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323章 請命平遼

第323章 請命平遼

得知清廷內部的矛盾和虛弱,朱慈烺上奏上奏集結大明所有精銳,出關收復遼東失地,一舉蕩平盛京。
  
  歷史上,崇禎十三年,皇太極發動了松錦之戰,想要打破關寧錦防線,為入主中原做最后的準備。
  
  清軍雖然多次入關,甚至深入到河南和江蘇北部,但他們都是翻山越嶺破開長城關口的,從遼東到京師的平坦路線只有從山海關走。
  
  松錦大戰從崇禎十三年持續到崇禎十五年,這是一場關于明清雙方的國運之戰,雙方各投入了十幾萬精銳,崇禎幾乎把大明所有精銳都調去了,打得是異常慘烈。
  
  慘烈到明軍喪師五萬多精銳,清軍不詳,連史書上都不敢寫死了多少人,估計不會少于三萬!
  
  前期明軍攻勢處于上風,連下兩紅旗和鑲藍旗三座大營,清軍一些旗主一見薊遼總督洪承疇的大旗就被嚇得當場跑路。
  
  清軍前線總指揮多爾袞都被打的節節敗退,多次向盛京的皇太極求援,最終皇太極派人奇襲五百里,斷了洪承疇的糧道,明軍最終才落于下風,最終慘敗。
  
  歷史上的松錦大戰時,李自成趁著大明精銳在遼東血戰,迅速壯大,比之以往更盛數倍,席卷中原多地,連洛陽都被攻下。
  
  大名內外交困,財政困難,遼東后勤不繼,朝廷又多次對洪承疇施壓,讓其速戰速決,這才導致松錦大戰徹底戰敗。
  
  遼東戰敗后,大明傾盡國力打造的九邊精銳損失殆盡,再無能力御敵,朝廷威望也急劇下降,已經無力掌握各地軍隊。
  
  朱慈烺準備提前打松錦大戰,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現在大明內部流寇基本被撲滅了,局勢相對穩定一些,最主要的是,不能讓皇太極掌握主動權。
  
  論戰后恢復,大明肯定不如滿清,大明各地經過常年戰爭,又經常此次清軍入關,早已被搞的亂七八糟的,加上天災頻頻,沒個幾年時間是恢復不了的。
  
  像被屠城的濟南城,歷史上直到清朝乾隆年間才恢復到明末的人口和經濟,才有了大明湖畔的容嬤嬤
  
  滿清地方少,雖然是小冰河時期,但幾乎沒有旱災發生,生存環境比大明關內稍好些(評論區見明末旱災分布圖那個論文,置頂帖子)。
  
  小冰河時期并不是地方越北受災越嚴重,它的主要破壞力是極冷天氣下產生的自然災害,比如:夏天大旱與大澇相繼出現,冬天則奇寒無比,不光北直隸,連南直隸、福建、廣東等地都狂降暴雪。
  
  論短時期的恢復,大明會處于劣勢,這場仗不得不提前打,朱慈烺也很有信心,七萬天武軍給清軍的壓力將會巨大的(戰死加受傷不能出戰近萬人)。
  
  朱慈烺的提議讓群臣嘩然,崇禎覺得有理,很快召開了廷議。
  
  朝堂上,內閣首輔薛國觀等人表示支持出兵遼東,改原有的防御政策為主動進攻。
  
  樞輔楊嗣昌覺得不妥,他言道:“京畿和山東各地遭到清軍洗劫,沒有幾年很難恢復,現在國困民乏,想要支撐一次大規模大戰很不現實,后勤糧草必然跟不上?!?br/>  
  誰都知道,沒有糧草保障,大軍會軍心不穩,不戰自潰。
  
  朱慈烺道:“可以先恢復漕運,從江南運糧,南直隸和湖廣皆有大量存糧,足可支撐十萬大軍一年的消耗?!?br/>  
  楊嗣昌道:“即便江南有屯糧,籌集糧草也要數月時間,加上運往遼東,需耗時近一年,最快也要半年,如何能趕上戰事?”
  
  朱慈烺信誓旦旦道:“只需三個月即可!”
  
  楊嗣昌不解,眾臣們也好奇,皇太子有何辦法提高運糧效率?
  
  朱慈烺很是自信,他在江南建設眾多的糧店,囤有大量備戰的糧草,就是為了應對突發的戰爭。
  
  陳新甲也道:“殿下,即使江南的糧草三個月內能運往遼東,那三個月內呢,大軍吃什么?”
  
  朱慈烺言道:“清軍擄走了大明大量的百姓和糧草,他們輜重太多,綿延數十里,肯定走不快,只要集中所有騎兵前去追擊,在其出關前截下,那些糧草輜重足夠十萬大軍食用兩個月?!?br/>  
  朱慈烺又道:“到時朝廷只需要在兩個月內籌集一個月的糧草運往前線就行,后續的糧草則由江南提供?!?br/>  
  清軍前往的青山口是長城的一個關口,數萬清軍想要帶著幾十萬被俘百姓和糧草輜重出關,少說也要走幾天,完全可以在關口將他們截斷。
  
  一直默默不言的洪承疇忍不住提醒道:“殿下,豐潤距離青山口只有二百里,此時從京師再派軍追擊奴賊,只怕有些遲了?!?br/>  
  朱慈烺笑道:“本宮早在三日前便已經傳令天武軍各部,集中所有騎兵前去追擊了,此時應該得手了”
  
  殿中一些大臣眉頭微挑,看向龍椅上的崇禎皇帝,卻見圣上仿若老僧入定,面無表情,一言不發。
  
  陳新甲道:“敢問殿下,派出多少騎兵前去?”
  
  “兩萬精騎!”朱慈烺道,此次北上,他幾乎把所有天武軍的騎兵都帶上了。
  
  “這怕是有些不足吧!”陳新甲眉頭緊鎖。
  
  區區兩萬騎兵,就想從數萬清軍口中奪食,怕是難以作為。
  
  清軍中也有不少騎兵,實力不可小覷,大明的騎軍能與之匹敵者,為數不多。
  
  朱慈烺不語,他對天武軍的騎兵極有信心,他們不僅使用群狼戰術,還能步騎交替作戰,遇到強敵,可下馬當結陣排槍,敵方潰逃,又可上馬揮刀直追。
  
  楊嗣昌又道:“殿下,這些都是您的籌劃,臣以為實施的難度頗大,倒不如先放一放,目前大明需要的是恢復發展,安撫百姓”
  
  朱慈烺打斷了他的長篇大論,用不容置喙的語氣道:“打完了再發展!”
  
  楊嗣昌抬頭看了看,意思想讓崇禎拍板。
  
  崇禎雖然對朱慈烺私自調兵心有不滿,卻罕見的沒有發怒訓斥,他很清楚,大敵當前,朝廷必須上下一心,而他就是朝廷的表率,家不平,何以平天下。
  
  見群臣看來,他緩緩開口道:“此事,且看前線戰果如何吧,奪回了糧草就發兵遼東,如果沒有,就此休兵!”
  
  群臣齊呼萬歲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