楊國柱,參見太子殿下千歲!”
  
      在其身旁,還有一個身材魁梧的武將緊隨其后,行禮道:“末將山西鎮總兵虎大威,參見太子殿下千歲!”
  
      朱慈烺認真打量了一番楊國柱,只見楊國柱一張飽經風霜的國字臉,眼神中有一股威嚴的氣度。
  
      朱慈烺對楊國柱稍微有些印象,他是鎮朔將軍,領后軍都督府都督僉事,是二品總兵中地位最高的一位,歷史上他在松錦之戰中陷入清軍埋伏,清軍以高官厚祿勸降,楊國柱死戰不降,最終戰死殉國。
  
      山西總兵虎大威,原本是塞外降卒,因勇敢有謀略,多次作戰有功,一步步升到了總兵。
  
      崇禎九年清兵入關時,勤王入衛的是山西總兵猛如虎,他和虎大威的出生一樣,二人關系也極好,多次攜手并戰建立功勛,朱慈烺對他們二人的名字很感興趣,這才多做了解。
  
      接下來是保定巡撫領著保定府各地守備前來拜見,朱慈烺連敷衍的話都沒多說一句。
  
      眾人落座后,開始打量著案前的酒肉,盧象升的案前只有一壺清茶,一碗糙飯,一碟小菜,這是他自己要求的,他還在守孝期間,按照禮制,不能吃肉喝酒。
  
      同樣是守孝期間,陳新甲就沒那么講究了,不僅穿著一身大紅官袍,還主動品嘗了案上的酒肉。
  
      陳新甲端起酒杯,朗聲道:“殿下大破奴賊三萬大軍,大漲我大明軍心,臣為殿下賀!”
  
      鐵甲鏘鏘,帳中所有人都是站起身來,舉杯齊聲道:“為殿下賀!”
  
      朱慈烺呵呵一笑,看向帳中眾人道:“此番大捷,足見建奴欺軟怕硬之本性,本宮希望我大明三軍將士能忠勇無畏,殺敵報國!”
  
      宣府鎮總兵楊國柱首先響應,他高聲道:“末將定會奮勇殺敵,為國盡忠!”
  
      眾人紛紛表態,表示愿意為國效死,朱慈烺也不管眾人說的是真是假,只是點點頭。
  
      眾人吃喝的差不多的時候,朱慈烺忽然看向保定巡撫張其平,道:“張巡撫,本宮十日前命你送來一萬石糧草,你可都運來了?”
  
      聞言,帳中停止了喧鬧,所有人紛紛看向朱慈烺,又看向保定巡撫張其平。
  
      被晾在一邊的張其平連忙道:“回殿下,臣......臣帶了五千石糧草,剩下的還需幾日時間?!?br/>  
      朱慈烺冷冷道:“只帶了五千石?本宮令旨上怎么說的?十日內送來一萬石糧草,遲一天少一粒,提頭來見!是與不是?”
  
      此時正值寒冬臘月,但保定巡撫張其平卻是滿頭大汗,他顫聲道:“是.......”
  
      天雄軍諸將皆是暗中拍手稱快,這廝仗著高起潛和楊嗣昌的勢,斷了天雄軍的軍糧,眾人早對他不滿了,此時見他觸了皇太子的霉頭,都感到幸災樂禍。
  
      陳新甲連忙道:“殿下息怒,天武軍前段時間大破正紅旗,此番又大破三萬奴賊,繳獲的糧草輜重已然很多,張巡撫聞天武軍大捷后這才暫緩籌糧........”
  
      朱慈烺沒有理會陳新甲,他猛的一拍桌案,指著張其平喝道:“你當本宮說的話是放屁嗎?來人,將張其平拖出去斬了!”
  
      張其平砰的一聲跪伏在地,渾身發抖,但他仍張嘴道:“臣是右僉都御史,圣上欽定巡撫保定,殿下您不能殺我!”
  
      朱慈烺不由冷笑:“不能殺你?本宮又不是沒殺過巡撫!拖出去斬了!”
  
      帳中諸人皆是大驚,皇太子真如傳聞那樣,逮到大臣說殺就殺啊,連原本幸災樂禍的天雄軍諸將也都暗暗發怵了。
  
      盧象升張了張嘴,想要說什么,朱慈烺一擺手,道:“不必多言,斬了!”
  
      “殿下.......”陳新甲剛出聲,只見皇太子的目光冷冷射過來,最終他將話憋了回去。
  
      張其平頓時癱軟在地,被勇衛營親衛打落烏紗帽拖了出去。
  
      不多時,親衛來報:“殿下,犯人已被正法!”
  
      朱慈烺掃向眾人,道:“本宮最講究令行禁止,我天武軍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才戰無不勝!本宮希望我大明諸將皆能做到,尤其是在戰時,無論文武官員,必須嚴格執行命令!”
  
      眾人告辭出了中軍大帳后,皆是抹了抹額頭上的冷汗,身體還有種脫虛之感,這皇太子讓各人感到了畏懼,尤其感受到了有一股無形的壓力降臨。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