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393章 陳圓圓

第393章 陳圓圓

這名女子年紀約莫十八,容顏俏秀,膚白如雪,身材纖細,舞動間妙相紛呈,統諸美而先眾音,盡顯傾國傾城之姿,饒是朱慈烺身邊的琴棋書畫四位宮女姿色上乘,與之相比也有些黯然失色。
  
  朱慈烺放眼瞧去,只見在場的幾個武將全他娘的看呆了眼,吳三桂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孫應元自斟的酒水早已漫過杯口尤不知,李少游眉頭飛挑顯得很亢奮,高邦想看又不敢看跟做賊一樣,周遇吉表現的最沉穩,雷打不動,如果不是裝的,朱慈烺甚至開始懷疑他的性取向了。
  
  紅妝女子踏著輕快的步子,隨著優美的樂曲之聲演繹出曼妙無倫的舞姿,飄飄來到朱慈烺的座席前,斟了一杯酒,雙手遞到朱慈烺面前,燕語鶯聲道道:“太子殿下,請!”
  
  此女子說的一口吳越口音,嬌聲軟語,情艷意嬌,令人生不出拒絕之心。
  
  美人在畔,朱慈烺一陣心曠神怡,倒也沒拒絕,他接過了酒杯卻沒有飲下,只是放在一旁。
  
  他如何不知,這田弘遇是想借機獻美人啊,如果沒猜錯,眼前這位美人應該就是大名鼎鼎的陳圓圓。
  
  歷史上田弘遇因為田貴妃寵遇稍衰,專門從江南找到了姿色動人的陳圓圓,想把她獻給崇禎,然而當時的崇禎被國事忙的焦頭爛額的,哪有空玩女人。
  
  計劃落空,田弘遇只好另謀出路,在府上宴請吳三桂,套用三國時貂蟬勾呂布的方法,最終將圓圓贈送與吳三桂,并置辦豐厚的妝奩,送至吳府,成就了吳三桂和陳圓圓的故事。
  
  此時的吳三桂雙眼不離陳圓圓,忍不住開口道:“國丈,敢問這位姑娘是?”
  
  田弘遇見皇太子并不為所動,心中暗道可惜,卻聽到吳三桂的問話,他心中一喜,忙回道:“此女名叫陳圓圓,是田某從蘇州梨園請來,圓圓色藝雙絕,尤為善演弋陽腔戲劇?!?br/>  
  田弘遇原本想將陳圓圓占為己有,奈何閨女田貴妃在宮中不得寵了,與家族沒落相比,一女子算得了什么,只得忍痛割愛,即便傍不上皇太子,他也要拉攏一位有實力的大將,田弘遇相信以陳圓圓的姿色,沒有哪個成熟的男人能拒絕的。
  
  至于皇帝和皇太子,或許自持身份,不愿納歌女為妾,也能理解
  
  見眾將眼冒綠光,田弘遇心下更喜,但還是不愿放過獻媚皇太子的機會,他笑道:“圓圓,你就在殿下身側,為殿下斟酒吧!”
  
  朱慈烺點點頭,默認了田國丈的做法,惹得在場諸將一陣心切,天武軍眾將還好,還能按耐得住,吳三桂卻心中焦急,唯恐皇太子將陳圓圓占據,斷了他的念想。
  
  舞樂繼續,不時還有舞姬過來,給眾人勸酒互興,朱慈烺留心觀察,見高邦這些年紀較長的將領還算穩重一些,歌姬到了他們面前,也就是接過酒杯,飲幾口酒。
  
  而李少游等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就輕浮多了,歌姬勸酒到近前時會忍不住調笑幾句,不時還會借故捏一捏纖手,吃個豆腐。
  
  這些歌姬常年被訓練調教,自然不敢露出不愿的情緒,相反一個個都是察言觀色,八面玲瓏之人。
  
  在后世,朱慈烺時常出入娛樂場所,和陪酒的姑娘調情說笑習以為常,但現在的環境不同,他需要自持身份,也沒有天下未定就享樂的心情,對勸酒的陳圓圓只是微笑示意,沒有進一步親密的暗示。
  
