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329章 誓師

第329章 誓師

小凌河兩岸,旌旗遍布,明軍和清軍共二十余萬人馬分布兩岸,密密麻麻的營帳蔓延數十里,不時傳來陣陣人喊馬嘶之聲,到處彌漫著一種緊張的戰爭氛圍。
  
  大戰將起,放眼所有明軍各將,皆是神色嚴肅,心中頗為緊張,顯然接下來的大戰對各人的心里壓力不小。
  
  乳峰山上,洪承疇和陳新甲齊步而行,他舉目望去,對岸的清軍營寨森如堡壘,不經嘆息了一聲。
  
  見洪承疇嘆息不語,陳新甲詢問道:“亨九,為何發嘆?”
  
  洪承疇嘆道:“皇太子太急了,我雖未與建奴戰過,也知奴酋不容小覷,一個不慎,便是我大明精銳喪盡,我身為薊遼總督,如何不擔心啊?!?br/>  
  陳新甲暗暗撇嘴,你都被架空了,還在這提自己的總督之職找存在感呢。
  
  不過他表面肯定還是要維護雙方的友誼,不會說出這種話的,畢竟兩人都是抱楊嗣昌這條大腿。
  
  陳新甲撫須道:“亨九兄不用擔心,我與皇太子曾并肩作戰,他用兵雖有些激進,好在也算謹慎,況且有天武軍在,此戰無憂?!?br/>  
  “哦?”洪承疇啞然,沒想到陳新甲對天武軍這么推崇。
  
  陳新甲笑呵呵道:“近日你就明白了?!?br/>  
  “但愿如此吧?!焙槌挟狘c點頭,不管怎么說,他這個薊遼總督不能當個擺設,得找個機會表現一下自己
  
  天武軍的營盤中,旌旗獵獵,鐵甲錚錚,大軍全副武裝,整裝待發。
  
  點將臺上,朱慈烺身著龍紋鎧甲,看著天武軍將士,沉聲道:“將士們,接下來的大戰,將是對我天武軍的檢驗!我天武軍要在友軍面前,在八旗軍面前,展示出什么叫真正的無敵之師!”
  
  “虎!虎!虎!”大軍齊呼三聲,雄壯的聲音震蕩云霄,傳遍整個乳峰山。
  
  三聲之后,聲音戛然而止,朱慈烺繼續呼喊道:“我們要讓所有人明白,擋在天武軍面前的敵人,是有多么的可笑!多么的不堪一擊!”
  
  陣前眾將齊齊拜倒,熱血沸騰的吼道:“追隨殿下,戰無不勝,精忠報國,奮勇當先!”
  
  朱慈烺舉臂高呼道:“驅除韃虜,光復遼東!武平天下,澄清寰宇!”
  
  “驅除韃虜,光復遼東!武平天下,澄清寰宇!”
  
  數萬天武軍臉色堅毅激動,人人齊聲呼喝,巨大的聲浪如春雷滾過,席卷四方,周圍各軍無不震驚,呆呆的看向天武軍的軍陣。
  
  天武軍表現出的好戰和紀律性,讓所有人駭然,明軍各部忽然間生出一股莫名的自信
  
  小凌河如同玉帶蜿蜒曲折,在河的北岸,旌旗如海,連綿的營寨鋪滿大地,一眼望不到邊。
  
  精悍的清軍探馬一波波從營寨中跑出,不斷穿梭在小凌河邊,遙望著數里之外的明軍大營。
  
  忽然間,鋪天蓋地的聲浪傳來,驚的所有清軍探馬大駭,連忙返回各自寨中報急。
  
  紫荊山位于錦州城東二十里,小凌河之北,立于其上,百里之內盡收眼底,極目遠眺,南可見海,西可見錦城全貌,皇太極的御營就駐扎在山上。
  
  明軍營地傳來的聲音也驚動了紫荊山上的皇太極,他快步走出御營,持著望遠鏡看向山下。
  
  只見小凌河南岸的明軍營寨中,一片片猩紅的旗幟不斷涌向河邊,隱隱傳來號角聲和金鼓之聲。
  
  皇太極自語道:“天武軍要渡河了?!?br/>  
  天武軍衣甲旗幟鮮明,很好識別,清國的王公大臣們忽然出現了一陣騷動,顯然不少人被天武軍打怕了。
  
  嗚嗚的號角聲轟鳴,天武軍潮水般的人馬涌向小凌河,火炮、船只、木排,全部運作了起來。
  
  “那是天武軍的重炮旅?”
  
  聽聞天武軍的重炮旅,原本騷動的清國君臣一下子變得惶恐了起來,這支部隊的火炮打擊能力早已傳遍了清國上下,多少入關的大清兵被他們轟得潰不成軍,產生了陰影。
  
  看著密密麻麻的天武軍炮兵己經在河邊地段架設火炮,在河南岸邊還有大量的船只駛來,搭建浮橋,他們動作極快。
  
  皇太極大驚,他立刻喝道:“傳朕旨意,命令孔有德,立刻讓烏真超哈炮營做好戰斗準備,把所有火炮都調過來,炮擊他們的炮陣和浮橋,決不能讓明軍渡過小凌河!”
  
  天武軍在河邊結集的時候,小凌河北岸,同樣有著一片大規模的炮陣,清軍集中了二百多門紅夷大炮在這里。
  
  孔有德的烏真超哈炮營更是重炮云集,這些火炮的射程大多能射到河對岸,小凌河這片水域的寬度大概一里左右,三磅紅夷大炮的有效射程就有一里,六磅以上的射程則更遠。
  
  那些佛朗機炮射速雖高,但射程無力,只能作為封鎖河岸的預備隊。
  
  清軍陣前,密集的站立著眾多與滿洲兵裝扮沒什么區別的八旗漢軍,似乎整個小凌河邊都被他們旗幟與盔甲的海洋覆蓋,各旗嚴陣以待,等待著明軍渡河,好來個半渡而擊。
  
  八旗漢軍的幾桿大旗飄揚,八旗漢軍各旗固山額真正對著小凌河那方張望。
  
  漢軍鑲紅旗旗主耿仲明看向孔有德,有些擔憂道:“皇上下了死命令,務必不能讓天武軍渡河,你有把握嗎?”
  
  孔有德哈哈一笑道:“耿二,你無需擔心,這一片水域都被我炮營封鎖了,天武軍若是想渡河,定然會尸橫遍野,血染小凌河!”
  
  耿仲明還是有些不放心,他親眼所見那些入關回來后的滿洲人,一聽天武軍三個字就變了臉色,要是天武軍不強,這幫狗日的怎么會變得那么慫?
  
  孔有德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即便有部分人踏過浮橋沖了過來,咱們的天佑軍可不是吃素的,他們有火器,咱們也有,你別忘了,咱們的天佑軍可是大明當年最強的火器部隊!以前是最強,現在也是最強!”
  
  雖然孔有德和耿仲明被編入了八旗漢軍,但他們依然習慣稱呼自己從山東帶來的軍隊為天佑軍,軍號是皇太極所賜,對他們來說,這是一種榮耀。
  
  天佑軍部分是孫元化當年精心打算的火器部隊,里面還有一些葡萄牙人,對火器很有研究,也能熟練運用大明重炮旅的三段擊戰術。
  
  耿仲明聽后也是信心大增,玩火器,他還沒怕過誰呢!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