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348章 國丈的神操作

第348章 國丈的神操作

見他連哭帶嚎的,周皇后被驚的花容失色,以為有什么禍事了。
  
  周奎哭道:“女兒啊,爹爹今歲初在關外行商那投了大筆的銀子,眼下發生這般戰事,爹是一兩銀子都沒回來啊,咱家現在都窮的快揭不開鍋了,陛下讓爹爹捐十萬兩銀子,這不是要了爹爹的老命么?”
  
  “女兒啊,您可一定要救救爹爹啊,你若是也說不上話,那爹爹就沒有活路了啊……”
  
  再也沒有人比周皇后更清楚自己親爹的德性了,國破,家亡,親人死絕,這些大事對他來說絲毫影響也沒有,他一門心思的就是琢磨錢。
  
  周皇后將他扶了起來,道:“我就知道您會這么說,女兒求您了,多拿一些銀子出來捐給朝廷吧,做一回皇親國戚的楷模!”
  
  周奎眼見被拆穿后,只好道:“那我捐五千兩”
  
  周皇后幽幽一嘆,碰上這種極品親爹,還能有什么辦法?明明家中有百萬資產,卻裝這副可憐相。
  
  周皇后道:“父親,你不肯為陛下和我分憂,也要為周家著想吧,太子是您的親外孫啊,現在還在前線呢!”
  
  周奎聽著女兒的話不對味,剛想說話,卻被周皇后制止住。
  
  周皇后繼續道:“父親您就替皇親們做個表率,至于銀子,由女兒出便是了”
  
  周皇后突然哽咽了,再也說不下一句話。
  
  但周奎聽了后頓時笑的滿臉開花:“女兒,你這話可是當真?你能替爹爹出多少,多少銀子?”
  
  見極品爹追問能替他出多少銀子,周皇后掩面離開,在帷帳后哽咽了一陣,這才將所有的私房錢和金銀玉首飾拿了出來。
  
  當看到朱慈烺送的那塊金燦燦的“福滿乾坤”懷表時,周皇后一時猶豫了。
  
  在做出了一番短暫的思想斗爭后,她還是將這塊價值連城的懷表放在木匣里,和所有財物一起端給了那個早已翹首以盼的親爹。
  
  周皇后低聲道:“女兒的體己銀子也有限,只能替爹爹出五千兩銀子,還有一些首飾金銀,您拿去當了吧,多少能湊夠一萬五千兩?!?br/>  
  “才這點……”
  
  聽說才五千兩銀子,周奎難掩失望之色,不過他偷瞄著看向木匣,特別是見那金燦燦的懷表時,頓時眼睛一亮。
  
  憑他多年寶貝的經驗判斷,那塊圓圓的東西肯定是個稀罕貨,價值不菲!
  
  周皇后繼續道:“女兒的這些,加上父親再出五千兩,湊足了兩萬之數,女兒再向陛下求情,這件事便也算圓滿了,不知父親可滿意?”
  
  周奎哪能不滿意啊,皇帝要十萬兩,現在只需要自己出五千兩就能搞定這事,還賺了名聲,何樂而不為呢?
  
  想想木匣中的那塊稀罕物,周奎感覺自己簡直是撿了大漏,對周皇后千恩萬謝后,又再三叮囑著不要忘了去皇帝面前求情,然后菜抱著木匣起身,搖頭晃腦的離開了。
  
  “父親!”
  
  聽周皇后在身后叫他,周奎回過頭,抱緊了木匣子,不悅道:“怎么,后悔了?”
  
