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帝逆洪荒 >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逆天錢祖,帝辛脫困! 鼠年大吉5000字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逆天錢祖,帝辛脫困! 鼠年大吉5000字

隨著錢祖話語剛剛消失,只見聚寶盆這一刻像是宇宙將要迸發一樣,綻放出來了可怕的光芒。
  
  一個奇景出現在了這里。
  
  在聚寶盆的正上方赫然出現了一個金光燦燦的大洞,這個大洞不知道連接向哪里。但是誰都能夠知道,這個金燦燦大洞很是重要。
  
  你隱隱約約可以看得到這個金燦燦的大洞里面那就是錢財的海洋。密密麻麻,浩浩蕩蕩,無窮無盡。
  
  五十三個金元寶出現了。
  
  這五十三個金元寶可不單單只是金元寶。因為在這些金元寶的里面則是放置著五十三個永恒之寶。如是永恒之水,永恒之土,永恒之泥等等等等。
  
  很顯然,這是聚寶盆的手段。外是大商金元寶。內里攜帶更強大的寶貝。
  
  獻祭!
  
  這五十三個永恒之寶就是錢祖的買賣錢。
  
  嗖嗖嗖嗖、、、、、、
  
  一眨眼,這五十三個金元寶就是消失在了這里。
  
  “真是可惜了!”縱然是見多識廣如是文祖此時都是差點被晃花了眼睛。
  
  文祖可不知道錢祖居然有這么多的寶貝。這些寶貝文祖感覺到對自己有用的都有不少。這可都是絕對好寶貝。
  
  不過可惜的是,現在這些寶貝統統要都不屬于他們了。
  
  心疼!
  
  不過雖然失去了這些寶貝。但是得到的反饋卻是極好的。
  
  “可!”
  
  一道聲音從冥冥之中傳遞而來。
  
  隨即,只見從冥冥之中,一指就是點了下來。
  
  憑空出現的一指。這一指看起來平平常常,就仿佛是誰隨意點了這么一下子。
  
  甚至是你根本感受不到這一指有什么恐怖之處。
  
  文祖先是皺了一下眉頭。但是隨即想想,或許更強層次的人,他們不了解吧。
  
  文祖的實力如今不過是半步永恒之主。尚且距離永恒之帝還差著十萬八千里。對于道這種存在,他就更不了解,知曉了。
  
  “噗!”
  
  這個被爆炸樹精心設計的結界就像是一個水泡泡一樣,一下子就是被戳破了。
  
  “好!”
  
  在看到了這一幕之后,錢祖臉上的笑容終于是徹底綻放了出來。雖說他之前已經有所預計了。但是在最后的結果沒有出現之前,一切皆有可能。
  
  現在就不同了。事實已經發生了。
  
  而此時在東方混亂域之中,爆炸樹的臉色就像是被瞬間冰凍了一樣,停滯了下來。
  
  是的。
  
  “是誰!”
  
  爆炸樹簡直要氣炸了。
  
  他還打算是慢慢的磨滅了帝辛的性子。甚至是對于大商的本事,他已經有了猜測。不管怎么樣,大商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了。這是毋容置疑的事情。他甚至是想好了以后的謀算、、、、、、、
  
  可是這一切在現在完全成為了夢幻泡影。
  
  帝辛也是果斷。在錢祖出手的那一瞬間,他就已經做好了相應的準備。
  
  “移形換位!”
  
  移形換位,沒錯。這一個武功多次讓帝辛都是逃出了艱難險境?,F在也是一樣。
  
  在文祖的手中出現了一個身影。這個身影渾身籠罩在了黑暗與血色之中。他的一身氣勢那也是不凡的很。
  
  “一切就都擺脫衛主了!”文祖對著這個身影慎重的說道。
  
  “請放心!文祖。這一次,我親自出手,不成功便成仁!但是只要成功了,便是要讓這爆炸樹付出慘重的代價來?!边@個身影發出了憤怒的聲音。
  
  “好了!衛主,請收斂氣機!”這是之前文祖與這個衛主的一番對話。
  
  瞬間,天地運轉。
  
  帝辛出現在了外界。而這個衛主則是出現在了東方混亂域之中。
  
  “哪里逃!”
  
