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397章 金銀鋪路

第397章 金銀鋪路

范永斗的長子范三撥聽見慘叫聲,肥胖的身體猛的顫抖了一下,臉上的橫肉也抖個不停,顯然是被剛才的爆炸聲和慘叫聲嚇住了。
  
  遠遠看著廳外血淋淋的場面,范三撥的臉色更加的蒼白了幾分,這一刻,這位富家公子內心快要崩潰了。
  
  范永斗看了眼兒子范三撥,暗暗搖頭,旋即他站在廳前大聲喝道:“都聽著,只要你們能守住范府,事后老爺賞你們每人五千兩現銀!”
  
  范府的私兵將近千人,每人五千兩銀子,一出手就是數百萬兩銀子,范永斗不愧是一方首富,其手段和魄力頗為老辣。
  
  府內的私兵們聞言眼中都是興奮,五千兩銀子啊,放在哪里都是個地主土豪!
  
  “老爺,您放心吧!”
  
  “家主,您放一萬個心,小的們祖祖輩輩受著范家恩澤,一定會護您一家安全的!”
  
  大廳中,一個個私兵把胸脯拍的啪啪作響。
  
  范永斗見他們士氣正盛,微微點頭,聽說天武軍在城中分散動手,攻打范府的應該不多,料想堅持一兩日應該沒什么問題
  
  “破門!”
  
  “萬勝!”
  
  府外忽然傳來一片呼嘯之聲,廳內的范三撥嚇得大叫一聲,全身忍不住的哆嗦了起來,范永斗眉頭大皺,心中暗下決心,如果躲過這一劫,范家的接班人他絕不會選這個廢物!
  
  “轟!”
  
  八名天武軍的士兵抬著巨木喊著口號不斷撞在范府厚重的大門上,發出震天般的巨響。
  
  在巨大的力量撞擊下,范府的大門哐當哐當的晃動著,一片灰塵從門框上灑落下來,經過一次次的猛烈撞擊,大門門梁崩裂,門栓松動,已經是經不起如此猛烈的撞擊了。
  
  “破!”
  
  八名士兵再次后退,吼叫著抬著巨木再次沖了上去。
  
  “轟!”
  
  一聲驚天巨響傳出,搖搖晃晃的范府大門再也穩不住了,哐當一聲大門倒下,濺起一地的塵土。
  
  八名天武軍士兵沒有立刻往里面沖,相反的迅速的后退,他們已經在撞擊時通過門縫看到里面正圍著一大群手持火銃的私兵堵在門后,顯然是想陰他們一把。
  
  果然,八個士兵后退的時候,范府府內響起密集的火銃,如雨的彈丸射出,卻沒有射中任何人,全都打在了后面天武軍鐵盾的盾面上,傳來一片鐺鐺之聲。
  
  鐵盾后面,一排天武軍早準備好的手榴彈齊齊扔進府中,密集的爆炸聲中,里面慘叫聲連成一片。
  
  曹變蛟大喝道:“沖鋒營,沖進去!”
  
  硝煙未歇,在曹變蛟的喝令中,密密麻麻頂盔戴甲的士兵手持火槍從范府大門涌入,里面傳來了絕望的驚叫聲。
  
  曹變蛟不給范府里面的私兵任何機會,在沖鋒營占據優勢的時候,已經命令其余的士兵發起沖鋒,沖入范府里面,一波一波的天武軍士兵源源不斷的進入范府,宣示著范府告破。
  
  一時間,彈丸亂飛,火力壓制了府內的范家私兵,使得私兵們無法冒出腦袋開槍射擊,只能胡亂的扣動扳機亂射,且不斷的朝大廳后退匯聚。
  
  大廳中,范三撥面色蒼白,身體都開始打哆嗦,已經被嚇得心驚膽戰。
  
  范永斗神色鎮定,依舊是八風不動,范府的一個幕僚見狀,道:“老爺,天武軍火力太強了,我們根本守不住范府了,快快突圍去投奔大清吧!”
  
  范永斗搖頭道:“這是我范家的祖業,我不能舍棄范府!”
  
  幕僚急切的勸說道:“老爺,您這是何必呢,常言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您不為自己考慮,也得為少爺的將來考慮啊,少爺還年輕,不能就這么困死在范府??!”
  
  范永斗聽后,眼中露出猶豫的神情,他考慮的并不是這個廢物兒子,而是擔心自己的老命
  
  沉默了片刻,范永斗說道;“也罷,以后老夫一定要連本帶利的討回來!”
  
  他又道道:“去派人把后院庫房中的金銀全部抬出來,撒在院子內!”
  
  范永斗很清楚,若是這樣逃走,必定遭到天武軍的圍追堵截,很可能連范府都出不去,若是讓人把府上的金銀珠寶全部搬出來灑落在地上,就會讓追殺的天武軍士兵軍心動亂,士兵們為了搶奪錢財而無心追趕,甚至還會為了錢財互相之間大打出手,這樣自己突圍出去也就容易多了。
  
  既然拿不走這些錢財,就要讓它們發揮最大的價值,為自己逃命贏得時間,錢財只是身外之物,失去了錢財還可以賺回來,命要是沒了,錢財再多又有何用,這個老商人的精明和魄力令尋常人望塵莫及。
  
  大廳外的私兵已經快擋不住了,一個個私兵開始后退,撤入大廳中,眼中還帶著恐懼的神色,他們已經是竭力抵抗,可是遇到久經沙場的天武軍,根本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顯得不堪一擊。
  
  “砰!砰!砰”
  
  接連不斷的彈丸射進大廳內,擊碎了擺在桌上的幾個花瓶,范永斗終于臉色大變,不再裝逼了,他急急吼道:“快,保護老夫從后門突圍!”
  
  范永斗連兒子都不管了,直接往后院跑去,半路上碰到了家丁們搬出來的一箱一箱金銀,他毫不猶豫的吩咐道:“箱子全部打開,把里面的金銀珠寶全部倒在地上!快!”
  
  “嘩啦啦??!”
  
  無數的金銀珠寶傾倒在地上,在陽光的照耀下,散發出令人著迷的色澤,吸引著眾多范府私兵和家丁的注意力。
  
  范永斗清楚決不能讓自己手下的人先亂,他大聲說道:“大家隨我一起突圍,只要能殺出府去,每人賞銀一萬兩!”
  
  這一刻,家丁和私兵們再次興奮了,誰都不是傻子,現在留下撿錢只會被殺,要是能保護家主殺出去,不僅自己可以保命還能得到一萬兩銀子,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情傻子才不干。
  
  私兵們不再留戀地上的金銀,簇擁著范永斗和范三撥朝后門逃去。
  
  他們正在趕往后門之時,后院中突然跑出來一群女人,一群婆娘紛紛拉著范永斗,眼淚嘩嘩的哭訴著想要跟著一起離開。
  
  關鍵時刻被一群女人纏著,范永斗眸中閃過一絲冷厲,喝道:“把這些攔路的瘋婆娘全部殺光!”
  
  “慢著!”范永斗身邊的幕僚忽然道:“老爺,要不把五夫人留給我吧?這么漂亮殺了怪可惜的?!?br/>  
  范永斗一愣,忽覺得頭頂有一道綠光閃過,隨即將幕僚狠狠的推翻在地,惱怒道:“連他一起,全給老子殺了!”
  
  簇擁著范永斗的私兵們強忍著笑意紛紛舉槍射擊,一連串的槍聲響起,頃刻間一個個女人驚叫著倒在了血泊之中,眼中流露出凄涼之色。
  
  范永斗不顧周圍私兵們異樣的眼光,迅速逃往后門。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