  周皇后嘆了一口氣道:“父親,你的拐杖落下了”
  
  接過小太監送來的拐杖,周奎一手拄著拐杖,一手揣著木匣,再次表現出一副慘像,顫顫巍巍的離開了坤寧宮
  
  回到周府后,周奎扔掉拐杖,再度煥發出了青春,愛不釋手地捧著木匣里的珠寶和銀子,沉浸在極度的幸福之中。
  
  尤其是那塊刻有“福滿乾坤”四字的懷表,更是愛不釋手,里面的點綴一色的鑲玉,還是上好的美玉,不僅材質上等,這制作工藝更是罕見。
  
  周奎小心翼翼的用上好檀木盒將之裝好,又是幸福了一陣子。
  
  幸福完了,他強忍著心靈被撕碎的痛苦,從五千兩現銀中分出了一部分,捂著胸口道:“就捐這些吧”
  
  管家來準備銀子,見狀大駭,道:“老爺,這這這不妥吧,這是皇后娘娘的財物啊,咱們就捐出這些”
  
  周奎悲憤的大罵道:“滾!吃里扒外的東西,你要是能,你就去給老爺掙些銀子瞧瞧”
  
  當天晚上,崇禎去了趟坤寧宮,周皇后把事情經過告訴了他,還請求不要責罰周國丈。
  
  崇禎嘆息了一口氣,夸贊了周皇后深明大義,只要老丈人帶頭助餉,他一定不會怪罪的。
  
  崇禎也在盤算著,老丈人是京城中出了名的摳門,他要是能帶頭捐個兩萬兩,后面情況會好很多。
  
  接著夫妻二人心情大好,說了許多知心話,崇禎臉上也洋溢著笑容,期待著第二日的早朝
  
  次日一早,崇禎在皇極殿舉行了大朝會,文武官員,包括所有在京的皇親國戚全部召來了,并當庭明發上諭,要求百官和國親國戚們慷慨助餉。
  
  走完流程后,崇禎滿心歡喜的等待著嘉定候周奎帶頭做表率。
  
  不負所望,周奎第一個出列,三跪九叩山呼萬歲后,當場表示支持朝廷戰事,愿意帶頭助餉。
  
  滿朝勛貴和眾臣們皆是一驚,沒想到這位京城第一吝嗇守財奴竟然第一個站出來!
  
  周奎氣沉丹田,高聲道:“臣嘉定候周奎,愿捐出白銀八千兩”
  
  八千兩八千兩
  
  整個皇極殿環繞著周奎那鏗鏘有力的余音,崇禎的思維突然間停滯了
  
  皇后告訴自己,給老丈人的錢財少說一萬五千兩,加上老丈人答應的五千兩,應該是兩萬兩才對啊,怎么只捐了八千兩???
  
  崇禎一下子又想明白了,瞬間生出了一股怒意,這老家伙居然私自截留侵吞銀子,真是該殺??!
  
  奈何嘉定候周奎是皇后的親生父親,除非犯了謀逆的大罪,正常情況不會被抄家砍頭的,更何況這事也不好拿到臺面上說。
  
  崇禎臉色鐵青,只能暗暗吃下老丈人給他的這一記啞巴虧
  
  崇禎的目光如同刀子般在周奎身上來回掃視,如果目光能殺人,周奎此刻怕是已經被千刀萬剮了。
  
  奈何周奎壓根不抬頭瞧女婿,只是對著周圍微微拱手,還沉浸在一片恭維客套之中,很是驕傲自得,大感長臉。
  
  有了這吝嗇的國丈帶頭,其他勛貴只能干瞪眼,極不情愿的紛紛表態助餉。
  
  其中英國公府捐贈最多,五萬兩白銀,其次是魏國公徐有貞,汪家汪萬年,往后越來越少,捐贈的餉銀兩千兩到五萬兩不等。
  
  最終統計了一下,搞了這么大陣仗,居然只有三十萬兩助餉。
  
  下朝后,崇禎大發了一場脾氣,越想越是氣憤,大明朝的核心組成勢力,勛貴和朝臣,居然一個個如此吝嗇!
  
  得知嘉定候捐資的周皇后連忙跪下,流淚不止,泣不成聲,道:“陛下,嘉定候愧對陛下,臣妾替爹爹向陛下請罪”
  
  崇禎的面色陰沉的可怕,但見到皇后如此,也于心不忍。
  
  崇禎彎下腰將她扶起,說話間透著幾分柔情,道:“皇后,這不是你的錯,你每日辛勞朕都看在眼里,是朕讓你受委屈了”
  
  聽崇禎如此說,周皇后更是泣不成聲,夫妻二人相擁在一起。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