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291章 毫無還手之力

第291章 毫無還手之力

面對著天武軍近乎于變態的火力,清軍依然沒有后退,還是堅持著前進,在連挨了兩輪炮擊之后,剩余大約還有二十輛盾車。
  
  這時清軍距離天武軍的戰壕足有三百多步,根本不足以在一次換重新填彈的時間就越過這段距離,不停的有人倒地身亡。
  
  一些失去了盾車的清軍索性也就開始向天武軍的戰壕奔跑起來,企圖干掉炮兵。
  
  經過幾番沖鋒,不少清軍已經推進到了離天武軍戰壕百步以內,這是一個相對安全一點的距離,由于火炮是對著中央地帶轟的,前面這些算是火炮的射擊死角。
  
  進入火炮的射擊死角并不意味著清軍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大部份清軍都沒有了盾車做掩護,天武軍的火槍兵開始了發揮威力。
  
  首先是狙擊大隊上陣,天武軍里一共有一百五十名狙擊步兵,紛紛尋找清軍的甲喇、牛錄、白甲兵,瞄準目標。
  
  在炮聲中,線膛槍的聲音稀稀拉拉的響起,清軍陣中的牛錄章京、白甲等中下層的指揮者紛紛被打得爆頭身亡,清軍的指揮,也開始混亂了起來。
  
  “開火!”
  
  隨著清軍的繼續推進,躲在戰壕后天武軍的火槍兵開始了齊射,密集的槍聲就像秋雨一樣,密而不絕,不過清軍卻感受不到一絲的浪漫,只有無限的死亡恐怖。
  
  清軍幾乎都是成排成片的倒下,尸體、鮮血,在戰場上迅速的堆積了起來。
  
  此時的多鐸一臉鐵青,萬沒想到天武軍的火力竟達到這種變態猛烈的程度,這時出戰的幾個甲喇恐怕己經傷損過半了。
  
  按理說現在退兵最好,然而后陣的天武軍火力也是極為的兇猛,足足有幾個火槍陣上萬人堵在那,中間還夾雜了上百個打著霰彈的虎蹲炮,壓根就退不出去。
  
  多鐸忽然感覺自己被明國太子玩弄于掌股之間,這讓他更加的氣急敗壞。
  
  以天武軍現在的火力強度,再派步軍上去,恐怕也只能是徒增傷亡,而且多鐸手上也沒有太多的步軍可派了,他總不能把鑲白旗的精銳都往上填。
  
  心急如焚的多鐸吶喊道:“騎軍沖上去!”
  
  多鐸把所有的騎兵部隊的派遣出去,希望利用騎軍的速度,迅速沖開天武軍的防御,占據那些火炮。
  
  他領著鑲白旗,正紅旗,鑲藍旗等巴牙喇,還有一些馬甲兵,步甲兵隨在騎陣的最后面,也跟著往上沖,不是多鐸多么的勇猛,而是中間的位置炮火太密了,不可久留。
  
  多鐸率領的清軍一共有近七千騎兵,一下子也全被派出去了,幾千匹戰馬奔馳的聲勢雖然沒有火炮轟擊時那么驚天動地,但也十分驚人。
  
  指揮臺上的盧象升不由緊張起來,在這個時代的人的觀念中,騎兵是戰場上最強大的兵種,而八旗鐵騎的厲害,明軍也是多次品償了的。
  
  盧象升不禁道:“殿下,清虜的騎兵上來了?!?br/>  
  朱慈烺大笑道:“盧卿放心吧,區區幾千騎兵,就想沖跨本宮精心設計的戰壕,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以天武軍戰壕的寬度和深度,騎兵想跳過來,不容易,何況戰壕后面還壘著三尺高的泥袋。
  
  即便有清騎發揮出的盧馬的潛力跳了過來,戰壕后面是湖灘,土地松軟,更加不利于騎兵的奔跑,過來了也是挨打。
  
  盧象升看了看朱慈烺,怔了半響也說不出話來,忽然感覺皇太子年紀輕輕的,套路卻是一個接一個,清軍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不對,應該說是計謀一個接一個
  
  “開炮!”
  
  “開炮!”
  
  天武軍的各個炮營不停的發出命令,每次都有上百顆烏黑的鐵球激落在一個范圍內,所過之處,血霧四濺,斷肢橫飛。
  
  一枚枚炮彈呼嘯著打入清軍騎兵陣中,到處都灑落著清軍的鮮血與內臟,還有一陣陣哀嚎聲,讓清軍的騎兵不得不分散沖鋒,減少損失。
  
  天武軍的火炮使用的是齊射戰術,各炮營各自為戰,統一號令,朱慈烺稱之為排炮擊斃,殺傷效果驚人,誰挨打誰知道。
  
  鑲白旗的巴牙喇纛章京哈寧阿,饒是自負勇武,征戰了半輩子,什么大風大浪都見過了,此時也是臉色慘白,心膽俱寒。
  
  即便八旗的勇士再勇武,能胸口碎大石,滑鏟東北虎,又能如何呢?挨上一炮還不是被打沒了?
  
  他沖著多鐸叫道:“豫親王,明軍的火炮太猛了,咱們撤兵吧!”
  
  多鐸怒吼道:“老子也想撤啊,可是能撤出去嗎!”
  
  哈寧阿不信這個邪,親自組織人馬向封口處發起了沖鋒,兩刻鐘不到,這名老將的尸體就已經涼了。
  
  哈寧阿所率的兩千精銳滿洲兵直接被堵在那的幾十輛雷霆戰車打得七零八落的,在雷霆戰車打完后,數千火槍兵又接了幾輪齊射,哈寧阿當場被打成了馬蜂窩。
  
  哈寧阿的死并未引在清軍中起多大的浪花,因為現在大家都很忙,在生與死的獨木橋上徘徊,一不小心就會萬劫不復。
  
  多鐸也是,他只想一心沖破明軍那該死的炮陣,戰局部分戰壕,用火炮翻過來轟擊明軍,用戰壕后的泥袋遮擋明軍的火銃。
  
  天武軍的火槍兵在戰壕后面,排好三排連射的陣列,還不時有手榴彈扔出。
  
  在天武軍陣線前三十步左右的距離處,就仿佛有一面無形的墻壁擋住一樣,清軍上前一排就倒下一排,再上前一排,就再倒下一排,根本就無法突破戰壕。
  
  清軍的人數在急距的下降,地面上堆積的尸體卻在飛速的增加。
  
  此時清軍密集的馬蹄聲終透過了槍炮爆炸的聲音,清軍的騎兵終于沖上來了,靠近了天武軍的戰壕。
  
  “所有火力支援左翼!”
  
  “砰!砰!砰!砰!砰”
  
  密集如同暴雨擊打大地的槍擊聲猛然響起,而比暴雨冰雹更為密集的彈雨,盡向清軍的騎兵狂掃了過去。
  
  隨著火槍兵齊射,在天武軍的陣線前織成了一長串,互相交叉而又密不透風的火力網。
  
  而在這道超越這個時代的火力網面前,清軍的騎兵沖鋒勢力立刻啞然而止,騎兵就像是飛蝗啃食的莊稼作物一樣,轉眼之間就被啃了個精光。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