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304章 突變

第304章 突變

在除夕當天,崇禎皇帝忽然將守衛京師德勝門的五千羽林衛調入了皇城,在萬歲山西面扎營,與萬歲山東面的勇衛營駐地遙遙相對。
  
  羽林衛仗著人多,數次想要驅趕勇衛營,皆被勇衛營放炮嚇退,雙方以皇宮北門玄武門為界,開始進入對峙狀態。
  
  一時間局勢極為緊張,被取消年假的京城官員們更是緊張,人心惶惶。
  
  朱慈烺一怒之下,下令調駐守保定府的數萬天武北上進京,一副來啊互相傷害的樣子。
  
  崇禎一時間猶豫了,還真怕這個愣頭青干出什么忤逆之事,自己還年輕,不想學李淵在宮里混日子,更不想重蹈漢武帝殺子的歷史悲劇。
  
  大多朝臣選擇了觀望,讓家丁們一天十次關注萬歲山那邊的情況,有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站出來聲援皇帝,指責朱慈烺大逆不道,企圖逼宮。
  
  在除夕夜當天,這幾個義正言辭的大臣就慘死家中,喜事變喪事。
  
  不僅如此,他們家中的所有財物在一夜之間灑遍了京師難民區,難民們人人拍手叫好,貪官不得好死。
  
  崇禎下旨,新年第一天的正旦朝賀取消,給的理由是韃子入關未定,時局糜爛,不宜朝賀。
  
  大臣們開始各種猜測,有的人甚至開始暗中站隊,比如內閣首輔薛國觀,這位大爺曾經是溫體仁的小弟,在溫體仁快倒臺的是踹了大哥一腳,又主動向朱慈烺示好,在皇帝和太子兩邊都混的開。
  
  這些年薛國觀暗中也替朱慈烺做了不少事,讓朱慈烺在京師少了許多麻煩,兩人的合作狀態一直很好。
  
  文華殿中,朱慈烺將薛國觀的拜帖扔進了火爐,沒有理會他。
  
  薛國觀太貪了,整個就一財迷,也就對自己有用,朱慈烺才沒解決掉他。
  
  這時,徐盛道:“殿下,楊嗣昌來了?!?br/>  
  “讓他進來吧!”
  
  楊嗣昌憋著氣行了一禮,隨后問道:“敢問殿下,天武軍還歸兵部管嗎?”
  
  楊嗣昌對朱慈烺調天武軍北上的做法非常的不滿,私下甚至還給他扣了個亂臣賊子的標簽。
  
  朱慈烺淡淡道:“不歸了,怎么了?你有意見?”
  
  楊嗣昌鼓足勇氣道:“那天武軍還是朝廷的軍隊嗎?”
  
  朱慈烺皺眉道:“是啊,你有何指教?不歸你管就不是朝廷的軍隊了?本太子的兵需要你來瞎指揮嗎?”
  
  楊嗣昌提高了嗓門,道:“太子領兵是歷朝大忌!”
  
  朱慈烺反倒笑了:“楊嗣昌,本宮問你,本朝有規定太子不能領兵嗎?”
  
  楊嗣昌想了半晌也沒想出大明有哪條律令說太子不能掌兵的,在無言之時,他又想到一個漏洞,道:“大明是沒有太子不能掌兵的規定,但殿下不經陛下和兵部就私自調兵,這不符合規矩吧?”
  
  朱慈烺厚著臉皮道:“你想怎么著?去父皇那告我?”
  
  楊嗣昌氣急,能告你我還跑來干嘛?
  
  朱慈烺指著楊嗣昌道:“楊嗣昌,本宮不妨告訴你,如果不是看你有點作用,老子早一刀剁了你!請你認清自己的位置!”
  
  “殿下,你”
  
  就在二人吵著他的時候,一則令人震撼的消息打斷了他們的爭吵。
  
  “楊閣老,山東急報!”
  
  楊嗣昌打開奏報一看,登時臉色大變,連忙趕往乾清宮,連禮節都忘記了,搞的朱慈烺莫名其妙的
  
  楊嗣昌送來奏報,伏在地上大聲哭泣:“陛下,東虜攻破了濟南城,德王殿下被殺,奴酋多爾袞下令屠城,屠殺百姓多達八十余萬人,尸骸堆積如山,腐爛惡臭彌漫方圓數十里??!”
  
