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 第542章 決戰

第542章 決戰

崇禎十六年七月二日,雙方經過多次試探交鋒,終于全軍出戰,排兵布陣,皆擺出決戰的態勢。
  
  楊嗣昌以汪萬年和王廷臣兩部新軍為中軍前陣,其次是楊文岳、楊德政的保定人馬,又有以劉澤清、賀人龍、安國安三部人馬為左翼,宣府總兵虎大威、通州總兵姜名武、榆林總兵牛成虎為右翼。
  
  主力精銳布置完畢,余者雜兵居于后方,作為整個大陣的駐隊援兵。
  
  雙方人潮如海,旌旗如林,充滿了戰意滔天的氣氛。
  
  兩年的督師經歷,使得楊嗣昌老的很快,漸漸體力不支,他卻堅持親自擂鼓激勵三軍將士,口中大呼:“殺賊!”
  
  明軍還未動時,闖軍已經發起了進攻,依舊是源源不斷的饑民為先鋒,沖擊官兵中軍,消耗其勢。
  
  在饑民后面,是一個連綿數里的步軍大陣,黑壓壓的闖軍手持長矛大步往前推進,兩陣兩翼的騎兵也發起了攻擊,勢如潮涌。
  
  隨著戰鼓聲越來越急,無數饑民吶喊一聲,全線如墻而進,人潮洶涌而來。
  
  明軍中軍,汪萬年放下平日不羈的表情,面容漸漸凝重,在其身后便是一萬名訓練出眾的山西鎮火銃軍,還有一營炮兵,這是他澆灌了無數心血訓練而成。
  
  看著將士們嚴整不動的樣子,汪萬年信心大增,一把抽出自己的佩劍,指向前方:“開炮!”
  
  令旗揮舞,瞬間炮聲大作,山西鎮炮營發出了怒吼,炮聲源源不竭,如爆雨似的打出,沖陣的饑民死傷狼藉,很多還未沖到近前就全隊崩潰,驚恐著退縮。
  
  密云鎮的邊軍同樣是崇禎組建新軍的重點,經過三年的成軍訓練,也已初具規模,萬名火銃紋絲不動在那等待命令。
  
  楊嗣昌看著汪萬年、王廷臣、虎大威等邊軍陣列森嚴,心下大頓,他又看向左翼的劉澤清等部,一副松散的作風,眉頭微微皺起。
  
  楊嗣昌心中不由感慨:“幸好他們三人都曾跟過皇太子打過建奴,學了天武軍的訓練制度,要是沒有他們三邊人馬,只怕這一戰難了”
  
  前方濃煙滾滾,流賊被火炮火銃擊死無數,哀嚎遍野,然后一波流賊潰敗,后面便有更多的流賊涌了過來,兩翼的流賊馬軍也與明軍兩翼交上了手。
  
  明軍中火炮數量并不多,對于入海潮般涌來的流賊,打出去的炮彈就如同一道道小浪花,并不能阻止闖軍的進攻。
  
  待闖軍步入百步內,明軍中軍令旗揮舞,獨特的號炮聲響起,中軍山西、密云二鎮兩萬火銃兵齊聲大喝:“虎!”
  
  雄壯的齊呼喝應聲中,二鎮火銃兵整齊踏前一步,將手中火銃翻下,黑壓壓對準了前方又一波沖來的饑民們。
  
  兩鎮火銃兵噼里啪啦的陣陣排銃響動,一片片呼喝著挺近的流賊步軍被打倒在地,慘叫之聲不斷。
  
  硝煙彌漫,刺鼻的血腥味充斥盈野,戰場之上到處是哀嚎的流賊傷兵,還有那些密密死去的尸體,慘烈的情景令人心驚。
  
  相比密云鎮,山西鎮兵馬更具戰斗力,汪萬年全搬了天武軍的模式,招募四肢發達,大腦簡單的良家子弟,分田安家,每日訓練不綴。
  
  天武軍抄了八大晉商的家,收獲巨大,從中協助的汪萬年自然撈了不少好處,這些都是他訓練新軍的資本,所練新軍不是其他各鎮半吊子新軍可比的。
  
  在右翼,虎大威親率宣府鎮三千騎兵出陣,與闖營馬軍兇悍搏殺,擊潰幾次賊騎攻擊。
  
  右翼的劉澤清、賀人龍部軍陣也是頑強屹立,擊退闖軍數次進攻,戰果良好。
  
  形勢一片大好,明軍眾官將相顧雀躍,楊嗣昌與幾個文官更是情緒高昂,他豪氣萬丈道:“闖賊不過如此!”
  
  闖軍進攻受挫,李自成果斷放棄了馬軍攻擊兩翼,僅以饑民和步軍攻打中軍和兩翼,部分馬軍則在大陣外不斷游走,尋找明軍的破綻。
  
  闖軍人多勢眾,實行的人海戰術不是鬧著玩的,攝于后陣老營兵的督陣,沖陣的饑民不敢后退,被打退一波又咬牙瘋狂的涌了上來。
  
  在震天的殺聲中,雙方殺得難解難分,明軍以火器壓制流賊的人多勢眾,楊嗣昌不斷調兵遣將,將前陣疲憊的人馬換下,闖軍中同樣如此,輪流上陣。
  
  一連戰了幾個時辰,戰場平原上死傷盈野,滿目都是密密麻麻的死人。
  
  經過冷卻后的明軍火銃再度接連不斷的響起,平原間山西、密云兩鎮新軍戰士們,個個戰斗意志極為堅韌,流賊一**進攻,都被他們的火器從容擊潰于陣前。
  
  饑民的攻勢越來越無力,闖賊以饑兵沖陣,面對明軍陣列森嚴的銃陣,真真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
  
  汪萬年舉著望遠鏡看去,那些闖軍依舊不知疲憊的涌上來,他眉頭大皺,喃喃道:“或許在闖賊的眼中,這些饑民都不值官兵的一顆鉛彈”
  
  不過他覺得很奇怪,李賊在做什么?為何他的中軍一直以漫天旗幟相圍,絲毫不見動彈?莫非李賊不在中軍?親率老營繞后偷襲?
  
  仔細想了想,汪萬年又將這個想法打消,按照明軍的布置,流賊即便繞后偷襲也占不了任何好處,說不定會被真定城守軍兩面夾擊擊潰。
  
  又過了一陣,明軍中的火炮和火銃漸漸停止了,開始進行散熱處理,明軍的弓箭手和長槍兵在此頂了上去,換下炮營和火銃兵。
  
  正在此時,前方一個明軍游擊將軍忽然大呼道:“火炮,是火炮!”
  
  眾人不解他的意思,然而諸將舉起望遠鏡觀察之時,皆是心頭猛震。
  
  只見闖軍中饑民越來越少,后陣步軍分散開,露出了一排大小各異的火炮,紅夷大炮以及佛朗機炮多達上百門!
  
  不僅如此,闖軍中更是出現了密密麻麻的火銃兵!身上還穿著明軍的鴛鴦服,顯然是那些投降李自成的河南官兵。
  
  直到現在,明軍諸將才明白,為何李自成以旗幟遮掩中軍,又不斷以饑民沖陣,消耗明軍火力,原來他們有火炮和火銃!
  
  早在十年前,便有官兵投靠加入流寇,這幾年隨著李自成的做大,河南、陜西等地投誠的官兵更多,闖軍每克一地,便會殺官威懾,大多官員和官兵為求保命,選擇投降。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