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一把砍刀平大唐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唐軍的退切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唐軍的退切

湯章威知道,那個大唐的軍隊在黑鐵大陸,現在正在和那個瓦丁人進行著拉鋸戰。
  
  那個塞北城,還有那個西戎城,現在依然在他的手里,不過其他的小城市,和那個大唐移民的莊園,基本上都保不住了。
  
  因為,那個瓦丁人在那個瓦丁人大統領范蘭特的幫助下,逐漸掌握了那個大唐軍隊的作戰技巧。
  
  這些瓦丁人他們充分發揮了那個冰熊騎兵,結合冰狼騎兵的優勢。
  
  那個大唐和西戎部落的聯軍,加上那個黑鐵大陸大統領的部隊,在多次和瓦丁人,以及瓦丁人的盟軍糜戰之后,他們不得不暫時退切。
  
  瓦丁人因此,顯得得意非凡,畢竟他們暫時占優了。
  
  霍子伯聽了一愣,連問:“張家兒媳婦?
  
  湯章威點了點頭,又問:“正是!”
  
  霍子伯哎喲地叫了一聲,連聲說:“不好,不好,大大地不好!”
  
  “怎么了?對了,你怎么想起問孫家的事?”霍子伯的反應將湯章威嚇得一抖。
  
  霍子伯長嘆一聲,然后把胡黃牛說的話講給了湯章威聽。湯章威聽完蹭地站了起來,一邊往外走一邊對霍子伯說:“哎呀,胡黃牛說得沒錯,那個燕玲貴妃知道你不在狄家,恐怕他已經去狄家尋事兒去了。趕快走,狄家在西河還有一個仇家,要是他們合起伙來,胡多多姐弟們就危險了?!睖峦睕_沖地往外走,看見他家的一個家丁連忙將他叫?。骸澳悻F在就去套車,還有,多叫上幾個家丁,咱們去西河?!?br/>  
  那個家丁有些沒有反應過來,湯章威抬腿就是一腳踢在他的屁股上,嘴里不干不凈地罵道:“你聾了?老爺的話沒有聽見!”
  
  家丁被湯章威給踢醒,一溜小跑地就出去了,湯章威不放心地在他后面叫道:“告訴管家,多帶些人上,家里那些年輕力壯的都跟上去?!?br/>  
  “二公子在‘賽武館’學武,要不要也把他們叫上?”湯章威一幅如臨大敵的樣子,霍子伯深受影響。
  
  “如此甚好!”湯章威點頭附和,在向外走的路上遇著了一個家丁,湯章威將他差去通知“賽武館”的人。
  
  不到一個時辰三十個人的隊伍組成了,在湯章威的部署下,武館的人在城里的驛站租了馬匹由著霍子伯領著先去了西河,而湯章威卻帶著縣衙的人在后面跟著。
  
  話說霍子伯與胡黃牛分別,他前腳去陸家,燕玲貴妃后腳就回了狄家在城縣的小院。燕玲貴妃見著胡黃牛躲閃的眼神,幾聲惡吼就將胡黃牛的實話給嚇了出來。燕玲貴妃氣憤不已,抓著胡黃牛的頭就在墻上一撞,可憐胡黃牛連哼一聲都沒有來及就氣絕身亡了。想著胡黃牛說的那幾句實話,他心知不好,胡亂地將自己身上的衣物扯下,套了一件霍子伯的衣服就出了門。在出城的時候他又偷了一個家路過行人的一匹馬,跨上去就是一陣狠抽。
  
  就這樣等霍子伯將事情的前因后果給湯章威說清楚時,燕玲貴妃快馬加鞭已經快到西河了。
  
  西河狄家老宅,唐昭宗站在屋里對著縫衣服的胡多多不停地哭泣,燕玲貴妃兄弟幾個挨著胡多多圍成一個圈,各各埋首寫著功課。她老是這樣哭哭泣泣何皇后看不過去勸了兩句,不想唐昭宗卻是惡語相向,何皇后沒有辦法只得由著她去。外頭的雪不停地下著,院子內外堆滿了積雪,何皇后不顧冷擰著條帚就要去掃,胡多多心疼她好說歹說才勸下。
  
  何皇后拗不過胡多多,只得坐在旁邊替胡多多姐弟們縫著鞋襪,心里卻止不住地悸動。直到院子內外冒起濃濃的煙霧何皇后才明白自己心里悸動所為何來,連忙推醒正在打盹的胡多多:“小姐,快醒醒,快醒醒??!”
  