  帝辛快,這個爆炸樹也不慢。
  
  只是眨眼他就是發現了帝辛的蹤影。爆炸樹氣急敗壞,頓時爆炸樹就是消失在了原地。
  
  或許別人不知道爆炸樹去了哪里。但是帝辛卻絕對知道爆炸樹現在在哪里。在破碎空間之中。
  
  這一次,錢祖用自己積攢而來的全部財力買了道出手一擊?;蛟S不知道這樣的攻擊對于道是真正出了幾分力。但是這個東方混亂域結界卻是被打碎了。
  
  這里一瞬間徹底成為了粉碎。
  
  這樣的粉碎對于其他人來說或許是一個難題??墒菍τ诒涠詤s是一個反敗為勝的機會。
  
  如果帝辛不果斷的話,或許就會被爆炸樹給留下來。
  
  但是既然知道了爆炸樹的一些底細。帝辛自然是計劃好了一切。
  
  “文祖,萬界橋!”
  
  帝辛乾坤大挪移剛剛挪移到了無盡混沌之中,立即就是跳入了萬界橋之中。而萬界橋則是流光一閃,瞬間就是消失在了這里。
  
  而幾乎在萬界橋消失的那一瞬間,爆炸樹的身影出現在了這里。
  
  “轟!”
  
  這一片混沌之地被直接拍散了。由此可見,爆炸樹的氣憤達到了何等的地步。
  
  站在了這里,爆炸樹渾身上下散發出來森冷的寒芒。能夠凍掉天地萬物。
  
  “是誰?是誰?是誰?”
  
  “誰在壞我好事?”
  
  爆炸樹的聲音傳遍了整個無盡混沌。
  
  爆炸樹知道文祖,他見識過文祖。文祖利用界橋從他眼皮子底下逃走。
  
  但是爆炸樹知道這絕對不是文祖能夠打出的攻擊。能夠無聲無息破掉他的結界。這樣的攻擊縱然是他巔峰時期都是沒有這樣的能耐。
  
  要知道為了這一次徹底困住帝辛,他可是動用了不少的底蘊。正是因為這樣子,他才自信十足。
  
  但現在現實狠狠打了他一巴掌。
  
  大商雖然也有不少的手段。但是這樣的攻擊他不認為這是大商的手筆。
  
  能夠瞞過他,能夠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這里。這可不是一般人,一般手段。
  
  “界橋!”
  
  隨即,爆炸樹又是狠狠地念叨了一句。
  
  雖然不知道這是誰?但是卻可以肯定這是大商使出來的手段。目的就是為了救助帝辛。姑且不說大商付出了多少的手段,但是事實就是帝辛從他手中逃走了。這是一個客觀事實。
  
  “界橋,等我實力恢復了。倒是要看看你的界橋能否躲過我的爆炸虛空?!?br/>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爆炸樹陰鷙的話語繼續響起。
  
  事實上,他現在的實力尚且不是在巔峰。在特殊的地方,特殊的時刻他或許能夠發揮出永恒之帝的實力。甚至是巔峰之力。但是一般情況之下,他的實力與六道輪回他們相差不大。
  
  “終于回來了!”
  
  帝辛一腳踏出了萬界橋,隨即,帝辛發出了深深地嘆息聲音。
  
  “恭喜陛下歸來!”
  
  所有的大臣盡皆不約而同的恭賀道。
  
  “好!”
  
  沒有經歷過一些劫難,你是真不知道自由的滋味。
  
  這一次的事情,真的很危險。甚至一度帝辛都是差點絕望了。因為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大商所有的底蘊都不足以打開這個局面。
  
  所幸是他終于逃過了這一劫。
  
  、、、、、、
  
  “哼!”
  
  東方混亂域之中,爆炸樹也知道現在為時已晚了。
  
  一聲冷哼之后,一個結界再次彌漫在了這里。這樣的攻擊,可不會常有。
  
  如今東方混亂域是他的地盤。
  
  “看來需要加快速度了!一些人的實力已經超過了預期?!北涓揪蜎]有將目標對準誰。
  
  “帝辛,有一有二,但不會有三了!”
  
