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472章 史上最狠暴君

第472章 史上最狠暴君

孝陵方城明樓前。
  
  一隊隊天武軍和錦衣衛將逼宮的南京勛貴、罷市商人、抗稅士子、殺稅監的工人首領、官紳勾結的貪官全部押解而來。
  
  明樓前的廣場上,錦衣衛將一道道傳說中的刑具抬了上來,直看得周圍的數千官員驚駭不已,他們都意識到了朱慈烺接下來想干嘛了。
  
  朱慈烺掃視著這上千名不知好歹的階下囚,他走到錢謙益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道:“錢謙益,喜歡水嗎?”
  
  錢謙益不知道朱慈烺為何這么問,還以為是讓自己品析孝陵周圍的山水,連忙回道:“天門中斷楚江開,碧水東流至此回,此處碧水青山,東流水回,非常壯麗!”
  
  他接著道:“俗話說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朋,罪臣非常喜歡水?!?br/>  
  錢謙益先是將孝陵風景夸了一遍,又引經據典,將自己比喻成臟東西,借著對水的評價來委婉訴求朱慈烺能寬恕他,不能一味打殺,使得君王身處孤立的位置。
  
  朱慈烺如何聽不出的他的意思,他冷哼道:“屁話真多,既然喜歡,那就在這受死吧!”
  
  他吩咐錦衣衛道:“將他吊起來,用水刑好生伺候!”
  
  朱慈烺是絕不會放過錢謙益的,歷史上這位大爺在清軍兵臨南京城下時,柳如是勸錢謙益與其一起投水殉國,錢謙益沉思無語,最后走下水池試了一下水,說:“水太冷,不能下”,柳如是“奮身欲沉池水中”,卻被錢謙益硬拖回來。
  
  沒過幾天,錢謙益率諸大臣在滂沱大雨中開城向清軍統帥多鐸迎降,也不嫌雨水太涼了。
  
  眼下是正月,南京的室外溫度零下幾度,加上小冰河時期帶來的寒潮,比后世冷多了。
  
  錢謙益聽說太子要用水刑折磨自己,連忙匍匐在地上,聲淚俱下地哭訴告饒道:“殿下饒命??!罪臣知錯了!”
  
  數名行刑的錦衣衛抓住錢謙益的頭發,將其拖到一個大水缸前,捆住雙腿倒著吊掛在木架上。
  
  “殿下饒”
  
  錢謙益一句話還未喊完,便被錦衣衛松開繩索,猛的一頭扎進水缸里,頓時雙手亂劃,雙腳亂登,水缸里的水損失氣泡連連翻滾這。
  
  約莫過了二十秒,執行的錦衣衛才將繩索拉高,錢謙益被吊倒在空中,臉色紅白相間,連連咳嗽。
  
  還未等他緩過一口氣,便再次一頭扎進水缸里,這次的時間比較長,多達三十秒。
  
  如此反復幾下,錢謙益經過痙攣式的掙扎,飽嘗難以忍受的痛苦后漸漸喪失了意識,也不像之前那般揮手蹬腳的鬧騰了。
  
  錦衣衛的水刑效率很高,在水里還投放了德莊火鍋專用的辣椒粉,凡享用錦衣衛水刑的人,百分之八十都會開口屈服,說出審訊人想要知道的一切,刺殺朱大典的李大海就在這種享受中說出了一切。
  
  沒翻騰多久,錢謙益便再無動靜,涼涼了。
  
  接下來,錦衣衛對數百名勾結商人的貪官進行了剝皮實草,這是錦衣衛最拿手的刑法,也是太祖朱元璋最喜歡的刑法。
  
  掌刑的錦衣衛剝的時候很利索,一副享受的模樣,像是在加工藝術品,看著周圍的官員們心驚膽戰的,一個個腿腳都變得不利索了。
  
  這僅僅是此次孝陵祭祖送血食的開胃菜,接下來的一幕幕更讓這些觀刑的官員們恐懼倒胃。
  
  五名錦衣衛策馬而來,身后還拖著長長的鐵鏈,對復社創始人張溥進行了車裂。
  
  車裂也就是傳說中的五馬分尸,操著很簡單,錦衣衛把張溥的頭跟四肢套上繩子,由五匹快馬拉著向五個方向急奔,將他撕成了六塊。
  
  相比張溥痛快的五馬分尸,工部尚書熊明遇就沒那么幸運了,他受的是腰斬之刑。
  
  有名腰粗膀肥的錦衣衛行刑大漢,手持鋒利的鬼頭大刀,將熊明遇的身體從中間一刀砍斷,非常利索血腥。
  
  熊明遇被腰斬后并沒有一下子就死,還保留著清醒的神智,他嚎啕大叫著以肘撐地爬行,以手沾血在地上寫下了一個猩紅的“慘”字才斷了氣,場面極其嚇人。
  
  明樓前的受刑分為好幾塊共同進行,除了以上幾種,還有活埋、棍刑、斷椎、灌鉛、鞭刑、點天燈,其中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廣場中央的“炮烙”。
  
  這種上古刑法很少見,據說是商紂王所創,朱慈烺讓錦衣衛拿來試試,對付那些被抓來的抗稅士子主要人物。
  
  一座座涂抹菜油的銅柱豎立在廣場上,每個銅柱下面都已點燃了炭火,并已燒得通紅,一隊隊錦衣衛各司其職,將犯人扒了鞋子綁在銅柱上。
  
  滋滋之聲不斷響起,還伴隨著陣陣白煙騰起,受刑的士子們面色扭曲著痛苦喊叫著,聲音不斷回蕩在明樓上空。
  
  朱慈烺冷眼看著廣場之上受刑場面,甚至還從炮烙中想到了創新,這玩意完全可以改造的小一些,搞成熨斗的樣子,燙衣服的效果應該非常好吧!
  
