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350章 服軟了

第350章 服軟了

等錦衣衛把大鐵鏈子往李國瑞的頭上一套時,這位剛剛還囂張的武清侯徹底傻眼了,真沒想到這王德化會動真格的。
  
  “狗奴才,你敢動我!”
  
  李國瑞雖然心中大駭,但仍然強作鎮定,然而驚慌中指著王德化叫罵時卻暴露了他內心的緊張與恐懼。
  
  王德化湊上前嘿嘿一笑道:“咱家就動你怎么了?嗯?”
  
  說話間,王德化還推了李國瑞一下,顯得很是肆無忌憚。
  
  “呸!老閹奴!”李國瑞見他那惡心樣,當即忍不住啐了一口千年老痰。
  
  王德化抹了抹臉上的黃白之物,頓時惡心不已,又聽他罵自己老閹奴,頓時氣的身體顫抖,尖叫道:“關進詔獄,好生伺候!”
  
  武清侯李國瑞雖然沒經過詔獄,但錦衣衛的各種大餐還是聽過的,特別是所謂的好生伺候,恐怕不知要如何折磨呢。
  
  一聽王德化如此交代,當即就嚇的尿了,癱軟在地,連聲求饒:“我不進詔獄,我要助餉!”
  
  王德化擦了擦手上的千年老痰,一臉厭惡的抬腿將李國瑞踹開,狠狠道:“現在才想起來助餉?遲了!趕緊拖走!”
  
  當奴才最重要的是眼色要足,會揣摩主子心思,王德化深知皇帝要他來不僅要收銀子,更想要李國瑞當雞,來個殺雞儆猴震懾百官,只是拉不下臉來說而已。
  
  “我要見陛下!我要見陛下!”
  
  李國瑞大聲呼喊著,他突然發現,自己所能依靠的只有圣上,什么武清侯的爵位,人家根本鳥都不鳥,只有皇帝才能護著他,皇帝一定不會容許這些狗奴才胡來的
  
  可是王德化怎么會給他見皇帝的機會,當即不耐煩的大手一揮。
  
  錦衣衛匆匆將鬼哭狼嚎的李國瑞拖了下去,還給他嘴上塞了破布,頭上套了個頭套,以免擾民。
  
  王德化面露微笑地掃視了一眼武清侯府,但一雙眸子里卻沒有半分笑意,他猛然喝道:“還愣著干嘛,抄家??!”
  
  錦衣衛和東廠番子們得令,開展了大規模的抄家工作,這次抄家完全是暴力抄家,不求其他,只求一個快字。
  
  王德化當初能身居高位,足見其手段和能力,不到掌燈時分,便有錦衣衛來報:“稟報王公,此番抄得現銀五十萬兩”
  
  王德化倒吸一口氣,這僅僅一個下午就在武清侯府的一處府邸抄出五十萬兩,還是現銀!其他珠寶字畫無算,這武清侯李家還真是肥得不行??!
  
  “你們接著抄,都給咱家抄仔細了,一個銅板都不要放過,余下的人給我把銀子抬到戶部!”
  
  王德化安排完后,拿著剛剛整理好的賬冊,歡天喜地的進宮報喜去了。
  
  崇禎收到王德化的捷報后,又驚又喜,李國瑞家中居然能抄出五十萬兩現銀,聯想到李國瑞哭窮,還在街上練攤賣家具,崇禎更覺得這廝殊為可恨,覺得他這是故意往皇家臉色抹黑。
  
  崇禎再也無法容忍,當場下旨削去李國瑞的爵位,責令其全家滾出京師,遣返原籍,李國瑞本人則繼續蹲大牢,待罪詔諭,聽憑處分。
  
  武清侯被抄家削爵的消息一經傳開,勛貴和百官們再也不敢用甩賣家具器皿這一招來對抗逼借了,一時間前門大街上的攤位經濟立馬蕭條了下來。
  
  不擺攤不代表著愿意掏兜里的銀子助餉,更多的勛貴和官員處于觀望狀態。
  
  所有人都清楚,雖然打著戶部借款的名義,但國庫連年虧空,天下仍然戰亂不休,天知道要打到什么時候,這錢借出去后什么時候能還上,是個大大的未知數。
  
  這錢現在借出去,等于完全是打水漂了,和捐出去沒什么兩樣,只不過是換個好聽點的名目而已,大家常年在官場混,搞起這些門道不知比紫禁城里的皇帝高明多少,自然不肯上道。
  
  不過官場上膽小謹慎之人畢竟還是不少的,面對這種抄家的巨大壓力,有些人漸漸的失去了抵抗的信心,開始將積蓄借給了上門逼捐的太監們
  
  在京師展開熱火朝天的助餉活動時,遼東的戰事卻陷入了僵局。
  
  明軍和清軍主力一直在海州和鞍山之間的數十里范圍內對峙,雙方的營盤都布置的很嚴整,而且都具備眾多紅夷大炮,誰也不敢輕易主動出擊。
  
  主力在對峙,蓋州一帶卻殺得難解難分,清軍結集了周圍所有的兵力,對蓋州發動了瘋狂的進攻。
  
  蓋州是滿清重要的經濟區,掌握著鹽的產出,義州被明軍奪取,從蒙古購進的鹽巴的道路被封死,導致滿清食鹽的供應量大大的縮水,糧食和食鹽的價格迅速提高,清國內部也已經出現了動蕩。
  
  蒙古雖然是內陸地,但分布著眾多的鹽湖、鹽井、鹽池等,產鹽量十分豐富。
  
  數次蓋州攻防戰中,雙方皆損失慘重,吳三桂殲敵兩千,并斬殺清軍八旗漢軍固山額真馬光遠。
  
  駐守蓋州的山海軍被數萬清軍所圍,吳三桂見清軍勢大沒敢救援,退往耀州,山海關總兵李輔明死守蓋州,蓋州城破被濟爾哈朗所殺。
  
  周遇吉率天武軍皇家第三師再度攻打蓋州,濟爾哈朗遠遠看到天武軍大旗,二話不說放棄蓋州跑路了。
  
  周遇吉兵不血刃收復蓋州,看得吳三桂一愣一愣的,連大腿都拍青了
  
  天武軍大營中,朱慈烺站在瞭望塔上遙望鞍山驛堡,心中也在發愁,皇太極這龜孫子一直縮在城里,也不主動進攻,真是拿他沒辦法。
  
  鞍山驛堡就像顆釘子,不打下來大軍就無法前進,從左路繞道盛京的話,清軍鞍山驛堡和遼陽的守軍就會馳援,他們距離盛京很近,一兩天就能到。
  
  再者盛京城周邊全是堡壘,這些都是當年大明在遼東修的,專門防御女真族和蒙古人,如今卻成了清國都城的重要防御。
  
  不管從西線還是東線繞道,都不現實,除非有水師投放兵力。
  
  京師的事情朱慈烺已經得到了消息,如果此戰無功而返,他不介意血洗京師那幫龜孫子。
  
  還有江南那幫蛀蟲,國難財是這么好難的嗎?遲早都要連本帶利全給吐出來。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