  帝辛已經連續在他手中逃過了兩次了。這一次他也算是摸出了大商的底限在哪里了。
  
  只要帝辛再一次落在他手中,他絕對第一時間炮制好帝辛。
  
  帝辛被爆炸樹轉移到了東方混亂域,以及錢祖出手請道出手,這一系列事情都是發生在了短短片刻之間。
  
  因為在帝辛此刻回到了大商之中后,北方混亂域之中三老怪則是一個個暴怒不已。
  
  尤其是吞噬樹與模擬樹,為了將帝辛引入到了既定的圈套之中。他們不惜讓帝辛拿走了南方混亂域與西方混亂域的人口。要知道,這些人口可是他們特意培育出來的。對于他們來說,那也是極其重要的。
  
  如果一切如他們所愿,他們拿下了帝辛,掌控了大商。這一切事情也都不是什么事情。但偏偏現在帝辛在他們的眼前逃走了。
  
  輪回樹,吞噬樹,模擬樹三人面面相覷。
  
  “我們的血色足以腐蝕掉任何的空間原點。這里不但已經不是逃生地點,反而是催命地點?!?br/>  
  永恒界有永恒界的規則存在。
  
  雖說他們能夠打破空間,但是這并不就代表著他們可以無視空間亂流。
  
  永恒界之中的空間亂流那可是比以往的空間亂流要強大一個大層次。
  
  尤其是永恒界之中的空間亂流,一不小心你就能夠迷失了。所以,他們才沒有在乎這些已經被腐蝕掉的界橋。
  
  也不知道帝辛是有信心,還是堅持要從他們手中逃走?
  
  “咦!不對!”突然,模擬樹發出了一聲驚疑。
  
  “怎么了?找到了!”輪回樹與吞噬樹頓時一陣期盼的望著模擬樹。
  
  如今帝辛已經快要成為了他們的心魔了。
  
  “我感受到了爆炸樹的氣息!雖然這股氣息一閃而逝。但是不要忘記了,我曾經也模擬過爆炸樹。這種氣息不會錯?!蹦M樹臉色很是難看。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難道他們成為了那一只螳螂?
  
  “看來我們是大意了!”在聽到了模擬樹的話語之后,輪回樹倒是瞬間安靜了下來。
  
  模擬樹能夠想到的問題,他自然也能夠想到。尤其是想到了爆炸樹居然隱藏在他們身后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這讓他們很是臉紅。
  
  “這廝不是一向自認為可以炸掉一切么。怎么也學會偷偷摸摸了?”吞噬樹倒是譏諷了一句。
  
  顯然,他們三人與爆炸樹雖有合作。但卻不是屬于一路人。
  
  “不管怎么樣,爆炸樹既然參與了此事。我們就必須要走一趟?!陛喕貥淅^續說道:“這個帝辛足以讓我們的實力速度提高兩層。我們不能放棄掉帝辛。
  
  至于爆炸樹么,一切都有的談。
  
  我們選擇了輪回轉世,這個爆炸樹仗著自己的爆炸特性,硬生生熬了過來。
  
  他既然選擇了悄無聲息的出手,那就說明了爆炸樹的性子也改了不少。
  
  新的爆炸樹,我們需要用另外一種態度去對待?!?br/>  
  “我們現在就出發嗎?”模擬樹很是心急。
  
  爆炸樹雖然當初肆無忌憚,他們承認對于爆炸樹也很忌憚。但是那都是當初爆炸樹巔峰的時候。
  
  現在的爆炸樹也曾經經歷了大劫難。他們的實力沒有恢復,料想這個爆炸樹也是一樣。
  
  況且,從當初帝辛可以從爆炸樹手中逃出一事可以看出來,這爆炸樹與帝辛接觸的很早。
  
  “說到底了,我們對于帝辛的了解還在爆炸樹之后!你們可不要忘記了當初我們第一次遇到那帝辛的時候,他就是中了爆炸樹的爆炸之力。
  
  從某種角度來看,我們是在截爆炸樹的胡?!陛喕貥淅潇o的說道:“所以,我們需要準備的更充分。
  
  如果商量不成,那么就強打!”說到了這里之后,從輪回樹身上綻放出來了一股森冷寒芒。
  
  輪回樹也是狠人。
  
  “其實比起神秘莫測的帝辛,我更愿意面對爆炸樹!起碼我們對他知道的更多。只要能夠克制住爆炸樹一時,我們就有的談。
  
  大不了一邊打,一邊談就是了?!?br/>  
  看來輪回樹雖然對于爆炸樹抱有敵意。但是卻也沒有想要與爆炸樹拼死。
  
  拖!
  
  現在是一個爭分奪秒的時代!你除非徹底躲過我們,要么就只能是拿出來共享。
  
  “我們先去恢復實力!”
  