  “這,這是真的?”崇禎騰的一下從龍椅之上躍起,吃吃道。
  
  楊嗣昌不敢回答,這等駭人聽聞的大事,地方官員必然是經過多次調查核實后才敢上報朝廷的,哪怕是鑲金的腦袋也不敢造假啊。
  
  況且,這份奏報是濟南府數個州縣主官聯名上報的,數據詳實,千真萬確。
  
  王承恩將目光落在皇帝的背影之上,只見皇爺身體抖得厲害,他不由得暗嘆,因為太子的事,皇爺的心情本來就很差,如今又來了這等糟心事,連藩王都被殺了,不知皇爺要如何面對
  
  崇禎的臉色已經難看至極,久久不語,他忽然產生了一種搖搖欲墜的感覺,接著只覺得兩眼一黑
  
  皇帝的突然暈倒,讓乾清宮頓時大亂,王承恩將崇禎皇帝從龍案上扶起之時,卻見他便袍前襟之上滿是殷紅的鮮血。
  
  皇帝居然吐血了?王承恩和楊嗣昌頓時被嚇得魂飛天外。
  
  一向鎮定的王承恩完全慌了神,有些手足無措,韓三等御前太監連忙招呼幾個太監過來,手忙腳亂的將崇禎扶到御榻上。
  
  王承恩恢復了理智,立刻命韓三去太醫院找太醫,同時他嚴令道:“乾清宮中所發生的事情,任何人不得泄露出去,一旦泄密,都等著誅九族吧!”
  
  乾清宮中的幾個太監被嚇得瑟瑟發抖,連連稱是。
  
  楊嗣昌暗暗點頭,這事不能讓太子知道,搞不好要出事,他想了想,決定去內閣找幾位閣臣商議應對之法。
  
  崇禎暈倒還不到一刻鐘的時間,朱慈烺就已經得到了消息,他匆匆前往乾清宮。
  
  到了乾清宮后,只見御榻前已經圍了幾個太醫,周皇后也已經到了。
  
  朱慈烺看向幾個太醫,詢問道:“父皇怎么樣了?”
  
  “這”幾個太醫支支吾吾不言,偷瞄向王承恩。
  
  王承恩道:“回太子殿下,皇爺無恙,休息一會即可?!?br/>  
  朱慈烺不悅道:“王伴伴,需要如此防著本宮嗎?”
  
  王承恩頷首不言,像是一塊雕塑。
  
  周皇后道:“皇兒,你出來一下,母后有話和你說?!?br/>  
  朱慈烺應了一聲,跟著周皇后走出了乾清宮,二人在殿前廣場相談,四下無人。
  
  周皇后有些失望道:“皇兒,你為何這般沖動?”
  
  朱慈烺道:“母后,最是無情帝王家,兒臣需要有自保的能力?!?br/>  
  周皇后呵斥道:“胡說!帝王家怎么無情了?在你南下的這幾年,你父皇很是關心你,經常派人打聽你的情況,特別是聽說你在長江落水時,你父皇險些暈厥過去?!?br/>  
  朱慈烺有些驚訝,不知道老娘說的是真是假。
  
  周皇后道:“你所做的一切,你父皇都看在眼里,還在我面前多次夸贊你,說你聰慧好學,能力出眾,將來是個英明之主?!?br/>  
  朱慈烺狐疑道:“父皇真的如此說過?”
  
  周皇后蹙額道:“皇兒,他是皇帝,他的尊嚴的比天高,你做的一些事讓他很沒面子,母后很了解你父皇,他是不服氣,他辛辛苦苦努力這么多年了,卻沒有治理好祖宗留下的江山,他是想把江山治理好,給祖宗一個交代,再把江山交到你手上?!?br/>  
  周皇后又道:“皇兒,母后知你聰慧,你要理解你父皇,千萬不要意氣用事?!?br/>  
  朱慈烺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他躬身行禮道:“多謝母后開導,兒臣謹記在心?!?br/>  
  怎么老有人想太子逼宮呢?人可以狂,但要是莫名其妙的狂,那該有多尬?
  
  多大火氣啊,一言不合就逼宮,他是太子,不是反賊!明明在銀行有一百個億的定期存款,非要提前去搶?
  
  尋常吵架都需要一波三折,崇禎的性格更是多重的,越是研究,越是驚駭,不過大家放心,后面他的戲不多了。
  
  逼宮是不可能的,該對抗還得對抗,一逼宮這本書后面就垮了,明末不寫李自成,不寫江南真正的大明風氣,還有什么意思?
  
  明天不吃飯也要加更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