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425章 金陵四公子

第425章 金陵四公子

繁樓并非僅是一座樓閣,而是一座三進三出的半宅半園,里面既有樓臺婀娜之姿,又有曲徑通幽之妙,很是雅致。
  
  繁樓內一片撫琴和瑟之聲,或是卿卿我我,或是打情罵俏,此處尋歡作樂之人絲毫不在意他人眼光。
  
  朱慈烺看得不禁感嘆,都說古人保守,看著形勢是后人大大的低估了呀!
  
  朱慈烺身后,吳忠和徐盛低調的左顧右盼,而李少游卻與之相反,遇到驚詫之處便嘖嘖稱奇,忍不住贊嘆一聲,害的徐盛離他遠遠的。
  
  李少游故意拉著徐盛又是一陣嘖嘖品評,甚至還沖著園中飄然而過的侍女拋了個眉眼,一副輕浮好色的樣子,惹得身旁的趙景麟偷偷作笑。
  
  徐盛小聲責怪他,道:“莫要如此,給殿下丟臉!”
  
  李少游嘿嘿笑道:“咱們不是微服出巡嗎,怎會丟殿下的臉面?”
  
  他又低估道:“這些讀書人一向瞧不起咱們這些武人,若不是隨殿下微服出巡,老子今日非惡心他們一番,連那些勞什子梳攏都給他攪合了,看他們急不急”
  
  徐盛頓時頭大如斗,他小子居然想把人家姑娘第一次留客伴宿的好事給攪了,心急點的男客豈不要氣死?
  
  朱慈烺聽后暗暗一笑,也拿他沒辦法,李少游一遇到漂亮姑娘就像變了個人似的,與平常在軍中時不言茍笑作、戰勇猛時判若兩人。
  
  朱慈烺一行人走到園子中一處樓樓閣前時,立刻有看門的小廝贏了上來,恭敬道:“敢問公子可是受金陵四公子邀請前來為方公子踐行的?”
  
  “金陵四公子?原來復社在這里有個集會”
  
  朱慈烺早就聽聞金陵四公子的名頭,他們也稱復社四公子,分別是陳貞慧、方以智、侯方域、冒襄。
  
  四人均是名門望族書香門第之后,詩詞文章一流,在江南士林中的影響力很大,也是復社的第二代領導人物。
  
  大明科舉以八股文取士,讀書士人為砥礪文章,求取功名,因而尊師交友,結社成風,而以江浙一帶尤盛,復社就是十幾個社團聯合而成的,有三千多名青年士子組成,聲勢遍及海內。
  
  不過復社是繼東林黨之后又一重要的帶有政治色彩的文學社團,朱慈烺對他們早有關注,這幫人的影響力太大了。
  
  復社一共舉行了三次大型集會,吳江尹山大會、南京金陵大會、和蘇州虎丘大會,每逢春秋集會時,青年士子們衣冠盈路,一城出觀,在江南的影響力極大。
  
  尤其是近幾年,許多復社成員相繼在恩科中登第,聲動朝野,許多文武將吏及朝中士大夫、國子監中的生員,都自稱是復社創始人張溥的門生。
  
  去年之時,在南京的復社士子不滿南京兵部侍郎阮大鋮招搖過市,貪贓誤國,曾聯名寫出《留都防亂公揭》,公布阮大鋮的罪狀,讓阮大鋮在南門外山里躲了好久,一直不敢進城。
  
  朱慈烺看向小廝,笑呵呵道:“是的,本公子是受邀前來為方公子踐行的?!?br/>  
  小廝見朱慈烺這身行頭打扮不俗,言語間的氣質一看就是富家子弟,又帶著一眾隨從,心下不敢怠慢,連忙低頭引路。
  
  朱慈烺一行人進入第三重院子,發現里面居然是一處有著假山水帶的園林,里面幾乎都是青年士子。
  
  這些青年士子穿著倒是正常,沒有像其他讀書人那樣身著女裝,可見復社士子還真是主張興復古學,有點意思。
  
  最終小廝將朱慈烺引到了一處二層小樓中,里面又是一番天地,引得眾人嘖嘖稱奇。
  
  這是一座開放式閣樓,中間是一個闊大的天井,一樓可以看到二樓,廊下倚柱兒是一張張的小方桌子,天井上方的二樓是一圈包廂雅座,裝修很上檔次,門口掛著一個鈴鐺,很像影視里聽曲的地方。
  
  進樓之后,立刻有兩名姿色秀美的可人迎來,向他們飄飄下拜,燕語鶯聲道:“公子,您選廊下還是選樓上雅座?”
  
  見廊下到處都是互相交談的士子,吳忠掏出一錠大銀子,道:“樓上雅座,越雅越好!”
  
  兩個侍女頓時笑出了花,連忙道:“請公子隨奴家上樓?!?br/>  
  李少游出奇的沒有調戲她們,隨著朱慈烺老老實實的上了二樓。
  
  進入了二樓一間雅室,臨窗而坐,朱慈烺卻見又是一番洞天,絲縷春風拂面而來,如芳似香,禁不住叫人暗嘆,不愧是六朝金粉之地,就連這秦淮河上的風都帶著脂粉氣。
  
  朱慈烺看向樓上樓下,只見一大群士子正圍繞著一個華麗的青年道喜,細細聽去,那個青年應該是金陵四公子其中的方以智,好像是恩科中舉了,準備去京師參加殿試,復社成員在此集會為他踐行。
  
  使了銀子就是好辦事,不多時酒菜就優先擺了一桌,其余樓上樓下也陸續擺好了酒菜。
  
  一群青年士子一邊對方以智贊不絕口,一邊屢屢勸酒,稱方公子不愧是復社的楷模,不到三十歲就中舉了。
  
  方以智明顯撐不住一碗又一碗的灌酒,滿面通紅,說話也有些打結,不過今日是喜事,如此陪飲,也顯見其豪爽與誠意。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靡靡之音也聽得差不多了,會聚于此的復社士子開始高談闊論了,強行裝逼了。
  
  挑起話題的是金陵四公子之一的侯方域,話題是這科舉制度真他媽的操蛋,完全發揮不出自己的才能,主張朝廷進行科舉改革。
  
  作為金陵四公子之一,侯方域連考了數次都撲街了,當下很沒面子,只能借酒抒發心中的憋屈。
  
  大明的科舉哪有那么容易的,這些落榜的大才子也紛紛叫道,科舉必須改革,本公子這般有才都沒考上,這考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兒??!
  
  一眾復社大才子深有感觸,連續六次落榜的四大公子一的冒襄更是嚷嚷著,他在天啟七年到崇禎十三年,六次來南京鄉試,六次落第,僅兩次中副榜,連舉人也未撈到,他深感懷才不遇。
  
  四大公子中的其他兩位,方以智和陳貞慧只是默默喝酒,他們二人已是舉人,不好插嘴,說多了人家會以為自己在炫耀。
  
  在二樓雅室的朱慈烺聞言后笑而不語,這幫撲街自詡才子,在科舉中卻撲成了狗,真是可笑!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