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383章 爭功

第383章 爭功


  高邦的這一拳之威震得席間碗碟齊飛,隨之傳出一聲巨響,讓原本熱鬧的慶功宴忽然安靜了下來,紛紛看向這邊。
  朱慈烺正與洪承疇說著什么,二人聊得正起勁,忽然聽到聲響,首桌之人也齊齊看向那邊。
  只見高邦正抓著吳三鳳在那狠抽耳光,左一下右一下的抽的啪啪作響。
  高邦是勇衛營老人,是黃得功和孫應元一手調教出的,無論行為還是性格都與黃得功類似,作戰很是兇猛,吳三鳳靠著吳家和祖家才得以快速升遷,哪里是他的對手。
  見高邦大打出手,孫應元臉色一沉,喝道:“住手!”
  他快步拿到高邦面前,扯開二人,呵斥道:“太子殿下面前,看你成何體統,還不坐下!”
  打了人也不認錯懲罰,就讓坐下?孫應元你也太護短了吧!眾將臉色精彩,紛紛看向鼻青眼腫的吳三鳳,又看向吳三桂和祖大樂。
  吳三桂見自家大哥挨打,臉上有些掛不住了,他喝道:“吳三鳳,為何與人發生爭斗,究竟怎么回事?”
  皇太子在場,吳三桂不好當場發作,只能以退為進,先搞清楚原因,再找機會找場子。
  吳三鳳捂著嘴叫道:“二弟,他們把一個小小的游擊將軍與我等并肩而坐,還出手打我,簡直是欺人太甚!”
  高邦握著拳頭喝道:“我兄弟拿了首功,坐在這個位置怎么了?你這慫貨,打仗屁本事沒有,說起話來倒是陰陽怪氣的,老子就不慣你那副嘴臉!”
  吳三桂上前一步,冷哼道:“你說我關寧軍沒本事?平遼第一戰的乳峰山大捷是誰打的?義州大捷、耀州大捷是誰打的?”
  祖大樂冷笑道:“不錯,你天武軍是打了不少勝仗,但也不能這么目中無人吧!”
  高邦道:“兩位總兵這是在消遣我等嗎?沒有我天武軍開道,你們在遼東敢打出小凌河嗎?還義州大捷,要不是你們關寧軍的夏承德投敵,金國鳳將軍能戰死嗎?還有那臨陣脫逃的呂品奇,難道不是你們遼東一系的人?”
  “住嘴!”孫應元喝道,狠狠的瞪了一眼高邦,暗道這是什么場合,也是你撒野的地方。
  高邦被孫應元一瞪,酒也醒了,也有些后悔剛才在太子殿下面太莽撞了一些,不過他心中依然有些不忿,關寧軍一幫草包還有臉爭功,真是厚顏無恥。
  殿中的充斥著一股衙役的火藥味,氣氛有些僵硬,遼東一系,陜西一系都在各自小聲議論,似乎不滿天武軍的作為,想要借機發難。
  洪承疇依然一臉平靜,陳新甲也是一樣的深沉,方正化則端坐在那閉目眼神,看不出他們幾人所想。
  遼東巡撫邱民仰眼中帶著一絲憂慮,站起身打圓場道:“平遼之戰,大家的功勞都不少,今日是慶功宴,大家就少說幾句話吧,別影響了袍澤之間的友誼?!?br/>  山永總兵祖大弼嘿嘿冷笑道:“我們可不敢跟天武軍的人稱為袍澤,高攀不起??!”
  朱慈烺眉頭一皺,看了一眼,祖大弼連忙閉嘴,往兄長祖大樂身邊靠了靠。
  孫應元說道:“大家都是為國盡忠,也是一方總兵,為了這一點點的小事和虛名,至于嗎?”