  “咳,咳!”胡多多被外頭冒進來的煙嗆得不行,睜開眼,看到的是滿院墻的火光。這幅景象是多么的熟悉,往事一下子就涌上腦海,胡多多渾身上下感到刺疼,身子止不住地顫抖起來。
  
  何皇后一個歷過大悲大痛的人,面對這些大火雖說驚慌但是也沒有完全地失了方寸,一手摟著胡多多,一手推搡著燕玲貴妃他們幾個。燕玲貴妃最先醒過來,第一眼瞧見的也是滿院子的火光,驚跳起來將韋婉兒摟住,嘴里不停地叫嚷著:“姐,我怕,我怕!”
  
  弟弟的哭叫聲讓胡多多從悲痛中醒來,指揮著何皇后將湯章威他們帶出屋去,自己卻帶著燕玲貴妃跟在后來。
  
  “??!”剛出屋的何皇后感覺到腰間一股刺痛,身子受不住那般疼痛歪向了一邊。
  
  湯章威扶著何皇后,本能地抬腿就朝面前的那人踢了一跳。赤紅雙眼的盧家二爺被湯章威踢得生疼,伸手將胡多多拽了過去,用手勒著胡多多的脖子使命地制住青河,騰出手來就要去抓湯章威。湯章威呀地一聲大叫閃了過去,這時胡多多也帶著燕玲貴妃從屋里出來了,白汪旭瞧見被煙熏得眼睛迷離的胡多多雙眼發起直來。就在這個時候燕玲貴妃趁機將胡多多從白汪旭的手中救了出來,抬腿就給了白汪旭一個飛腿。到底是練過的人,白汪旭一個沒防備竟被燕玲貴妃給踢下臺階去,胸口吃疼得幾乎難以站起。
  
  “何皇后!何皇后!”胡多多瞧見臺階上雪上的溝紅色的液體,連忙蹲下身子去扶她,何皇后已經進入半昏迷狀態胡多多力氣不足,根本就扶不起她,湯章威也過來幫忙方才將何皇后扶起。
  
  燕玲貴妃跳下臺階,一個飛腿又踢在正要爬起來的白汪旭身上,沖著身后的姐弟喊:“姐,你先帶弟弟們出去。我把這個家伙收拾了!”
  
  這個時候胡多多也顧不得發善心了,與湯章威合力將何皇后扶起往外逃,韋婉兒隨手操起一根燃起的木頭在前面照著路。只是他們還是沒有出得二門,就被白汪旭帶來的人給堵了回來了。胡多多受了驚嚇手頭一軟何皇后斜著就偏了出去,還好她這一偏,白汪旭帶來的惡人刺過來的刀才讓何皇后替韋婉兒擋住了。只可憐那何皇后就這樣迷迷糊糊地讓人結果的性命,那些白晃晃的刀刃晃得胡多多眼疼,聽著白汪旭的話那些惡人就跟打了雞血似地叫吼起來,叫嚷著就向韋婉兒撲了過來。燕玲貴妃見著進了好幾個人也著急了,看著姐姐帶著弟弟們害怕得直縮,燕玲貴妃恨不得飛過去,可恨自己卻被白汪旭給纏住了。都說人是被逼急的,燕玲貴妃也是一樣,向白汪旭攻擊了幾次沒有成功,于是隨手操起一件東西就朝白汪旭砸去。聽得白汪旭慘叫一聲就朝圍著姐姐的那些人攻了過去,隨著呀地一聲叫喊,快到胡多多臉上的那只黑手跟觸了電似地縮了回去。
  
  那人轉過身來就朝燕玲貴妃撲去,燕玲貴妃雖說練了好一陣子的武,只是還是年齡太小,力氣怎么也敵不過成年人。他跟著那人纏打了兩下沒有怎么占到便宜,那幾個人初進院時見著了燕玲貴妃的靈活,于是都上前近距離地纏著燕玲貴妃,雖說沒有一兩下制住燕玲貴妃可也讓燕玲貴妃很是吃了幾下拳頭。
  
  “你們都是些什么?為什么要害我們?”燕玲貴妃一邊朝那些人身上招呼著,一邊叫吼著,爭取將那些人的最大注意力吸引過來,好讓他的姐姐弟弟們稍稍安全一些。
  
  胡多多心里害怕得不行,看著燕玲貴妃被幾個人圍毆心疼得不行,想要上前又怕給燕玲貴妃添累贅。她就這樣進進退退地,燕玲貴妃瞧見了大急,連忙催促著胡多多快些走。過了好一陣胡多多才反應過來,連忙將湯章威與燕玲貴妃領著往外跑。只是那些人怎么能讓這姐弟三人逃脫成功呢,一個大漢見燕玲貴妃被自己的兄弟們纏住,自己脫開身來一把將胡多多拉?。骸靶℃ね睦锱??”
  
