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包網 > 萬古帝神訣 > 976章 莫名殺氣,尋仇之人?

976章 莫名殺氣,尋仇之人?

地獄景象再度異變,一片血海瞬間浮現,從血海中爬出了一頭龐然大物。
  
  露出長長的獠牙,令人感到毛骨悚然,加上那一道滔天身影,光是氣勢上,就給人一種非常壓抑的感覺。
  
  當那一頭龐然大物再度出手,荒月天尊已經是分身乏術了,根本來不及抵抗這一招。
  
  “轟隆....?!?br/>  
  立時,一股滔天的毀滅力量,在蒼穹之上轟然爆碎了。
  
  在這股力量的籠罩下,荒月天尊目露驚恐,之前血紅色的瞳孔,也逐漸消散了。
  
  似乎在臨死之前,他的心魔被解決了,因此,才會有恐懼的表情。
  
  劇烈的轟鳴平息后,山谷早已不復存在,留下的只有一片廢墟之地。
  
  解決完這一切后,姬賜頓時長吁一口氣,畢竟,解決一位天尊強者,是非常不容易的。
  
  何況,對方還是一位洪荒最頂尖的天尊。
  
  姬賜心中明白,雖然,他底牌可以碾殺荒月天尊,但剩下的力量肯定,不足一半了。
  
  “天楚兄,你是真的強啊...?!?br/>  
  “若是所料不錯,你如果沒有受傷,恐怕實力比我還強...?!?br/>  
  姬賜微微一笑說道,他這是說心里話,認為楚天殤實力比他強大。
  
  他這么說,也確實沒錯,如果是楚天殤全盛狀態,就是十個他,在沒用底牌的情況下,都不是楚天殤敵手。
  
  “說笑了,還是趕緊離開吧,剛才的戰斗力量太強,很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br/>  
  楚天殤緩緩開口說道,他現在沒有恢復,還不適合暴露身份。
  
  聞言,姬賜尷尬一笑,他倒是沒有想那么多,畢竟,他沒有什么好顧忌的。
  
  緊接著,兩人很快消失在山谷之中,且還特意抹除了痕跡。
  
  即便有人來此查詢,也不會有什么線索。
  
  “看來天楚兄....,遇到了很強的敵人,才會有如此嚴重的傷勢...?!?br/>  
  “實在難以想象...,連吃十顆用地獄之花煉制的丹藥,都只是恢復了一點...?!?br/>  
  “這得多嚴重的傷勢?”
  
  “換做其他人,恐怕早就隕落了,哪里還能堅持到現在?”
  
  姬賜不經在心中暗自思忖,對于楚天殤的狀況,他還是有了一些了解。
  
  在他看來,楚天殤的敵人,絕對是超乎自己的想象。
  
  否則,對方明知道自己身份,卻還是沒有讓自己幫忙。
  
  他覺得,楚天殤相信自己,只要開口,自己就一定會幫忙的。
  
  可對方還是沒有說出來,由此可見,對方的敵人有多強?
  
  至少超出了姬氏一族的強大。
  
  他絕對不知道,跟楚天殤動手的,乃是一位超越帝尊的強者。
  
  雖然,對方留下了楚天殤的性命,但對方那也是動用了三四成以上力量的。
  
  可楚天殤依然存活了下來,畢竟,那一戰楚天殤極限發揮,開創了諸天萬界以來最大的奇跡。
  
  數日之后!
  
  “天楚兄,咱們去的這城池,可是十分危險的,你確定要去嗎?”
  
  路途上,一旁的姬賜嚴肅的說道,這倒是引起了楚天殤的興趣。
  
  究竟是什么危險,讓姬賜如此在意?
  
  “算了,真要是把我逼急了,一樣弄死他,反正都弄死了一個了,難道還在乎多弄死一個?”
  
  “何況這人....,本來就不是什么好貨色,除掉他,那是在替天行道...?!?br/>  
  姬賜當即再次搖頭說道,看的楚天殤是目瞪口呆,怎么一下子轉變這么快?
  
  顯然,經過荒月天尊一事,姬賜已經沒有那么在意了。
  
  “好吧,你開心就好...?!?br/>  
  楚天殤無奈一笑說道,隨即,兩人進入了忘邪城,但并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只不過,剛進入城中之后,便發現暗中有一道強大的神念之力,盯著楚天殤兩人。
  
  與其說盯著兩人,還不如準確說是盯著姬賜。
  
  并且,還有一絲的殺機流露,對于這一點,楚天殤還是察覺到了。
  
  “怎么回事?”
  
  楚天殤以傳音方式問道,按理說,以姬賜的身份,不會跟人結下仇怨。
  
  何況,姬氏一族乃是隱世種族,很久都未曾現世了,怎么會有人想要殺他?
  
  “不清楚....?!?br/>  
  “應該不是那位...,只不過,此人竟然跟他在一起...,莫非想要兩人聯手?”
  
  姬賜沉默了一下,以傳音方式回道,對于這個意外情況,他確實不清楚。
  
  也不明白,為何有人想要對付他?
  
  “走吧..?!?br/>  
  姬賜再度開口說道,這次他沒有選擇傳音,而是直接說出來。
  
  顯然,他已經下了決定,想要看看隱藏在城主府中的那道殺機,究竟是誰?
  
  楚天殤倒是并不在意,城主府中雖然有兩位強者,但以姬賜的底牌,想要對付那兩位強者,還是綽綽有余的。
  
  否則,姬賜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承載著整個姬氏一族的希望,要是沒有恐怖的底牌,是很難成長起來的。
  
  殺荒月天尊的底牌,是屬于主動的,而非是被動的。
  
  像他這樣的身份,一般都是被動底牌,才是最強大的。
  
  所以,想要殺姬賜,基本是沒有可能,若是沒有猜錯,姬氏一族的先祖,乃是太源時代的帝神之一。
  
  進入城主府后。
  
  只見兩名中年男子,似乎已經等候多時了,坐在下方右側的黑衣男子,看見姬賜的時候,殺意就忍不住流露了出來。
  
  “你是何人...?”
  
  姬賜目露疑惑的問道,他自認為,此人跟他素未謀面,并不存在什么仇怨?
  
  那么對方為何想要殺自己?
  
  怎么看,也不像是被雇傭的刺客,因為,對方帶著些許情緒波動。
  
  說明對方是來報仇的。
  
  “荒月乃是本座生前摯友,本以為他隕落了,就在不久之前,本座收到了他一條傳訊?!?br/>  
  “傳訊中,就有你的影像,殺他的正是你,所以你現在明白,本座為何想要殺你吧?”
  
  黑衣男子殺機凜然開口,無比強大的天尊之威,席卷整個大廳。
  
  見此,居于上座的男子,不怒自威,當即將那股威壓震散了。
  
  似乎對于這黑衣男子狂妄的態度,令他有些不爽了。
  
  畢竟,這里可是他地盤,什么時候輪到別人在他面前撒野?
专业福彩快乐8软件行