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534章 大清殖民地

第534章 大清殖民地

戰鼓擂動,八旗軍踩著鼓點層層推進,鐵甲之聲氣勢崢嶸。
  
  八旗軍最前方是一排盾車,接著是層層火銃兵,他們保持著整齊的戰陣不斷推進。
  
  日本軍隊也開始進入了狀態,呼喝之聲不絕,在一陣怪異的口令聲中,百名火銃手率先出擊,銃聲響成一片,一股股凌厲的火光從銃口冒出。
  
  八旗軍前陣猝不及防之下,中者立時倒地慘叫,不過更多的彈丸擊中了清軍陣前的盾車,這些盾車護板厚實,鋪著牛皮與棉被,可以有效防護銃彈。
  
  阿濟格笑了,這群小日本不僅沒有火炮,連火銃的數量都極少,僅有一些穿著花里胡哨的武士裝備著。
  
  據他的了解,大明的鳥銃最初便是從日本傳入的,日本鳥銃比明軍中使用的鳥銃威力要大上不少,主要是子藥用量大,達到六錢,明軍鳥銃用量只有三錢。
  
  阿濟格原本有些畏懼,擔心倭人也整出一批火銃兵,現在看來,是自己想多了!
  
  火器這種高端玩意,不是一個島國中小藩主能用的起的,長州藩的大名能列裝名下百名武士已經算是個土豪了,畢竟日本歷史上的織田信長,只擁有三千火銃兵就能在日本橫著走了。
  
  阿濟格不再派人試探,直接下令火銃陣前進,大軍壓過去!
  
  在喝令聲中,第一排上千名八旗軍火銃兵齊齊扣動了扳機,白煙連片騰起。
  
  在爆豆般的聲音中,日本軍陣前木屑橫飛,當做盾牌的竹束被打穿打爛,躲在后面的日本兵慘叫著撲倒在地。
  
  八旗軍的第二排火銃兵立時上到前排,開始了齊射,緊接著是第三排......
  
  見此情景,長洲藩的大名頓時傻眼了,這群清妖居然有這么多火器?!
  
  隨著八旗軍的步步緊逼,大名驚駭之下連忙大呼小叫著指揮,日軍陣中經過一片騷亂,緊接著出現大量的弓手,他們手持巨大的竹弓,呼嘯著射來箭矢。
  
  日軍射的箭矢又準又狠,距離又漸漸貼近,他們射的箭枝幾乎例無虛發,頭鐵往上剛的八旗軍火銃兵也是損失不小。
  
  不過數千名八旗軍火銃兵不是鬧著玩的,用火銃打弓箭,更是壓倒性的欺負人。
  
  八旗軍一口氣射了十八輪,日軍損失慘重,若不是日軍中裝備了大量一人高的竹束和步楯,防御了部分鉛彈,估計早就被打殘崩盤了。
  
  看日軍陣地混亂一片,清軍鼓點又再響起,各旗火銃兵后面的披甲兵手持大刀與盾牌開始突進,準備沖殺一番。
  
  八旗軍雖然裝備了大量的火銃,但大多火銃和子藥都是進口的,需要省著點用。
  
  “嗨!”
  
  一名身穿黑色母衣的的精銳武士手持太刀,砍向一名八旗軍披甲兵。
  
  只聽“鐺”的一聲,滿臉橫肉的八旗軍重甲巴牙喇兵手中武器一擋,輕松的擋住了這絕殺的一刀,并反手就是一刀。
  
  一道刺耳的兵器碰撞聲響起,巴牙喇兵劈開這名日本武士的小太刀,直接一套將之帶走,一點都不含糊。
  
  又是一道充滿異域特色的大喝聲,一名武士飛速躍起,上來也是一刀劈下,直取巴牙喇兵的腦袋。
  
  這名巴牙喇兵久經沙場,身形走位靈活,勉強躲過致命一擊,然而武士的太刀在其鐵甲上直接拉出一道火化。
  
  “額涅的!”
  
