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421章 清查南直隸衛所土地

第421章 清查南直隸衛所土地

南京紫禁城的布局和北京紫禁城內幾乎一模一樣,從南門的午門到北門的玄武門,各門各宮殿的名字幾乎也都一樣。
  
  嘉靖皇帝將北京紫禁城內的奉天殿改為皇極殿,南京紫禁城中的奉天殿依舊叫奉天殿,是舉行大朝會的地方。
  
  由于二百年來無人居住,南京紫禁城歷經了多次災難和風吹雨打,很少維修保護,以至很多宮殿老化殘破,不過皇太子監國的消息傳到南京后,南京工部官員已經開始著手維修,目前奉天殿和乾清宮已經修繕完畢。
  
  奉天殿中,樂聲悠揚,氳氤繚繞,地面上鋪紅毯錦繡,莊嚴肅穆,南京的文武官員們濟濟一堂。
  
  “皇太子駕到!”
  
  隨著徐盛的一聲高呼,有說有笑的大殿內立刻安靜了下來,南京的官員們立刻按照各自班次站立在金階下的兩側,垂手侍立,恭迎著朱慈烺的大駕。
  
  他們雖對皇太子的到來各懷心思,不過表面功夫做的很足。
  
  朱慈烺在一大群東宮屬官的簇擁下從奉天殿的正門緩步走了進來,在他前面開道的是兩隊天武軍的將官們,左右則是吳忠、邱致中、盧九德、劉元斌四名大太監護持,周圍還有兩名打著羽扇的宮女和四名崇禎送的小太監。
  
  此番來南京,朱慈烺打算大干一場,把長江以南各省從頭到尾的進行一番改革,他幾乎將自己所有的班底都帶來了。
  
  朱慈烺淡淡道:“眾卿免禮,宴會開始吧!”
  
  “殿下有旨,傳膳!”
  
  隨著宮廷禮儀官的一聲高呼,一隊宮裝侍女如蝴蝶穿花一般,將酒菜端了上來,大殿兩側的屏風后面,樂師們開始演奏悠揚動聽的音樂。
  
  在絲竹管樂聲中,南京官員們按照座次輪流向朱慈烺敬酒,順便做自我介紹。
  
  一眾勛貴首先敬酒,其次是南京鎮守太監韓贊周和南京六部官員,再往后便是都察院等各衙門主事官員。
  
  一時間氣氛倒也顯得祥和安定、其樂融融,南京的勛貴官員們歡聲笑語不絕于耳,同時對朱慈烺的舉動非常關切。
  
  大明雖然實行兩京制,但握有決策實權的皇帝和內閣大臣都在北京,北京的六部衙門也是名副其實的中央權力機構,而南京各衙門多為虛銜,公務清閑,任職的官員被稱為“吏隱”。
  
  南京六部幾乎成了擺設,養老的官員、被貶的官員或是明升暗降的官員都來到了南京六部,不過六部也有一定的職權,比如南京戶部和南京兵部。
  
  南京戶部負責征收南直隸以及浙江、江西、湖廣諸省的稅糧,同時還負責漕運、全國鹽引勘合,這個四各地方所交稅收幾乎占了整個大明稅收的一半。
  
  除了正德朝劉瑾變法時收了南京戶部的收稅權力,歡跳了兩年的劉瑾被誅殺后又恢復了南京戶部的職權,終明一朝,南京戶部一直負責江南的稅收。
  
  由于南京六部尚書職位經常出現互換,現在南京戶部的當家人是戶部侍郎畢懋康,也就是朱慈烺數年前想要找的火器大佬,當初畢姥爺搞出了燧發槍的制造圖紙,并上書將燧發槍推廣列裝明軍,可惜因為財政困難被擱淺了,人也被調到了南京戶部總督江南糧厘。
  
  南京兵部負責南京地區的守備,掌管著南京地區的49個衛所,南京兵部尚書掛“參贊機務”銜,會同鎮守太監和南京守備勛臣共同管理南京的全部軍務。
  
  此時的南京兵部尚書李邦華也是位老熟人,十年前在他京師京營大搞革新,裁撤了不少吃空餉的京營官兵,因此也得罪了一大批權貴,被人排擠彈劾。
  
  對于李邦華的為人,朱慈烺早有耳聞,這人是真能干,歷史上提議皇太子去南京監國的就是此人,崇禎上吊后他寫了一首絕命詩,跟著自殺殉國了。
  
  李邦華的頭很鐵,做事不怕得罪人,也得罪了很多人,為官一生被彈劾的前前后后在家賦閑了將近二十年,朱慈烺聽說他目前正在對南京京營軍制進行革新,已經又有人開始彈劾他了。
  
  現任的南京鎮守太監韓贊周也是個大寫的忠臣,歷史上清軍入關南下時,南明弘光帝朱由崧倉皇出逃,韓贊周非但沒有跟著皇帝跑,反而留下率兵拼死抵抗,后被清軍抓獲,他趁清軍監管不嚴跳樓自殺殉國。
  
  雖然掌管南京軍務的三個人,有兩個是大大的忠臣,但朱慈烺沒打算讓他們繼續掌管軍權,南京的防御必須用天武軍,這是毋庸置疑的。
  
  想要進行一系列的革新,朱慈烺深知掌握軍權的重要性,沒有軍隊保障,任何政策只是一紙空文,毫無執行力。
  
  酒過三巡,朱慈烺掃向眾人,忽然道:“李邦華!”
  
  李邦華今年六十六歲了,雖兩鬢白發叢生,卻看上去很硬朗,聽聞皇太子點名,他站起來,道:“臣在!”
  
  朱慈烺道:“南直隸四十九衛的土地可曾清查完?”
  
  半年前,朱慈烺上書崇禎,請奏清查全國衛所土地,如今政令已經下達半年,想來全國各地已經進行清查了。
  
  魏國公徐弘基等人聞言,臉色皆是一變,誰都沒想到皇太子剛來第一天就問起了衛所土地的事。
  
  李邦華回道:“清查工作仍在進行,只是期間遇到了一些阻礙?!?br/>  
  說完,他看向一眾勛貴,輕哼了一聲。
  
  十幾個南京勛貴眉頭大皺,心中暗罵李邦華這個老東西不識抬舉,平日明日張膽的清查他們的土地不說,還當面拆臺。
  
  南直隸四十九衛的軍戶土地,經過二百多年的變更,已有半數成為勛貴們的私田,清查衛所土地這是擺明了想搞事情啊。
  
  朱慈烺意味深長的看向徐弘基,道:“魏國公,你掌握后軍都督府,也來說說,這南直隸的衛所土地清查的如何了?可遇到什么阻礙嗎?”
  
  徐弘基站起身來,沉吟了片刻,道:“回殿下,沒有阻礙,這些土地本就是國朝的公田,有些衛所將官私占軍戶土地,實乃貪贓枉法之舉,臣會派人詳查,還軍戶們一個公道,給殿下一個交代!”
  
  朱慈烺有些意外的看向徐弘基,暗道這老東西可以??!這是準備主動投誠了?
  
  不過朱慈烺仍然有些不放心,說道:“魏國公深明大義,本宮敬佩!既然如此,本宮給你十天的時間,請魏國公盡快把事辦了?!?br/>  
  他又道:“李邦華協助清查,十日后本宮希望看到新的軍戶黃冊?!?br/>  
  “臣遵旨!”李邦華欣然領命,又瞥了一眼面色難看的一群勛貴。
  
  朱慈烺笑呵呵道:“都坐下吧,繼續吃菜”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