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病嬌反派今天也很乖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同宗

第二百二十八章 同宗

“怎么了?信里什么?”紀云亭看她臉色有變,關切地問。
  
  “我家里人要來金陵?!卑曹詢旱?。
  
  而且是祖父和三兄弟都來,卻沒為什么來,安茉兒覺得祖父親自過來肯定是有非常要緊的事兒,祖父自從住到東桑村后,就沒離開過東陽縣。
  
  “來金陵就來唄!或許是擔心你,想來看看你?!奔o云亭道。
  
  安茉兒冷笑,大伯一家在揚州三年,祖父想念的要死都沒去看,她這個被祖父視為安家罪饒丫頭,祖父會來看她?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
  
  “不可能?!?br/>  
  紀云亭:“……那會是什么情況?”
  
  “我哪知道?!?br/>  
  “那就先別管了,等他們來了再?!奔o云亭對安老爺子沒什么好感,總想把安茉兒趕出家門,要不是七舅碰巧遇上,不定安家三房四房真被趕出去了。
  
  等他們來了,他也只會接待安茉兒的爹和她三伯父。
  
  晚上麒麟閣打烊后,安茉兒去了安國公府。
  
  席間聽秦家二老爺提起他大哥一家三口喪命于昭仁之亂。
  
  安茉兒已經不止一次聽到昭仁之亂了,很想知道當年發生了什么,但看秦釗他爹神色黯然,就沒敢往傷口上撒鹽,這種事人家愿意,她就聽聽,人家不愿意,她不能問。
  
  晚飯后,紀云亭來接她,卻只在府外等。
  
  “你怎么不進去?”你不是跟安國公府關系不錯嗎?
  
  “不進了,看到秦二叔心里難過?!?br/>  
  “為什么?”
  
  紀云亭嘆了口氣:“其實秦叔叔當年跟我爹還有明睿的父王關系挺不錯,當時明睿的父王還是七皇子,秦叔叔文武雙全,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他沒死,安國公府不會是現在這樣子?!?br/>  
  “昭仁之亂到底是怎么回事?”安茉兒問道。
  
  “昭仁之亂,是昭仁十三年,先帝突然龍體抱恙,彌留之際,晉王和永王發動政變,當今皇上和七皇子誓死捍衛,但初期因為沒有準備,倉促應戰,兵敗撤出金陵。秦姨當時快臨盆了,秦二叔又行動不便,秦叔叔就去接他們,誰知出城的時候走散了?!?br/>  
  “當今皇上和七皇子撤出金陵后,開始組織反攻,歷時一月終于打敗了晉王和永王,皇上繼承大統,七皇子被封為齊王,后來我爹和齊王殿下一直在找秦叔叔,等找到的時候人已經沒了,安國公聽聞噩耗,當即昏了過去,之后身體就不好了,常年看病吃藥?!奔o云亭神色黯然。
  
  其實這里面還有些事兒他沒告訴茉兒,跟誰都不能,當時先帝臨終是把皇位傳給了七皇子,只是,等擊敗晉王和永王后,皇上手握軍權,七皇子跟二皇兄關系一向很親密,便沒有提傳位的事,擁戴皇兄做了皇帝,自己成了齊王?;噬闲睦镆睬宄?,多次等他龍馭賓,要將皇位傳給齊王,傳弟不傳子,有點歸還皇位的意思。但事實上皇上心里怎么想的,又有誰知道呢?
  
  齊王殿下盡心盡力輔佐皇上,壓根沒想過皇位的事兒,可他還是死了,死的莫名其妙,什么身染惡疾,明睿也中了招,要不是明睿命大,中毒不深,早就不在人世了,也不會知道他的父王其實是中了冰火之毒,而非身染惡疾。
  
  而他爹在北齊遭遇伏擊也是一樣的,有人向北齊泄露六的作戰計劃。
  
  這個冉底是誰,其實他和明睿心里都有數,但需要證據,明睿執掌七星司,其中一個重要目的就是找證據。
  
  安茉兒聞言也是嘆氣,只能命也,運也,秦叔叔要是沒死,就憑這從龍之功,安國公府起碼三代無憂,現在卻過的這么艱難,起來是國公府,可府里沒幾個下人,為了給國公看病,為了找人,為了維持生計,陸陸續續賣掉不少產業,想經商賺點錢,又沒有經商手段,賺不到錢反而連連虧損。真慘!
  
  “你,秦叔叔的孩子真的還活在這世上嗎?”安茉兒問。
  
  紀云亭搖搖頭:“難,當時兵荒馬亂的,一個剛出生的嬰兒要想存活下來,難!只是國公爺和秦二叔不死心罷了,繼續找,不過是想保存心里的那一點希望,不找了,連這點希望都沒了?!?br/>  
  安茉兒點點頭,確實如此,換作是她,可能也無法放棄。
  
  一直以為,她是個對親情看的很淡的人,來到這個世界后,她的家雖然有很多糟心的人和事,但是也充滿了愛,她愛她的家人,即便有負擔,也是甜蜜的負擔。
  
  三后,安家冉了金陵,安連順和安連承找到威武侯府,史量把人帶到了麒麟閣。
  
  安茉兒還要做生意,所以是一邊干活一邊聽爹來金陵的原由。
  
  “這次也是因禍得福,要不是德昌被官府抓了,也就見不到咱們的同宗了?!卑策B順似乎很高興。
  
  “是??!你大伯帶著安家人回東陽縣,我們都驚呆了,從沒聽你祖父提起過咱們安家原來跟金陵安家居然是同宗?!比赴策B承也是笑呵呵。
  
  安連順道:“爹自己也不清楚,怎么提?不過見了安家人,一切都清楚了,你太祖父還的時候就住在揚州,因你太祖父是丫頭所生,當時為主母所不容,趁著你太太祖父在外任職,把你太祖父和太太祖母給趕出了家門,你太太祖父知道后,一直在找你太祖父,但沒能找到。你太太祖父臨終前還惦記著這事兒,吩咐兒孫,若能找到人,一定要讓你太太祖父認祖歸宗?!?br/>  
  安茉兒都快被爹繞暈了,什么太祖父,太太祖父。但她大概聽明白了,這是一出宅斗引發的骨肉分離的戲碼。
  
  “爹,那咱們這位同宗是什么來頭?”
  
  安連順道:“安家傳到你祖父這一代,就剩一位叔祖和一位叔姑,你叔祖現任太常寺丞,你叔祖的大兒子就是揚州知府,二兒子在翰林院,三兒子大理寺當差,都是了不起的人物?!?br/>  
  安茉兒無語,突然跑出來這么一門親戚,不知是好事兒還是壞事兒。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