  巴牙喇兵怒罵一句,顯然是惱了,若不是自己穿了三層重甲,估計早被這小倭人給活劈了!
  
  巴牙喇兵飛快往后退了幾步,隨即掏出身上飛斧扔了過去,武士為之大驚,匆忙躲開。
  
  而此時,巴牙喇兵趁勢而上,將手中重劍狠狠的刺入了武士的胸口,頓時鮮血如噴泉般涌出。
  
  日本武士的母衣雖然看似精良,實則花里胡哨,里面只有少部分的鐵料,其他都是木頭和皮革配置,防護力遠不如清軍重甲步兵的鐵甲、棉甲、鎖子甲三層防護。
  
  那武士被一劍捅破,捂著胸口嘶心裂肺地大叫,整個臉都扭曲起來。
  
  巴牙喇兵獰笑著上前,殘忍的將他的頭顱割下,又沖向身邊另一名武士。
  
  戰場上呈現了一邊倒的屠殺,在人數和裝備懸殊差距如此大的情況下,八旗軍一個個如戰神降臨,攆著日本軍隊到處跑。
  
  在戰場一側,豪華的織金龍纛豎著,一群八旗將領愣愣的看著戰場,有些不敢相信:“倭人敗了?就這么跑了?”
  
  阿濟格身邊的巴牙喇纛章京笑道:“王爺,倭人太弱了,這次我們真是殺雞用牛刀了?!?br/>  
  被關了幾年的阿濟格差點瘋掉,如今重回自由,還手握重兵,他心中有說不出的快感,想將這些年幽靜時壓印的情緒全部釋放在這島國。
  
  阿濟格下令道:“全部搶光!搶不完的燒光!壯丁抓入軍中,抵抗著全部殺掉!”
  
  有章京問:“王爺,那女人呢?”
  
  阿濟格瞪了他一眼,道:“先給本王挑十八個姿色上佳的日本娘們,其他你們自己看著辦!”
  
  周圍的巴牙喇兵歡呼一聲,也加入了劫掠的大軍,撲向慌忙逃竄的日本女人。
  
  一名日本婦女跑的太急摔倒在地,立時有一群八旗兵淫笑著將之圍住......
  
  看著八旗的勇士盡情的蹂躪這片土地,隨軍的朝鮮跟役源源不斷的將劫掠的金銀糧食運往岸邊裝船,阿濟格心中無比享受。
  
  他忍不住說道:“看,我大清鐵騎馳騁縱橫倭地,遠比大元的蒙古騎兵厲害!”
  
  阿濟格并不滿足搶掠這小小的長洲藩,他決定繼續征伐,搶光周邊的幾個藩國!
  
  萬歷朝鮮戰爭后,日本這幾十年基本天下太平,人口增長的很快,全國差不多三千萬人口,數量非常驚人。
  
  只是此時的日本并非統一的王國,天皇被德川幕府架空,下面有大大小小的藩主大名多達二百多家,各行其是,全國政令很難統一。
  
  德川幕府為了穩定統治,從第二代將軍到第三代將軍德川家光,一直貫徹抑制大名權利的方針,對各藩主大名的處分也沒有停止,處分的方式簡單粗暴,即沒收俸祿、更改領地。
  
  被搶劫的這些西南諸藩表面恭順,但對幕府一直懷有敵意,德川家族也十分清楚,因此對清軍登陸劫掠一事只是出自精神上的譴責,并沒有實質性的派兵應對。
  
  在這場情況下,阿濟格似乎賴在日本九州島不走了,專門建了碼頭和營寨,搶了人便往盛京送,編成八旗日本兵,就如同在日本搞殖民地一般。
  
  當地幾個藩主打又打不過,只能躲在居城里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領地的百姓被掠走,同時祈禱著神風再次降臨,摧毀這些清妖......
  
  (本章完)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