  賀人龍跳出來道:“這事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你們天武軍的人確實有些狂傲了,你們是能打,但我們也不差啊,就說我們秦兵,在西平堡之戰中直接打廢了漢軍兩白旗,還斬了他們的固山額真,連滿洲鑲黃旗那個拜音圖都被嚇跑了?!?br/>  “還有洪兵和宣大的人馬,防守西平堡一役,面對眾多滿洲兵精銳圍城,更是堅守了下來......”
  孫應元皺眉道:“你意欲何為?”
  這事本來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這姓賀的不知安的什么心,這時候進來橫插一杠。
  賀人龍嘿嘿而笑,道:“我老賀只是就事論事,想告訴你們低調一些,這大明的軍隊,不光你們天武軍能打,我們這十幾萬大軍,也不是紙糊的!”
  “你說什么?”
  “你他媽的再說一句試試!”
  “老子說你們怎么了!你天武軍狂什么狂!”
  天武軍眾將憤怒不已,指著賀人龍喝罵,牛成虎等秦兵的將領也圍了上來回罵道,關寧軍也不甘寂寞,與秦兵站在一道。
  洪兵一系的左光先,宣大一系的虎大威,皆是興致勃勃的在那看戲,不參與斗爭。
  孫應元和孫傳庭剛要發怒制止,朱慈烺已然暴怒,喝道:“放肆!”
  見皇太子發怒,天武軍眾將悻悻的退了下去,賀人龍等人卻還杵在那里。
  朱慈烺指著賀人龍,目光森寒道:“本宮知道你對孫應元諸人心懷嫉妒,覺得他們搶走了你們的榮耀,圍攻盛京之前,本宮早就有言,首個攻入盛京者封爵,城池就在那,大家同時發起的進攻,你沒本事先破城,怪得了誰?”
  皇太子的突然發作,讓賀人龍有些措手不及,更讓他有些下不來臺了。
  賀人龍臉上橫肉一抖,突然發現自己不知不覺中已經頂在了最前面,反觀吳三桂和祖大樂二人,皆是不語,讓手下的人在前面攪和。
  在場眾人鴉雀無聲,太子殿下發怒不一定誰要倒霉呢,人家天武軍可是親娘養的,咱們這些只能算后娘養的,吃虧的肯定是咱們。
  賀人龍有些騎虎難下,卻見朱慈烺負手上前,掃視眾將冷聲道:“本宮今日在此為大家慶功,不是讓你們來斗氣的,至于那些功勞,監軍方正化早已把各軍的戰功都明明白白的寫在了功勞簿上,不日就會呈上御前,不是你們想爭就能爭的!”
  殿中很多人都是噤若寒蟬,眾人才醒悟過來,這位可是手握天下第一強軍,有權有兵的狠角色,誰要是敢當眾頂撞,指不定會不會被拖出去砍了腦袋。
  朱慈烺繼續道:“你們要是覺得功勞不如人家,眼紅了,就繼續追著韃子打啊,北方還有數千里失地未收,往后的大戰多的是,有本事就去把滿清徹底滅掉,把蒙古各部也收了,還有西伯利亞的毛子,把他們趕到海里去!”
  “看看你們一個個現在的樣子,以為打下了盛京就把滿清平定了?就大功告成了?就可以刀槍入庫,馬放南山了嗎?告訴你們,差了遠了!你們要是真有本事,就去把大明的疆土恢復到永樂皇帝時,到時候別說封爵,封王都行!”
  眾人聽得駭然,任誰都沒有想到,眼前這位大明儲君,居然還有這等雄心壯志!
  聽了朱慈烺的這番話,高邦立刻跪了下去,大聲說道:“殿下,末將知錯了?!?br/>  在祖大樂和吳三桂的示意下,腫著臉的吳三鳳也跪下請罪,不敢多言。
  朱慈烺點點頭,嚴肅道:“今日此事就此作罷,罰你二人各領三十軍棍,再有下次,革去所有軍職,貶為士卒,絕不輕饒!”
  二人點頭如同小雞啄米,連連應下......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