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346章 大明第一摳門貨

第346章 大明第一摳門貨

文華殿中,崇禎看著太監們的捐款簿,滿意的點了點頭。
  
  還是家奴靠譜,一下子就拿出了三十多萬兩銀子,幾十個人的捐款遠遠高出了上千官員的總量。
  
  崇禎再度看了一遍名單,忽然問道:“王承恩,你一個人捐了五萬兩,哪來這么多銀子?”
  
  王承恩垂手道:“回稟皇爺,老奴老奴從萬歷朝時就開始攢銀子?!?br/>  
  崇禎呵呵一笑道:“我就說嘛,你一直在司禮監辦差,不像王之心經常出宮采購,怎么會有貪腐的機會,一看就是廉潔之人,朕只是好奇問問,你不要緊張?!?br/>  
  王承恩砰的一聲跪倒在地,熱淚盈眶道:“皇爺其實其實老奴也貪啊,老奴的府中足有幾十萬兩銀子??!”
  
  “嗯?”崇禎驚的從龍椅上站起,呆呆的問:“怎么回事?”
  
  王承恩俯首道:“老奴以前覺得,世上萬物,父母妻兒不可靠,兄弟朋友不可靠,只有銀子最可靠,老奴進入司禮監后,那些官員隔三差五的就給老奴行賄送銀子”
  
  崇禎將手中一摞奏本扔向大罵道:“混賬,你真給朕丟人!”
  
  王承恩俯首道:“皇爺,老奴也曾經拒絕過啊,人家送了五千兩銀子,老奴不收,第二天人家又送了一萬兩,老奴還是不收,第三天人家又送了五萬兩”
  
  “人家不相信老奴廉潔,覺得老奴嫌少,甚至會覺得老奴有意針對他,暗中整治他,不然這個老閹奴怎么連銀子都不要呢?”
  
  王承恩繼續道:“皇爺,行賄受賄固然是罪過,但要是老奴不做,老奴就無立身之地了啊,老奴今天認罪,實在是不愿再欺瞞皇爺了”
  
  “大奸,大奸!你真是氣死朕了!”
  
  崇禎很憤怒,他實在是沒想到,跟著自己二十年的內侍太監居然是個大貪!
  
  王承恩跪伏在地,久久不語,他不敢告訴皇帝,他這些年貪的遠遠不止這些,其他太監們所貪的銀錢也遠遠不是表面這些,其數目多到他不敢說
  
  御前太監韓三上前道:“皇爺,薛閣老請求覲見?!?br/>  
  崇禎余怒未消,看向趴在地上的王承恩道:“滾下去好好反??!”
  
  薛國觀曾向皇太子保證過后勤無憂,穩定好后方,現在后勤出了問題,他也不好交代。
  
  雖然銀子是湊了一百多萬兩,但他仍然不放心,前線二十幾萬大軍,一個月的開銷就有六七十萬兩,一百多萬兩根本頂不住。
  
  如果戰事拖個一年半載的,后面怎么辦呢?皇太子所說的從江南運糧的事情已經不現實了,奸商們為了發國難財,已經把江南的糧價炒了數倍。
  
  拿錢辦事一向是薛國觀極為重視的為官原則,不管怎么樣,這后勤工作,他一要做好,不為別的,只為皇太子的一句話:要么封侯,要么斷頭
  
  薛國觀再次向崇禎皇帝提出了一個可行的建議:皇親國戚們很有錢,讓他們也捐!
  
  崇禎一琢磨,覺得這事靠譜,皇親國戚屬于食利階層,是天底下唯一不需要干活就白白拿錢的人,他們大多傳承了數代,家族底蘊極為深厚,找他們要錢,準行!
  
  百官們還在抵制捐款,崇禎決定換個套路,從周皇后的父親周國丈那入手,讓他給百官做個表率。
  
  只要嘉定伯周奎帶了頭,別的皇親國戚也不好意思不給錢,到時候湊個幾百萬兩銀子還不是小意思?
  