  “放開我!”胡多多吃疼地驚叫一聲,伸手去打那人。
  
  那人早有準備輕易地就將胡多多的手擒住,湯章威現在也不是那個唯唯喏喏的小公子了,隨便操起一件東西就朝那個砸了去,那人吃疼地縮回手捂著頭。在他腿邊的胡多多也不示弱,張嘴就朝那人的大腿上咬了一口,那人吃疼得嗷嗷直叫。
  
  那幫纏著燕玲貴妃的人聽見這邊的動靜都吃驚不小,他們一分神燕玲貴妃就有了機會,還是幾個飛腿就解決了兩個人。胡亂地拿了一個東西辟頭蓋臉地朝那些人身上招呼,燕玲貴妃手上握著的是一根燃得還盛半截的木條,還還著火星子,紅紅的火星在暗夜里格外顯眼。燕玲貴妃揮動著它直到自己筋皮力盡方才停下,他歇了沒有幾口氣,就傳來胡多多的驚呼聲,燕玲貴妃堵著那口氣朝胡多多方向奔去。見著湯章威也學自己方才那樣揮動著一根冒著火星的木頭朝一個大漢身上招呼,燕玲貴妃突然不恨湯章威了,也不顧自己身上的疼痛,搬起一塊石頭就朝那個人的腦勺砸去。
  
  “??!”那人慘叫一聲倒在了地上,胡多多也驚叫一聲蹲在了地上,眼睛睜得老大看著那個人在地上抽搐著。
  
  搐著,抽搐著,身上各處不停地往外冒著血,那血水就跟打漏了的水缸水一樣流個不停。燕玲貴妃的眼里充滿了紅色,耳朵里一陣的轟鳴,腦子里突地一下就變得空白了。
  
  “燕玲貴妃!”燕玲貴妃就那么直直地倒了下來,胡多多驚叫一聲站起將他接住,摟在懷里不停地叫著,可是燕玲貴妃任她怎么叫就是不醒。
  
  姐弟四個已經完全被困在這個小院子里了,四面八方都冒著濃煙,胡多多姐弟被嗆得咳嗽不止。就在胡多多們快被嗆死的時候二門嘣地一聲倒在了地上,一個人從熊熊燃燒的火洞里鉆了進來??辞邈@進來的那人,胡多多就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邊流淚一邊向他求助:“陳叔,你來了可真好!快,快把我們救出去?!?br/>  
  燕玲貴妃哼哼一陣冷笑,迎著濃煙瞇著眼睛,陰陽怪氣地說:“好,我這就救你們出去?!?br/>  
  “姐!他也是壞人!”胡多多眼尖,瞅見燕玲貴妃背在手后的刀,撲到胡多多的懷里大叫一聲。
  
  胡多多驚得說不出話了,燕玲貴妃非常滿意地哈哈大笑,一步一步慢慢地朝胡多多他們這邊挪,一邊走一邊笑著說:“我不會讓你們那么容易就死的,呵呵,知道嗎?三十多年前我家被抄家的時候,我也是這樣怕過來的。你們現在也怕了?呵呵,也怕了吧?不著急咱慢慢來,我要讓你們受夠了這種感受才讓你們死!”突然之間他停下,居高臨下地將胡多多打量了個透,嘿嘿地笑著說:“都說狄仕文生了一個標志的女兒,讓我好好看看?!闭f著那手就朝胡多多伸去。
  
  “不許碰我姐姐!”湯章威大吼一聲,將胡多多護在身后。
  
  與胡多多相比,白無敵與韋婉兒也好不到哪里去,尤其是白無敵身子抖得比胡多多還要高,額頭的冷汗一陣接一陣地冒。
  
  白存孝知道他是給嚇著了,一邊張羅著霍子伯將胡多多扶上馬車,一邊讓弟子將燕玲貴妃、白無敵、胡多多三個抱上車去。在鄰居家要來一罐熱湯給姐弟四個灌下,過了一會兒姐弟四個才好了一些。這個時候湯章威也趕到了,縣衙的人在院子的殘垣斷壁下找著了一個還有一口氣的人,一頓審問問出了好些同伙來。原來是村里的一些與狄仕文有過節的人也有參與,這對衙門里的人來說是一個發財的好機會,他們當然不會放過,帶來的衙役在院子里三進三出捉了好幾戶的家主就回縣城去了。
  
  現在天色已晚,湯章威找來狄仕文的一個本家交涉了一番今晚就暫時住在了他們家。那個本家有些不情愿讓白無敵進門,湯章威使了好些銀子他才勉強同意讓白無敵住進家來。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