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我在漫威無限抽卡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扮豬吃老虎的年度最佳

第三百四十七章 扮豬吃老虎的年度最佳

“老大?!”
  
  看到凱撒用小腳去踢高速飛行的沙發,連雨瞳霎時都被驚住了,她原只是想利用沙發進行突襲,試一試凱撒的躲避反應……沒想到凱撒竟將沙發當做沙袋的正面剛。
  
  可以想象一下:不到巴掌大小、纖弱的嬰兒小腳,對上那寬長都超過一米的真皮沙發椅,不亞于雞蛋碰石頭。
  
  但下一刻,令雨瞳更為震撼的場景出現了。
  
  ‘嘭!’
  
  只見如同一枚手雷在近處引爆,真皮沙發在凱撒腳下當即就爆裂成兩半,破裂的一半倒飛出去砰然轟砸在辦公室的白色外墻上,另一半則歪斜飛出的撞破了落地窗一面玻璃,沖擊余勁帶著無數破碎的玻璃碎片往外嘩啦拋濺,朝著數百米高度下方的繁華建筑和街道落下。
  
  “抱歉,有點用力過猛了……”
  
  保持著踢擊動作,空中的凱撒同樣有點傻眼,沒想到啟動體內的能源轉化,就像是打開了引擎開關,可以發揮出遠超自身體質的超人破壞力。
  
  雨瞳沒有多說什么,臉容冷峻,迅速的從辦公椅上站起,纖細手掌在躁動的空氣中虛握,漆黑如墨的美眸煥發出刺目輝耀的銀光。
  
  ‘嗡’
  
  一股無形意念波浪般在辦公室蕩起漣漪,極速的挽救一切趨向失控的破壞場面,殘破沙發殘骸和玻璃碎片齊刷刷的固定在空中,然后按照原本拋飛迸濺的軌跡原路返回室內。
  
  在念力完美掌控的領域內,就像是時光倒退到一兩秒前,所有破損物體都硬生生的拼湊回完整原貌。
  
  “呼?!?br/>  
  完成這一切,雨瞳這才微松口氣,以看怪物的眼神直盯著凱撒,上下打量他那與普通人類嬰童階段毫無二致的小身板,實在難以想象體內為何蘊含有超人般的力量。
  
  “老大,我終于明白了?!笨戳税霑?,雨瞳才搖頭感慨。
  
  “明白什么?”凱撒在空中盤旋,輕巧的落回到桌面上,對懸浮式的慢速飛行逐漸熟練掌握。
  
  “我現在能理解,為什么你當初說,只靠這具身體就可以讓神明都為之畏懼?!?br/>  
  雨瞳直盯著凱撒,不可思議的說:“要知道你現在才一歲而已,就已經能讓我感到驚訝,我無法想象成年體會達到那種強大的地步?!?br/>  
  “我也想不到?!眲P撒發出銀鈴似的笑聲,幼稚而不失霸氣的說:“但愿那些外星種族能提前來地球玩玩,否則等到我渡過了成長期,一切就顯的太過于無趣了?!?br/>  
  要是讓其他人看到這一幕,毫無疑問會認為這是小屁孩的中二言論。
  
  只有雨瞳知道,這是毋庸置疑的未來既定事實。
  
  有黑暗能源穩固體質基底,只要在太陽能充沛的地球上生活,凱撒這具身體每一天都在增強提升,初覺醒能力會不斷的掌控、開發、拓展,直到耗盡氪星人基因所擁有的全部潛力。
  
  沒有天敵的氪星血脈,成年即地球無敵,這可不是說說笑的而已。畢竟無需十七年后,現在一歲不到的凱撒基本可以在地球本土橫著走了。
  
  當然,這都是托了多瑪姆這奶媽的福。
  
  凱撒在心里,又默默感謝了下隔著世界送養分的多瑪姆。
  
  雨瞳問道:“老大,接下來你有什么計劃么?難道要長期住在帝豪大廈繼續成長發育?”
  
