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457章 各方醞釀

第457章 各方醞釀

謝三賓順勢坐在身旁的一把椅子上,卻只坐了半邊屁股,顯得很恭敬。
  
  錢謙益撫須微微點了點頭,暗道自己在士林中的影響力還是蠻大的嘛,即便盛氣凌人的太子實行了新式教育,還拉攏一大批讀書人,不過依然有士子不吃他那一套。
  
  謝三賓坐了片刻,見他面色溫和,便開口說道:“先生,皇太子來勢兇猛,剛到江南便實行一系列新政,攤丁入畝、士紳一體納糧、收取商稅等等,這些都是在針對我等江南士紳啊,我等難道真的要坐以待斃嗎?”
  
  錢謙益毫無掩飾,道:“真是荒謬之政,此乃奪民之財、與民爭利之舉,錢某是萬萬無法接受的!”
  
  看他義憤填膺的樣子,謝三賓心里頓時有數了,他連忙站起身來行了一禮,道:“先生為國為民,學生敬佩不已!”
  
  錢謙益擺了擺手,道:“我等身為讀書人,理應效仿先賢,要敢說敢做?!?br/>  
  謝三賓心中暗暗鄙視,這老頭說的冠冕堂皇的,還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
  
  姓錢的名下掛靠了不少地主的田地,這些年收了各方好處不說,還買田買地,開店設鋪數十家,太子的新政一旦實施就會刮掉他一層皮,這老頭如何能扛得???不反對才怪呢!
  
  謝三賓試探性的問道:“先生,學生受了吳江幾家的委托,前來向您詢問,不知道您想如何應對?”
  
  錢謙益笑道:“不是我想如何應對,而是你們想如何應對?!?br/>  
  他繼續道:“這幾項新政不僅使得大家利益大損,還斷了無數人的財路,便如漕運”
  
  謝三賓猛的驚醒,道:“您的意思是我們借著朱大典遇刺的事煽風點火,抵制新政?”
  
  錢謙益撫須點頭道:“不僅我們,復社那邊也要有所行動,張溥十幾年前不是寫過《五人墓碑記》嗎,大不了再讓他再寫一篇,還有商人們,也是時候站出來維護自己的權益了?!?br/>  
  謝三賓有些擔憂道:“如今南直隸各府駐扎了大量的天武軍,若是他們”
  
  錢謙益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了起來,想到自己當初在南京城被天武軍一個姓李的將軍扔出城外,他就怒從心起,這幫武人完全不講道理,是個棘手的存在。
  
  稍微思考,錢謙益緩和了心情,繼續道:“只要我們聲勢夠大,我不信太子敢對我們怎么樣,我蘇州府的士紳抗稅又不是一次兩次了,暴動的市民打死的官員也為數不少,神宗皇帝都拿我們沒有辦法,他一個太子,還顯得太嫩了!”
  
  萬歷二十七年,蘇杭織造太監孫隆奉旨“帶征蘇杭等府課稅”,也就是征收蘇州和杭州周邊府縣的各類商業稅收。
  
  織造太監孫隆本來要打擊偷稅漏稅行為,結果激發了民變,蘇州府工商業全面罷工,眾多絲織業工人成群結隊打死手稅監人員,司禮監太監出身的孫隆連夜翻墻逃跑,在焦急不安中躲了兩天才趁著夜色偷乘小船逃向杭州,再也不敢前往蘇州巡視了。
  
  想起當初蘇州抗稅之事,謝三賓心中底氣更足,他對錢謙益建議道:“太子既然也對漕運出手了,咱們是不是應該找那幫勛貴們活動活動,再添上一把火增加必勝的把握?”
  
  錢謙益贊賞的看了一眼他,大笑道:“想法不錯,是該與他們好好走動走動了?!?br/>  
  謝三賓聽后立時放心了不少,二人互視一眼,都是冷笑一聲。
  
  地主、商人、士子、勛貴,各方全面聯合抵制新政,在洶涌如潮壓力與暗謀下,怕那太子將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隨后,謝三賓又親身前往南京找復社的掌舵人張溥,轉述了錢謙益的想法。
  
  張溥一聽東林黨魁都忍不了了,欣然答應,這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
  
  張溥親自執筆,洋洋灑灑的寫了一份了醞釀已久的《金陵反稅公揭》。
  
  文章最后要求天下有志于反對攤丁入畝和商稅的士子,于崇禎十四年正旦日在南京棲霞市舉行金陵大會,給朝廷施壓,共同抵制皇太子的種種惡政
  
  常州府無錫縣,無錫北倚長江,南濱太湖,京杭大運河從中穿過,自古就是魚米之鄉、布碼頭、錢碼頭、窯碼頭、絲都、米市之稱。
  
  萬歷三十二年,東林學者顧憲成等人在此聚眾講學,創建東林書院,一時聲名大著,經過近幾十年來的發展,東林書院成為江南地區人文薈萃之區和議論國事的主要輿論中心。
  
  無錫城內有大街數條,皆搭有坊表,此時在街心最繁華的一條胡同的大宅內,聚集了眾多江南豪商。
  
  大宅裝修華貴,大廳內寬敞富麗,里面所座的商人也個個錦衣袍服,盡顯富貴之氣,早就將商人不得著絲綢的規定扔到了九霄云外。
  
  一群商人坐在精致的黃花梨椅上,或倚或側,慢條斯理的談笑著,隨便打招呼式的交談,便有數萬兩的交易達成。
  
  他們所飲的美酒,并非品牌酒水,而是豪商們自釀的酒,江南的豪門富戶經常自己開工釀酒,僅是常州府這里品種就多達三十多種,整個江南市面上的酒水更有幾百種牌子。
  
  江南一個城市每年釀酒所消耗掉的米麥高大百萬石,如此奢侈,讓其他各地遭受天災人禍、流離失所的百姓們做夢都不敢想。
  
  江南富商們之間夸富斗艷層出不窮,極盡揮霍瀟灑,對于他們而言,那些流民自然影響不到他們的富貴生活,唯一有關系便是府中多幾個逃災的貌美丫鬟。
  
  眾商賈正在交頭接耳,輕言淺笑之時,這時一個穿著綢緞的管家走進來含笑道:“諸位老爺,我家老爺到了!”
  
  “吳老爺子來了?”
  
  “快快請進來!”
  
  一眾商人連忙站起,紛紛看向廳們外,人人翹首以待,面帶微笑。
  
  不多時,一位五十多歲的老者在一位貌美的侍女攙扶下慢慢的走了進來,他身材中等,一眼看去并非是奸商的模樣,舉手投足間是個一本正經的文化人做派。
  
  再座商賈們紛紛拱手作揖,打著招呼,這位吳老爺子是是國子監祭酒吳偉業的族叔,更是吳江八大姓的靠前的富家望族。
  
  能夠排上吳江大姓的,財富當然是必要條件,不過除財富外,還須在政治上或者社會上享有相當的聲望,吳家是書香門第,出過不少當官的,現在在朝為官的依舊不少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