  想到這里,崇禎立馬安排了御前太監徐高去辦這件事,徐高臉皮厚,腦子也靈活,應該沒問題。
  
  第二日一早,太監徐高就領旨出宮前往嘉定伯的府上了。
  
  周府中,周國丈正開心的在庫房里清點著銀錠子的數目,他沒有別的愛好,就是喜歡這種大塊金銀沉甸甸的手感。
  
  “這做人呢,就該像這金磚一樣,穩重!”說完周奎放下手中的大金磚,不辭辛勞的又連續清點了二十個存金錠的庫房,還有四十個存銀錠的庫房。
  
  當他來到近日新建的庫房,看著還未裝上金銀顯得空蕩蕩的架子時,周奎心中有種說不盡的悲涼,一種絕望的情緒浮現在心頭。
  
  他嘆息道:“世道真是艱難,這金銀可真難賺??!”
  
  此時,周奎的心就像這空蕩蕩的庫房一樣的空虛,甚至響起了當年在大街上擺攤算命時的艱苦日子。
  
  正當這個憂郁的老頭傷感之際,突然聽說宮中來人了,周奎大喜,心中暗道:“莫非是皇帝女婿體諒老丈人賺錢不易,又有賞賜了?”
  
  想到這里,周奎腳不沾地的出門迎接,臨走還不忘讓家丁們把庫房給看好了,連只蚊子都不準放進院子里。
  
  周奎順手提著一只鳥籠,哼哼呀呀的前往前廳見那宮中的太監,卻見一個家丁一溜小跑的進來,道:“老爺,您快??!”
  
  周奎被那毛毛躁躁的家丁嚇了一跳,生出一臉的怒意,道:“不就是個宮中的宦官嗎,慌什么!本老爺是要給這府上立立規矩了!”
  
  那家丁連忙道:“老爺,聽說圣上要給您封侯呢!”
  
  “什么,封侯?”周奎一驚,直接扔了手中的鳥籠,匆匆趕往前廳,也不提立規矩的事情了。
  
  前廳中,太監徐高見了周奎恭恭敬敬的行了個禮,在眼巴巴的老國丈面前宣讀了封侯的圣旨。
  
  “我封侯了?”
  
  謝恩后,周奎還是有些不敢相信,這好好端端的居然封侯了!女婿還是惦記著自己的嘛,肯定是寶貝閨女吹枕頭風,給老周家提提地位了。
  
  周奎開始了幻想,等過段時間,讓閨女再吹一陣枕頭風,也給兩個兒子謀個差事,弄個錦衣衛指揮使、同知什么的,在中軍都督府當個都督同知也行,等女婿大行后,再找外孫朱慈烺給周家的子孫謀個外放總督什么的
  
  正當周奎幻想之時,似乎聽到周圍有人叫他。
  
  “嘉定候?”
  
  “老國丈?”
  
  周奎一回神,這才哼哼道:“還有什么事?”
  
  徐高靠近他,低聲道:“皇爺讓奴婢給您老傳個話,讓您老捐十萬兩銀子,給皇親國戚們起個表率作用”
  
  徐高話還沒說完,只聽周奎突然以手撫額道:“哎呦呦!我的頭”
  
  見嘉定候搖搖欲墜的架勢,徐高手疾眼快,連忙上前一步將他扶住,焦急的問道:“老國丈,您老這是怎么了?”
  
  周奎半躺在徐高的懷里,哼哼唧唧的叫喚道:“哎呦呦,老夫頭疼欲裂,怕是舊疾復發了,得趕緊回房躺下”
  
  頭疼欲了?舊疾復發?需要開顱嗎?
  
  徐高怎會不知這老東西的心思,卻也不好點破,招呼兩個周府家丁,讓人接過去抬走,臨了了還說一句:“老國丈您撐著點?!?br/>  
  徐高在跟了進去,在床邊守了半天,見老東西不哼了,這才開口道:“老國丈,皇爺的意思是,讓您先帶頭捐十萬兩銀子,往后皇爺必然不會虧待您老的”
  
  “哎呦呦,我的頭好疼啊,公公,快去宮里給老夫找個御醫來!”周奎捂著頭叫喚道。
  
  周奎不敢直接得罪天子家奴讓其滾蛋,只好想辦法支開他。
  
  徐高無奈,內心表示自己從業二十余年,這種狀況還是第一次遇到,以往更是沒遇到過這么個無賴玩意
  
  他也不再多留,就此告辭。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