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535章 拒降

第535章 拒降

陜西,西安。
  
  整個城池上空殺聲震天,鋪天蓋地的流賊將這座十三朝古都圍的水泄不通,如蟻附攻城。
  
  攻城的大軍中,打前陣的自然是多日沒有口糧的饑民,甚至還有被裹挾的老弱婦孺,他們如浪濤般一波波的往上填,似乎準備靠人流將這座古都淹沒。
  
  大股的饑民后面,分布著浩浩蕩蕩的流賊步軍,他們個個手持長矛,整齊列陣,準備隨時出擊。
  
  由馬軍和老營驍騎組成的流賊中軍軍陣中,一桿斗大的“闖”字大旗迎風舞動,黑緞子所繡的大旗正下方,一名身穿藍色箭衣,頭戴白色氈帽紅纓,身掛紅色披風的中年人靜靜策在馬上。
  
  此人便是闖王李自成!
  
  李自成身形魁梧,顴骨高深,密密的絡腮胡子上高鼻深目,顧盼間眼中不時閃過精光。
  
  他的身后,有宋獻策,牛金星等文人,又有劉宗敏、田見秀、李過等闖營諸將。
  
  李自成久攻不下鳳陽府,見對方不斷換人上陣,又見開封府的楊嗣昌大軍虎視眈眈,他越想越氣,覺得自己被官兵耍了,當做蹴鞠來回踢!
  
  趁著中原鼠疫大發,李自成忽然提兵北上,與劉宗敏會師商洛山,繼而北上陜西突襲西安。
  
  陜西是自己的老家,又常年遭災,革命底子很厚,加之孫傳庭那個閻王滾蛋了,李自成更有信心在陜西拉起數十萬人馬。
  
  此時望著城池,李自成躊躇滿志的同時,心下又充滿仇恨,西安城有他三個仇人,一是挖了他祖墳的三邊總督汪喬年,二是劉國能和李萬慶這兩個叛徒!
  
  劉國能和李萬慶都是陜西延安人,劉國能綽號闖塌天,李萬慶綽號射塌天,二人都是李自成的老鄉,也是李自成的結拜兄弟。
  
  崇禎初年,劉國能、李萬慶與張獻忠、羅汝才等并起義于陜西,轉戰陜、晉、豫、鄂間,與李自成等同困車廂峽中,也曾經率部參與七十二營會盟,是打入鳳陽的十三家流寇之一。
  
  崇禎十年時,朱慈烺率天武軍南下平叛,消滅了老回回等革左五營,又合圍張獻忠、羅汝才等人,劉國能和李萬慶主動投誠歸順朝廷,受封副將,并被朱慈烺安排在湖廣駐防。
  
  崇禎十二年時,李自成自商洛山復起,黃得功奉命率軍北上陜西,劉國能和李萬慶同樣被調往陜西作戰,之后一直留守陜西。
  
  眼看城池將破,李自成心下得意,他很期待這三人是如何向自己跪地求饒的!
  
  闖軍并不是第一次攻打西安了,可以說是輕車熟路,又是突襲,明軍并未形成有效防御,在這種人海戰術下破城也就一兩天的事。
  
  果然,第二日的戰事只持續了半日,城下便傳來鋪天蓋地的歡呼聲。
  
  “城破了!城破了!快進去搶??!”
  
  闖軍蜂擁入城,李自成也不耽擱,哈哈大笑道:“都隨額進城!”
  
  城內哀嚎之聲不絕,滿街都是尸體與血跡,李自成對此習以為常,命老營驍騎將汪喬年、劉國能、李萬慶三人抓來。
  
  不多時,身材魁梧,滿身血跡的劉國能被擒押至中軍,挺著脖子一言不發。
  
  沒有想象中的跪地求饒,李自成顯然有些不自在,他勉強笑道:“劉老弟,咱倆是老鄉,為何不降了我,一起共謀大業呢?”
  
  劉國能瞋目怒罵道:“我初與若同為賊,今則王臣也,何故降賊!”
  