  陳圓圓心下感激,她以往在梨園作曲演奏之時,席下富豪勛貴觀她皆凝神屏氣,入迷著魔,但她依然秉持著一向賣藝不賣身的原則,被田弘遇這老頭鎖擄入京后也未失身于他。
  
  見孫應元不顧身邊的舞姬斟酒布萊,一直盯著這邊看來,朱慈烺看向陳圓圓,笑呵呵道:“在場諸將,你可有中意之人?”
  
  陳圓圓微微驚訝,沒想到太子殿下居然這么問,難道他不想占據自己嗎?
  
  在場諸將皆是豎起耳朵,以孫應元和吳三桂最為夸張,孫應元將身邊的舞姬推到了一側的李少游那,眼中滿是期待,吳三桂更是脖子伸的老長。
  
  陳圓圓俏臉微紅,將頭埋在胸前,細聲細語道:“奴家全憑太子殿下做主?!?br/>  
  朱慈烺哈哈一笑,道:“左起第一人,乃是我天武軍第一統帥孫應元,平遼之戰中率先攻入滿韃都城盛京,被圣上封為靖武伯,世襲罔替?!?br/>  
  聽得太子殿下如此介紹自己,又見美人望來,孫應元一時緊張,行為甚至有些局促,惹得眾人等人哈哈大笑。
  
  高邦笑道:“靖武伯,你在戰場上可不是這樣的??!”
  
  左擁右抱的李少游也道:“是啊師帥,你怎么這么放不開,倒是嗨起來??!”
  
  孫應元瞪了他們一眼道:“你們兩給老子給我閉嘴!”
  
  陳圓圓微微投頭看去,見孫應元這個老男人假正經的樣子,不禁抿嘴一笑,這一笑,更讓孫應元著迷,卻不敢放肆去看。
  
  朱慈烺指著周遇吉接著道:“這位是定西伯周遇吉”
  
  周遇吉連連擺手道:“殿下就不用介紹臣了,臣是有妻室之人,也已到了不惑之年,不想再交什么紅顏知己了?!?br/>  
  “哈哈,定西伯這是怕他家中的那朵霸王花了!”高邦忍不住拍著桌子哈哈大笑道。
  
  朱慈烺也是一笑,周遇吉的老婆確實猛,也是個女將軍,歷史上李自成進軍北京時,時任山西總兵的周遇吉和妻子劉氏死守大明最后一道防線寧武關,劉氏身穿重鎧,手持雙矛,率身邊親兵殺入敵陣,三次陷入敵陣中,折斷闖賊軍中牙旗,斬敵“最驍將”,敵寇震駭,不取擋其鋒銳,李自成被驚退數里,聽聞丈夫周遇吉殉國,劉氏當場拔劍自刎。
  
  隨后朱慈烺一一介紹天武軍眾將,陳圓圓只是抿嘴矜持微笑,不說一句。
  
  吳三桂看的心急,見皇太子遲遲不介紹自己,趁著話間連忙自我介紹道:“我叫吳三桂”
  
  朱慈烺打斷了他的話,道:“今日宴會到此為止吧,國丈,本宮謝過你的招待了?!?br/>  
  田弘遇連忙道:“殿下能親身駕臨寒舍,臣倍感榮幸!”
  
  朱慈烺站起身來,擺擺手道:“國丈客氣了,本宮便不再叨擾了?!?br/>  
  說完,朱慈烺身心愉快的走出了大廳,天武軍眾將也起身告辭,快步跟了上去,孫應元臨走前還頗為不舍的看了幾眼陳圓圓。
  
  見宴會突然散場,眾人離去,田弘遇跟著送客,陳圓圓也退入了后院,吳三桂愣在當場,片刻醒悟后匆匆追上田弘遇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