  北方混亂域瞬間就是陷入了寂靜。誰也不曾想起之前北方混亂域之中的眾生。
  
  、、、、、、
  
  大商,朝天殿。
  
  “暗衛衛主,你感覺如何?”帝辛徑直看向了一人,正是蚊道人。
  
  不錯。之前文祖攜帶著的那個身影赫然正是蚊道人本尊。這一次蚊道人不惜親自出動就是為了趁機打入東方混亂域。
  
  這個任務很是承重,不是他制造出蚊子暗衛就能夠辦到的事情。就算是他,都是抱著粉身碎骨的念頭去的。
  
  是的,當他們商討欲要趁機在東方混亂域埋下一個釘子的時候,蚊道人就是主動請纓了。
  
  只要有億萬分之一的希望,都要費勁一切心思去做。畢竟你的對手太恐怖了。
  
  對于爆炸樹,帝辛承認是自己忽視了。
  
  這個爆炸樹是不達目標不罷休之輩。自己被這個爆炸樹將自己當成了目標,那么就一定會時時刻刻關注著自己。而他在出了東方混亂域之后,居然對爆炸樹置之不理了。
  
  正是因為他忽視了爆炸樹,這才是差點落得萬劫不復之地。
  
  這個教訓,帝辛是深深印在了心中。
  
  這一次,其實,帝辛也是打著僥幸的心理。能成固然是最好,不成的話,也是沒辦法。
  
  “陛下,臣下能感覺到還活著!不過卻是陷入到了絕對睡眠之中了。如今正是那東方混亂域最是警惕的時候,臣需要以靜制動?!?br/>  
  蚊道人與他的蚊子蚊孫也是有著一種特殊的聯系。這種聯系很是特殊,很多地方都是阻擋不住他的這種感應。如今看來,即便是在東方混亂域也是發揮了一定的作用。
  
  在蚊道人打算潛伏進東方混亂域之前。他率先孕育出來了一個單獨的個體。這個個體就是他在外面的感應器。
  
  本來眾人打算讓這個培育出來的暗衛進去。但是為了更加的掌控全局,蚊道人拒絕了眾人的好心。
  
  為此,蚊道人已經準備好了一切。
  
  可見有的時候,并非強大的東西才能夠發揮出既定的作用。
  
  “陛下,這一次為了更加的保險,我們更是用了當初天災之后陛下得到的永恒之景?!蔽淖孢@個時候也是站了出來,徑直說道:“況且道那一擊充斥著恐怖之力,雖然臣看不出什么,但是可以想見那一擊絕對是攪亂了天機。
  
  那爆炸樹即便是想要找尋敵人都不可能。
  
  而那個時候,這爆炸樹全部心神都在陛下身上。兼之陛下的移形換位乃是不世出的一種武功。完全規避了那些天機。
  
  再說了,那永恒之景更是特殊的永恒之寶。隨即模擬任何地方的環境。
  
  有這三重阻礙,老臣相信,這一次我們成功在東方混亂域之中扎下了一個眼線?!?br/>  
  “好!”帝辛重重的喊了一聲。
  
  “既然這樣,暗衛主,一切就都以你的感應行事?!钡坌镣耆路帕藱嗬?。
  
  如今蚊道人在敵人大營之中,一步都不能走錯。
  
  如今既然已經扎下了根子,就是走對了第一步。
  
  “需要什么,就說。如今愛卿的目標就是將東方混亂域給朕查個底朝天。這個爆炸樹既然暴露了,就肯定不會孤單下去。
  
  如今天這種機會,相信日后肯定還會有的。
  
  我們不著急。
  
  只要一次機會,我們就能夠將這個爆炸樹打的翻身不了?!?br/>  
  說著,帝辛的聲音充斥著一陣陣暴虐氣息。
  
  “如今看來除了這個爆炸樹,對于輪回樹,吞噬樹,模擬樹,我們也要一百個重視??!
  
  欲要取之,必先予之。
  
  這個計策倒是使得好??!”
  
  隨即,帝辛又是將目光對準了輪回樹,吞噬樹,模擬樹這三老怪。
  
  【大年初一了,天子祝大家闔家快樂。同時大家出門多多注意,戴口罩。祈禱帝辛的每一個書友都能夠健健康康?!?br/>  
 ?。?。: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