  今日所有刑法中,以點天燈最為殘酷,朱慈烺將他用在了那些殺稅監的工人首領身上。
  
  朱慈烺一直以為點天燈是上元節燈會上高檔的花燈,直到李廷表拿著各種刑法清單介紹才知道,這玩意也叫點人油蠟,是一種極殘酷的刑罰。
  
  他饒有興趣的看著究竟是如何點天燈的,只見一隊錦衣衛先將幾個犯人扒光衣服,用麻木包裹,再將他們放進油缸里浸泡一陣子,最后將犯人頭下腳上栓在一根高高的木桿上,從腳上點燃,像“點燈”一樣點燃。
  
  不僅如此,錦衣衛還用油浸濕麻布,包裹頭部,點燃燒掉部分后澆滅,再次點燃。
  
  聽李廷表介紹,三國時期的董卓是第一個被點天燈的人,相對于董卓死后才被點了天燈,這些殺稅監的工人首領們可沒那么好運了,直接被活點了。
  
  如此殘忍的刑法,使得前來祭拜孝陵的數千名官員膽寒不已,很多人已經嘔吐了起來,雖然不少人心中怒意,但始終敢怒不敢言,怕自己也被掛上去祭天了。
  
  朱慈烺處事的風格,讓官員們難以接受,他的膽大妄為,更讓人難以理解,一日之內用如此眾多殘忍的酷刑在孝陵前處決這么多人,實乃數千年來前所未聞!
  
  他是魔鬼嗎?簡直是史上最狠的暴君??!
  
  不過很多人心中清楚,亂世當用重典,皇太子其人看似粗暴,卻心細如發,在祭拜孝陵前,他已經命南京刑部對抓捕之人進行了審訊,搜集了大量的罪證,誰都無法挑出毛病來。
  
  這幫人謀逆作亂,按照大明律全都難逃一死,或許太子是想用酷刑來威懾世人,實行集權專制,推行新政。
  
  可是這手腕也太強硬了吧,年僅十四歲就是如此的鐵石心腸,這以后當了皇帝會不會變本加厲?未來大明的官場是否會如洪武朝那般,官員上朝前都要寫好遺書?
  
  習慣了天啟、崇禎那種溫和的皇帝,很多官員心中害怕,特別看向朱慈烺掃來的眼神,皆是下意識的低頭退步躲了躲。
  
  朱慈烺掃視了眾人一圈,將目光鎖定在魏國公徐弘基等一眾犯事勛貴身上,冷聲道:“本宮仁慈,就將他們縊首吧!”
  
  等待受刑的勛貴有魏國公徐弘基,撫寧侯朱國弼,隆平侯張拱日,臨淮侯李祖述,懷寧侯孫維城,靈壁侯湯國祚,安遠侯柳祚昌,永昌侯徐宏爵,定遠侯鄧文囿,忻城伯趙之龍,誠意伯劉孔昭,項城伯常應俊。
  
  歷史上,這些南京勛貴基本都在清軍兵臨南京城時,坐擁十幾萬明軍不戰而降,主動開城迎韃子入城,是大明的罪人,更是漢人的千古罪人。
  
  此時的徐弘基等人已然嚇尿了,徐弘基與臨淮侯李祖述面朝神烈山北大聲嚎哭道:“先祖顯靈救我??!”
  
  徐弘基是中山王徐達的后人,李祖述是岐陽王李文忠,他們的先祖都葬在了神烈山北面,陪伴太祖朱元璋。
  
  現在太祖的子孫要破了二百多年的恩澤,將殺他們絞死在孝陵前,他們只能向先祖求救,希望先祖顯靈保佑自己,或者降下天雷劈死這狗太子!
  
  朱慈烺冷然道:“一群不知廉恥的東西,你們的先祖要是知道你們的所作所為,非得爬出來親自手刃了你們這群辱沒先人的敗類!”
  
  不顧十幾名勛貴哀嚎,朱慈烺一揮手道:“行刑!”
  
  這次行刑的是勇衛營親衛們,他們整齊踏步而來,每人手持一張硬弓,分別套在一個個勛貴的脖子上。
  
  這些勛貴的祖上都是為大明開疆拓土立過赫赫戰功的英雄,朱慈烺敬重他們,因此以明軍中傳統的弓箭將他們的不肖子孫縊首處死,也算對得起他們了。
  
  朱慈烺親自握著一張硬弓施行,他將弓弦套在魏國公徐弘基的脖子上,站在其身后,將弓弦朝前,一圈圈的旋轉那硬弓,并咬牙切齒道:“魏國公,本宮親自送你去見徐家先祖!”
  
  聞言,徐弘基拼命掙扎,奈何被兩個親衛按的緊緊的,隨著朱慈烺的弓弦越轉越緊,徐弘基的氣息變得越來越弱,最后瞪大了眼睛終于斷了氣。
  
  朱慈烺將硬弓扔在一邊,拍拍手,道:“全都埋了!”
  
  朱慈烺的行為讓所有官員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他們呆呆的看著這位瘋狂的太子,心中更加畏懼。
  
  連依賴皇室的勛貴都被弄死了,他們這些外臣還能怎么辦?那魏國公的家族還出了位徐皇后,皇太子甚至還有些一絲徐家的血脈,就這樣親手處決了自己的親戚?
  
  整個祭拜孝陵儀式一直持續到午時才結束,參加祭拜的南直隸文武官員親眼目睹了朱慈烺處置反對者的一系列的酷刑,很多人嚇得腿腳發軟,還是在天武軍的攙扶下方才回到內城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