  李自成呵呵笑道:“俗話說,一日為賊,終生為賊,你又為何自欺欺人呢?”
  
  劉國能喝道:“我與爾等不同,廢話少說,想殺便殺,要剮便剮!”
  
  李自成冷眼相看,冷聲道:“既如此,那你便去吧!”
  
  他一揮手,立時有老營兵將其拖到一旁處決了。
  
  緊接著,“射塌天”李萬慶也被押來,同樣不愿屈服,大呼:“某不再從賊!”
  
  李自成一呆,隨后大怒,喝道:“你說什么?”
  
  周圍闖軍諸將非常憤怒,紛紛喝道:“不知好歹!”
  
  李萬慶掙脫束縛,拔出身邊闖軍的佩刀,自刎而死。
  
  李自成身體一顫,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為何他們寧死不屈?他們以前不是這樣的??!
  
  精通術數的宋獻策撫須道:“早聞朱家太子善于洗腦,對軍隊掌握亦是厲害,看來真是如此,闖王萬不可低估此人”
  
  綽號為“過天星”的張天琳唏噓不已,當年打下中都鳳陽的十三家首領,如今只剩下自己和闖王二人了
  
  城中的清剿戰事依舊在進行,三邊總督汪喬年雖是文官,卻身穿盔甲,依舊帶著家丁在巷中抵抗,還親手斬殺三個流寇,自殺未遂被闖軍擒獲。
  
  有闖軍老營兵押著他來到李自成面前,喝道:“狗官,你面前的是闖王,還不跪下!”
  
  汪喬年怒目道:“我乃大明臣子,朝廷命官,怎可向反賊下跪!”
  
  李自成盯著他,道:“聽聞圍城之時,那些狗官將吏圍在你旁邊哀求你出城避開義軍,你卻用腳踹他們的頭說‘你們怕死,我不怕死’這樣的話,有這事嗎?”
  
  汪喬年昂首挺胸道:“不錯!無恥反賊,必遭敗亡!”
  
  “你這狗官倒是有幾分氣節,只不過也太托大了!”
  
  李自成呵呵作笑,忽然喝道:“來人,挖出他的膝蓋骨,看他跪不跪老子!”
  
  被挖了膝蓋骨,汪喬年依然大罵不止。
  
  李自成指著他道:“狗官,昔日你挖我祖墳,可有想過有今日?”
  
  汪喬年大罵道:“賊子,你逆天燒毀鳳陽皇陵,滅你九族都是輕的,挖你祖墳又何足掛齒!”
  
  李自成大怒,道:“割了他的舌頭!”
  
  汪喬年滿嘴鮮血,站立不穩,無法叫罵,便以手指著李自成以血唾罵不止。
  
  李自成偏偏不信這個邪,命令左右道:“再砍掉他的手指!”
  
  膝蓋骨被挖,舌頭被割,手指被砍,汪喬年渾身發顫,再也無法站立,他轉身望北而拜,口中含糊不清的念叨著皇恩厚土。
  
  李自成更是大怒,下令用五牛分尸將其車裂而死。
  
  看著幾段尸身和一地鮮血,李自成眉頭緊皺,顯然不喜,覺得這狗官挖了李家的祖墳,讓他這么死簡直便宜他了!
  
  沉默了一陣,李自成忽然問:“這狗官的親屬在哪?怎么不見押來?”
  
  這時他的侄子李過過來,回道:“闖王,這狗官的親屬都在總督府自殺了!”
  
  “死了?”
  
  李自成眾人來到三邊總督府,只見里面空蕩蕩的很安靜,李自成等人進入府中正廳后,頓時面露驚色。
  
  幾具衣冠端正的女尸懸掛在廳中,自縊身亡,正是汪喬年的妻女。
  
  汪喬年的兒子穿著一身綠袍文官公服躺在地上,身下一灘的血跡,右手握著一柄帶血的利劍,脖中尤有血痕。
  
  在他的懷中,還躺著兩個幾歲的稚童,卻是汪喬年的孫子。
  
  血腥味蔓延,看著地上三具尸體,李自成最終靜靜無言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