  “別鬧,我這邊可是沉眠了半年之久,怎么可能會繼續悶悶的待在這里的溫室里?!?br/>  
  凱撒嘟起嘴反駁一句,活力充沛的握住小拳頭,興致盎然的奶聲奶氣說:“氪星人可是戰斗民族,剛好初覺醒了部分能力,需要通過一些實戰來進行磨煉?!?br/>  
  “那我安排卡徒來陪你練習?”雨瞳立即給出建議。
  
  “雨瞳?!眲P撒看向雨瞳,沒好氣的反問道:“你覺得那些卡徒會認真和我實戰對練?”
  
  雨瞳微微一愣,很快明悟過來,啞然失笑的點了點頭,“也是?!?br/>  
  先不提凱撒過于稚嫩的尷尬年齡,就單憑卡爾家族的少主身份,就沒有卡徒敢大膽到碰他一下,更別提和他真人實戰練習的對打。
  
  “那讓我……”
  
  雨瞳剛開口,凱撒就知道她想說什么,不由搖晃起小腦袋,打斷她的話語說:“不行?,F在卡爾家族和史塔克工業的重要工作事務全落在你一人身上了吧?你哪有空陪我對練?!?br/>  
  “那你想找誰實戰?”雨瞳詫異問,這下是真的迷惑了。
  
  “很簡單,不用特地去找?!?br/>  
  凱撒莫名的笑了笑,一副陰謀論的思索說:“只要我本人在外界保持曝光度就行。以前我本體在的時候,很多人估計都躲在世界黑暗的地底和角落里不敢出來,現在我換這么一個看似比普通人還要弱的身體,估計一些人會忍不住出來對我下手?!?br/>  
  把自己都算計進去了,凱撒卻越說越興奮,輕舔下嘴唇說:“史塔克工業股份繼承人、卡爾家族的少主,還有和平象征之子,這些身份估計會吸引不少人蠢蠢欲動?!?br/>  
  “有誰敢?”雨瞳冷冷挑眉,渾身都流露出生人莫近的冰冷殺氣。
  
  “誰知道呢,不過這是他們報復我的唯一機會,無論怎么看,對一個一歲左右的嬰童下手實在再簡單不過了?!?br/>  
  凱撒決定以自己這小孩身軀,好好的在外界溜達一下,將卡爾家族或以前的仇家給引誘出來,幾乎都不用刻意偽裝,自己現在天生就是扮豬吃老虎的料子。
  
  雨瞳沉思片刻,同意說:“可以是可以,只有做好足夠的安全措施,你在外面自由活動也并非不行。不過你這樣子不可能獨自外出,總要找些人作為保鏢和保姆什么的?!?br/>  
  “多人就不用了,免得把一些老鼠給嚇跑,只要讓一個人陪我日常外出就行?!?br/>  
  凱撒說著這句話時,顯然已經在心中有了人選,小巧的嘴角揚起一個微妙可愛的弧度。
  
  半個小時后。
  
  頂層辦公室的正門響起一陣敲門聲,在室內的雨瞳應聲后,來人這才打開門大步流星的邁入。
  
  埃迪風塵仆仆的,上衣為風衣外套下身為耐磨牛仔褲,戴著皮質的摩托手套,以及踩著一雙滿是泥土的皮靴,他一邊擦著額頭上的汗水,一邊略抱怨的嘆氣說:“上司,又怎么了,昨天才派我到市區城外去進行探測作業,現在又臨時的叫我趕回來?!?br/>  
  “嗯嗯?”
  
  埃迪抬起頭,聲音突兀噎住了,只見雨瞳一如既往的作為代理老板坐在辦公椅上,這沒什么毛病,可是此時她雙膝上卻多了一個叼著棒棒糖的一歲小孩。
  
  哪里來的小孩?
  
  埃迪看著小孩時,小孩也看了他一眼,露出一個看似友好的可愛笑容。
  
  這時,雨瞳直入正題的說:“001臨時工。你之前的任務都全部取消了,從今天開始,你只有唯一的一個任務?!?br/>  
  “什么工作?”
  
  埃迪不寒而栗,連帶體內的毒素,都一起浮現出極其不詳的預感。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